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

《大娛樂家》勁歌熱舞

當《大娛樂家》(The Greatest Showman)的片尾字幕打出時,場內九成半觀眾都沒離座,或者他們看慣超級英雄片或者彼思動畫,以為字幕放映後總有驚喜的「彩蛋」,但筆者覺得他們較像看得着了魔,不願離場,繼續聽歌。

刊物: 
作者: 
2017年
12月
29日

《東方快車謀殺案》誰是真兇?

在這個大片當道,細片讓路的聖誕檔,今天才談這部片可能很怪。《東方快車謀殺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在港上演接近一個月,口碑不俗,算是雅俗共賞。本欄是有擇優而談、少講平凡大片的取向,不介紹才不合理。有不少香港觀眾是為了尊尼特普(Johnny Depp)入場,筆者絕不是看低他們,只不過是家家有求。

刊物: 
作者: 
2017年
12月
22日

《血觀音》女角可觀

台灣的黑金政治是上世紀末眾多社會新聞的背景。黑道介入議會選舉,政治人物以權換利,乃至滅門命案,諸如此類的事件,本來是電影的好題材,但有趣的是,這麼多年來有關電影給人留下印象的,只有一部由麥當傑導演的《黑金》,但還是香港出品。這個怪現象到了今年台灣金馬獎「最佳劇情片」《血觀音》的出現,可算是終於結束了。這部電影既是講三代女人的恩怨,也正面面對那個年代的台灣政商黑幕。順帶一提,惠英紅憑《血觀音》獲頒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刊物: 
作者: 
2017年
12月
14日

《第三度殺人》真相,重要嗎?

日本的偵探推理電影向來對律師這個行業沒有多大好感,松本清張的名著《霧之旗》裏就刻畫了一個冷漠勢利的大律師,故事的女主角為了向他報復,甚至放棄了找到真兇,為親人洗雪沉冤的機會。真相,對於某些推理故事真的並不重要。所以,《第三度殺人》裏的律師口口聲聲真相並不重要時,筆者並不太驚訝,反而是其後他口是心非的表現,讓人覺得有趣。

刊物: 
作者: 
2017年
12月
07日

《佔.誘神奇女俠》愛慾難填

本欄讀者應該知道筆者較少談超級英雄片,今次居然想談談神奇女俠……漫畫的誕生。《佔.誘神奇女俠》(Professor Marston and the Wonder Women)(留意Women是眾數)並非超級英雄片,而是一部歷史人物片。電影海報上神奇女俠的表情,活像超級英雄的冷靜無言,但加上香港電檢的三級標誌,這會是一部色情片嗎?

刊物: 
作者: 
2017年
12月
01日

《雪中罪》情節平淡

早前談過推理/查案片《風河谷謀殺案》(Wind River)時,便提過同類片種的《雪中罪》(The Snowman),既有雪國的相同背景,又混雜了一些社會課題。不過似乎珠玉在前,《雪中罪》在香港的聲勢不如前者,即使本片有萬人迷米高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的參演,導演湯瑪士艾佛遜(Tomas Alfredson)的前作《諜網謎蹤》(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及《血色童話》(Let the Right One in)都有點名氣。\劉偉霖

刊物: 
作者: 
2017年
11月
24日

《追捕》槍戰連連

每一部電影都有自己的命。有的電影在產地大受歡迎,但賣去外埠,因為種種原因變成邊緣小眾;也有部分電影,在本土既不叫好也稱不上叫座,但到了外地卻成為了傳世的經典。對香港觀眾來說,這樣的例子有《時光倒流七十年》(Somewhere in Time,1980),而另一個影響更大的例子是上世紀七十、八十年代之交,日本電影《追捕》(1976)在內地的流行。這部電影的影響力持續到今天,發展到由吳宇森這個級數的國際大導演來重拍成為現在這齣《追捕》(2017)。

刊物: 
作者: 
2017年
11月
23日

《謎情日記》 審視人生

《謎情日記》講述暮年獨居的Tony Webster,在倫敦經營一間小小的相機店,生活平淡沉悶。有一天,他收到來自初戀情人已故母親遺產代理人的通知,得知這位四十年前只有一面之緣的女士,留給他一筆遺產,包括小額的現金和兩份文件。他先是疑惑舊情人的母親有什麼東西要留給他這個陌生人,繼而發現遺產中包括一本日記,而日記的主人則是他讀書年代的故友Adrian。當年Tony和舊情人的關係結束後,Adrian迅速和女方戀上,然後Tony寫了一封信給Adrian,不久之後,對方就自殺身亡……

刊物: 
作者: 
2017年
11月
17日

《情謎梵高》還原畫家人生

要是票選「你最喜歡的畫家」,很大可能會是梵高(Vincent van Gogh)當選,雖然畢加索(Pablo Picasso)也有很多人識,但他的風格既多變,又不斷挑戰審美標準,可能不太容易討好大眾。梵高的《向日葵》及《星夜》,卻令人一見鍾情,而他的悲劇人生,為其畫作加添了另一抹色彩。動畫《情謎梵高》(Loving Vincent)嘗試以手繪形式,把梵高的畫作變成動畫,故事採用一個查案或懸疑的形式,讓觀眾了解梵高死前的生活以及掙扎。

刊物: 
作者: 
2017年
11月
17日

《乒乓情人夢》卡士取勝

乒乓球算是亞洲人特別擅長的體育運動,但有趣的是,相較於棒球、排球、網球、足球、籃球,乒乓球在亞洲流行文化上的呈現相當有限。把這項運動拍成影視作品的只有三數部,而且多是由漫畫作品改編,像《乒乓情人夢》這齣由當時得令的紅星擔正的原創作品,它的出現多少令人感到意外。

日片《乒乓情人夢》首先是一個「天才運動員」的故事,由新垣結衣飾演的多滿子,被稱為天才乒乓少女,自幼接受母親地獄式訓練,不斷參加比賽。她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至讀中學時,母親患病逝世才結束,多滿子馬上選擇過「平凡人」的生活,從此不碰乒乓球。

刊物: 
作者: 
2017年
11月
16日

Pages

Subscribe to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