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花

邱妙津——寂寞身後名

兩年前,我有緣為香港電台的「華人作家系列」第一季拍了《名字的玫瑰:董啟章地圖》,於台灣拍攝途中遇到台灣名小說家駱以軍。訪談之中,豪邁、坦率、慷慨的以軍,不只一次提起邱妙津,語氣盡是婉惜和敬佩。那是我第一次聽到這位廿載之前,在巴黎英年白殺的女同志小說家。但對於不熟悉的「自殺」作家的「文名」,我本能地有點懷疑。誰知道是否實至名騎?

刊物: 
作者: 
2016年
12月
#64
Subscribe to 字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