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畫手民

一篇女性主義者的電影論文──園子温《不是色情電影》

這裡所說的電影論文,當然並非論文電影(essay film)的誤植,但也非無指涉論文電影之意。園子温這部復刻「日活羅曼色情電影」的作品,活像一篇論文,雖不像論文電影般穿插於不同類型、紀實與虛構的界線之間,但以影像貫穿着現代資本主義社會下人生存的命題,作了一次他作為女性主義者對世界的思考。

刊物: 
作者: 
2017年
03月
08日

《我,不低頭》兩邊不是人-活在資本主義與官僚制度之間

傳聞說堅盧治上一部作品《翩翩愛自由》 (Jimmy’s Hall,2014)會是他最後一部作品,未幾就傳出他開拍《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2016),並在去年使他第二度獲得康城的金棕櫚獎。不少影評人和影迷對於《我,不低頭》這影片奪金棕櫚有所不滿,尤其是對於那些喜愛風格化、緩慢、平淡和不動聲色的電影的觀眾來說,無疑堅盧治的電影往往顯得過於戲劇化,過於情感豐富。

刊物: 
作者: 
2017年
02月
01日

一部關於純愛的鹹片-《撩亂的裸舞曲》

先不說純愛,《撩亂的裸舞曲》(台譯:裸舞狂情)其實是一部極為哀傷的鹹片(再一次)[1]。

電影的設定是這樣的:一位曾獲柏林影展大獎的導演古谷慎二,中年潦倒,沒有人找他拍電影,只好拍軟性色情片。他最後因強迫女演員安里拍攝,使安里辭演,令他失去唯一的工作。這設定,與其說是向《愛情酒店》(相米慎二,1985)致敬,更像是《赤之教室》(曾根中生,1979)中的色情寫實攝影師。《撩亂的裸舞曲》述說古谷六天內發生的事情,而天天都有人向他投懷,於是在映後,就聽到不少人批評說,為何如此廢男,還有女人不停向他送抱,不就是廢男的終極FF(幻想)嗎?

刊物: 
作者: 
2017年
01月
20日

日常生活的實踐、自由與抗爭-淺談《風景》

多月來一直在想如何下筆,每次下筆都覺得《風景》千絲萬縷,不易整理,不只是故事磅礡,電影手法也有極多值得討論的面向。既然難以決定從那一點開始談論,不如就順著電影的線索,由太初(盧鎮業飾)這個角色開始吧。

新生代的慾望版圖

刊物: 
作者: 
2017年
01月
16日

【日活羅曼色情片】一位鹹片藝術家的自畫像──《赤之教室》

日本五大片廠日活於七十年代初差點破產,靠着羅曼色情片翻身,乘接往後十多年的大量生產,不少日活片廠中的導演都轉拍日活羅曼色情片,《赤之教室》的導演曾根中生是其中之一。在1960年代初,曾根中生加盟日活,曾擔生鈴木清順的助導,更有論者拿他們的電影風格來比較,可想而知曾根中生的風格是何等凌厲。

刊物: 
作者: 
2016年
11月
25日

一部哀傷的鹹片──《濕濡的女人》

《濕濡的女人》(台譯:野風溼身的女人)是塩田明彥為「Roman Porno Reboot」五部中之一部。有朋友不明白為何開場時女主角汐里(間宮夕貴飾)要騎單車衝到海裡,一般而言,這些不明不白突然插入的場口,多數是致敬畫面,這個亦不例外,明顯是致敬神代辰巳《濕濡的戀人》(1973)最後一場戲:男女角騎著單車滑進海裡。不過,在這裡,致敬不致敬倒先不談,這部影片帶來的愉悅(並其後引伸出來的失落與哀傷),大抵與致敬無關。

有關的是,由間宮夕貴飾演的汐里從水裡上來後,在男主角高介(永岡佑飾)面前,毫不在意的脫去上衣,把衣扭乾,並對高介說,我今天晚上無處容身,要到你那邊去睡。

刊物: 
作者: 
2016年
11月
20日

【「溝」電影節2016】溯一溯cult片的前世今生

「溝」電影節2016將於10月底至11月底舉行,引發了不少人討論「溝」(cult)為何物,甚麼電影算是cult?甚麼未夠cult?早前,《蘋果日報》2009年文章〈血肉溝鬼魅  50 Cult片榜〉重新在網上熱傳,就連導演彭浩翔日前也在他的面書上,提出他的港產十大cult片,當中包含了不少我們耳熟能詳的作品,例如《力王》(藍乃才,1992)、《伊波拉病毒》(邱禮禱,1996)和《打蛇》(牟敦芾,1980)等。

刊物: 
作者: 
2016年
10月
29日

踏上投丘,成為投手──林耀聲八年演藝之路

林耀聲的演藝生涯由八年前開始,那年,麥曦茵拍下她第一部長片《烈日當空》。

他在《烈日當空》中擔任男主角,在《曖昧不明關係研究學會》中佔重要戲份,更在今年話題片《點五步》和已經拍攝完畢的獨立電影《造口人》中再次擔任男主角,銀幕上成為觀眾的聚焦點,想不到在現實生活中,他會如《點五步》自己飾演的阿龍般,常要找大樹「遮蔭」。在電影中是細威,在現實中是同屬DumbYouth的岑珈其。

刊物: 
作者: 
2016年
09月
18日

是熱血嗎?其實是後雨傘的羈絆──《點五步》中的「碇真嗣」式主體

電影《點五步》在2013年於「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大專組勝出,獲香港電影發展局的電影發展基金撥款200萬港元拍攝。導演陳志發及編劇黃智揚為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畢業生,拍攝時動員不少浸大的畢業生或學生參與製作,在上映之前引發了剝削義工、「販賣熱血」的爭論。這爭論還在繼續(希望能變成有意義和有後續行動的討論),而這文章也意不在介入此爭論之中,讓我們還是回到電影去吧。

刊物: 
作者: 
2016年
09月
07日

Pages

Subscribe to 映畫手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