信報財經新聞

老人的明天

看一個城市如何對待老人,就能看出那個地方的人文素養。在一個純粹的資本主義體制內,老人是沒有價值的,因他們已沒有任何能力再去生產了。如一個城市完全服膺於資本主義,以發展與囤積財富為壓倒一切的價值,可以想像,老人家要在這個地方活得有尊嚴也夠困難了。之前劍橋護老院被揭發要長者當眾赤身露體,及後有關負責人甚至想用「都唔係打老人家」來開脫(這簡直比丁蟹的歪理更不知所謂);整個事件裏的涼薄、無情、對老人的賤視,有幾多是香港追求經濟成就的副產品?

作者: 
2015年
06月
10日

情深深藏

「我相信深藏淺露(understatement);電影並無需要揭示太多。」──伊力盧馬

曾在大銀幕上看過盧馬的《女友的男友》兩遍,最近在影碟上重看,一再肯定這是一部被嚴重低估的傑作。初看時,我特別鍾愛Emmanuelle Chaulet演繹女主角Blanche的失落、惆悵、欣喜,尤其那段極富戲劇反諷意味的收結,將Blanche最真實的悲喜變化,都準確無誤地記錄起來。重溫後,更覺電影最教人細味之處,是盧馬為每個角色的細緻言行、電影世界裏的簡約寫實,都有着深思熟慮的設計,即他所謂的「深藏淺露」。

作者: 
2015年
06月
03日

浪蕩荒原走何方

Mad Max系列最新一集《末日先鋒:戰甲飛車》與舊作(特別是Mad Max第2、3集)之間的其中一個重要分別,是它扭轉了這個系列以往對「新大陸」的寄望。在第2集中,Max不知就裏的配合了調虎離山計,令煉油城寨裏的人民可以帶着他們珍貴的石油,脫離惡霸Lord Humungus的魔掌。煉油城寨一族要去的是極北之地,一個遠離機械和人世鬥爭的地方;我們在戲中看不見這個地方是何等模樣,它好比傳說神話中的遙遠樂土。在第3集Max獨力擋下了城鎮統治者Aunty的追兵,讓Jedediah可以駕駛小型飛機將原始部落一族帶走。

作者: 
2015年
05月
27日

Mad Max!踩油!去!

一直擔心自己對《末日先鋒:戰甲飛車》的期望過高,現在看來,不過是我對導演佐治米勒的了解太淺之故。《末日先鋒》無疑是近年成就最高的動作特技大片,印象中這兩三年內與它水平相近的荷里活動作片,只有保羅格連加斯的《盜海狙擊》。《末日先鋒》其中一個重要意義是提醒我們在3D高成本巨製之中仍可展現出強大創意與個人風格。曾幾何時,類似的動作系列電影是導演們一展自家特色的領域──想想添布頓的兩集《蝙蝠俠》或占士金馬倫及大衛芬查都拍過的《異形》系列。

作者: 
2015年
05月
20日

四十年搖滾芭蕾

令我驚訝的是,《醉夢英倫》(Soul Boys in the Western World) ——新上映關於八十年代英國流行樂隊Spandau Ballet的紀念片 ——竟然完全沒有用上訪問片段;整齣電影都是由各式各樣已有的片段中剪接而成。這些片段包括Spandau Ballet的音樂錄像、以往演唱會的錄映、不同形式的home video、新聞片、電視節目等。這跟同類的傳記式音樂紀錄片的拍法頗不一樣。

作者: 
2015年
05月
13日

忘了名字就沒有回家的路

MCL院線乘《回憶中的瑪妮》上映,重映了幾齣吉卜力工作室的舊作,前一個星期天我就看了《千與千尋》。宮崎駿的作品之中,除了最新的《風起了》,我最喜歡的就是《幽靈公主》與《千與千尋》。我覺得這兩部比起《風》片和《天》片,皆有一種後兩者欠缺的宏闊感。宮崎駿電影基本上都各有一個完整的世界設定,它們部分參考歷史,又按此基礎發揮想像,然而,粗略比較,《風》片與《天》片的重點多落在主人公的冒險歷程及正邪雙方的對決角力,而《幽》片與《千》片則對主角以外的環境有更多細膩着墨。雖然《幽》片與《千》片都是以歷險旅程為主線,但兩片中的飛鳥、阿珊、千尋、白龍並不是故事唯一的焦點。

作者: 
2015年
05月
06日

球迷奇遇記

朋友問我有沒有一些四五十分鐘的優秀電影作品可以推介,我想了一會,提了一些電視片與雜錦片的名字,其中包括2005年的《火車三段程》(Tickets)。這部戲由奧米、基阿魯斯達米、堅盧治各拍一段,三段獨立成章,都是在同一列車旅程上發生的故事。三段之中我最喜歡的是堅盧治那一段。

作者: 
2015年
04月
29日

心傷與娃娃,隨她去

Criterion Collection最近推出了《柏德娜的苦淚》(The Bitter Tears of Petra von Kant, 1972)的藍光版,影碟到手不久,便翻看了一遍。這個電影我還未有機會在銀幕上看,以前看的也是DVD版本。為着法斯賓達的張揚情感與campy味道,我第一次看就愛上了這部戲。

作者: 
2015年
04月
22日

溥儀一生為囚

我們看中國歷史上的帝皇,往往先着眼於他們的功過。治國有道、文韜武略的就是明君,庸碌無能、斷送江山的就是昏君。說皇帝們的故事,雖偶有逸事趣聞記載,但主軸總是不離權力勢力的盛衰更替,以及朝野中的鬥爭。對中國人來說,要把皇帝當作一個普通人一般去講他的悲歡情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貴為九五之尊,衣食無憂,皇宮之內千萬侍從宮女聽他差遣,大好江山在握,這個萬人之上的天子又怎會有凡夫俗子的憂愁呢──大概這種仰望統治者的眼光,今日仍多少殘留着。貝托魯奇拍《末代皇帝溥儀》,其中一個優點就是他沒有這個包袱。溥儀是亡國之君、是傀儡皇帝,這些對他來說都不是最重要,電影不是單純由政治得失去評價溥儀的一生。

作者: 
2015年
04月
15日

重訪海灘的那天

我第一次看《海灘的一天》是在幾年前的金馬影展。我還記得進場前看到一把心儀的傘,猶豫着要不要買(那雨具店在晴天是會打九折的)。楊德昌說他看荷索的《天譴》,入場前與完場後是兩個人。《海灘的一天》雖沒有將我整個人改變,但我還是完全地給他宏闊的氣魄震撼。而這時天氣也變了,從戲院出來,又風又雨,我不得用貴一點的價錢買下那把我在兩個半小時前拿起又放下了的傘子。

作者: 
2015年
04月
08日

Pages

Subscribe to 信報財經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