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月亮喜歡白

《月亮喜歡藍(Moonlight)》取得奧斯卡最佳電影,因涉及黑人故事,再加同性戀情節,被坊間說成是繼去年「奧斯卡排擠黑人」之後,終有黑人題材爭光,驚喜尤甚!

然而我想,驚喜固然,可說到黑人爭光,或是美麗誤會。

電影分成三段說黑人主角成長,由年幼到壯年,埋藏同性情愛心事;這個主角由弱不禁風,到成了販毒老大而變得魁梧-但那不是匪幫公式,卻是要少年從本來的虛弱身影,忽爾在電影尾段如綻放成強漢姿態,讓人明白他以主流社會定形的黑人外觀,如同保護殼,把那不被接受的情愛感念,重重的隱於內心,而到尾聲才敢向相識十數載的同窗表白,說僅曾被對方接觸身體,仍感溫熱。

刊物: 
作者: 
2017年
03月
03日

金鴨王

《鴨王》和《12金鴨》先後上畫,令人以為是向九十年代港產「舞男」電影致敬,然而看到兩片的相近結局,我知道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港片心結。

因為兩片結局,都是主角得到意外巨款──《鴨王》是何浩文因母患病而當上男妓,及至戀上富商女兒,最後得到他所言的「遺產」,被女的「私有化」;至於《12金鴨》則是吳君如女扮男裝做男妓,戲末得到同學謝霆鋒的禮物,是價值千萬的上市股權。同為鴨者,可成王之路,都不由性工作而來,卻因橫財而團圓劇終,可想而知,努力行家,都是成就不足,唯靠幸運有餘。

刊物: 
作者: 
2015年
03月
03日

選時代人物,看大台智商

當大台為了選出視帝視后而萬千星輝的同時,美國時代雜誌(TIME)選出了年度人物 ─ 那是面對伊波拉的抗疫英雄。全球疫情高漲,難得大台選情亦見高溫,頒發視后期間更高開130萬收視;港人面對疫情,幸有無綫,處之泰然!

不過有人說,「時代人物」選出抗疫英雄,另有失落,因為個多月前仍見黃之鋒榜上有名,更有「法新社十大人物」等媒體推波助瀾,把之鋒影響說得高過國家主席,更直逼為了上學而被塔利班槍擊的馬拉拉!然後,是如大台選舉的公開投票,之鋒排名回落,百大不入。

刊物: 
作者: 
2014年
12月
22日

電影感,是咁的

港視開台,觀眾勁讚,說《警界線》和《選戰》「很有電影感」。

一句「很有電影感」,就似乎認定神劇,然而追讀坊間說法,「電影感」所指原來不外乎「劇情緊湊」、「現場實景」或「直迫美劇」等簡化用語!值得提問的,是究竟「電影感」為何?港視劇集又是否真有電影感,而能與無綫劇集較勁?

刊物: 
作者: 
2014年
11月
25日

科幻啟示錄

我曾立志上太空,初中已決定讀理科,鑽研物理,想到即使上不了太空人,也可做天文學家。

但是我的數理成績不好,在大學轉投社會科學懷抱,才知道原來在文字與影像世界,亦有另一個鑽探太空的機會,而那就是小說與電影的科幻作品。是故最近Christopher Nolan新作《星際啟示錄》令我感動,因為我像隨男主角與他的女兒上天下地,最後返回原點,熱愛不變,只是路徑迂迴;我當不成太空人,也隨電影曲線地上了太空。

刊物: 
作者: 
2014年
11月
18日

上京上訪,無恐無懼?

我在天安門長安街,把黃色紙傘放到地上,舉起相機從不同角度拍攝,想把照片題為「黃傘在北京」。可是幾個男人衝來,收起紙傘,把我帶走。

那是我在北京的拍攝計劃,卻因為我膽怯,在天安門看到公安,更看到不少男人虎視,像傳聞的便衣警察,最後我只有把紙傘留在背包,僅餘恐懼想像。
學聯說要上京當日,我從北京返港;我擔心,因為我等閒人也怕秘密警察,那社運學生如何?尤其學生所言「上京」,更像內地民間「上訪」 ─ 分別是,民間沉冤,是為不義民情;學生上京,是為不公政改。

刊物: 
作者: 
2014年
11月
11日

黑警

冒出「黑警」二字,是因為電視劇《使徒行者》。對上一次這個詞為集體留下記憶,已是2001年警員徐步高殺警事件,揭露了他的陰暗面,原來除卻笑面迎人參加《百萬富翁》外,也同時行劫傷人。

「黑警」從來都是流行媒介的構想,一方面是電視電影的戲劇描繪,反轉警察正義想像,另一方面就是現實的人性如魔,令徐步高由本來「黑警」之說,越說越像浮士德寓言,令全港媒體其後稱之「魔警」。

刊物: 
作者: 
2014年
10月
06日

社運 ─ 香港電影茄哩啡

群眾清唱《海闊天空》、《年少無知》與《雞蛋與羔羊》,都曾教我在社運現場忍淚,因為我為本地流行曲裝載政治願景與情緒,深覺動容。

本土社運挪用流行歌,已屢見不鮮;我倒疑惑為何香港電影,同屬重要流行文化,卻似不曾存在於社運的想像裏?

究其原因,是談及本地社運的電影寥寥可數 ─ 出現社運場面的倒也不少,但都其實與社運無關,比如張婉婷的《玻璃之城》(1998),就有黎明飾演大學生上街,也有趙良駿的《金雞2》(2003)裏有七一遊行,可是前者的七十年代學生社運熱情,就及不上追求戲中舒淇的動情,而後者的港人政治失落,更僅餘主角阿金不着(政治)邊際的樂觀。

刊物: 
作者: 
2014年
09月
08日

由忍者龜到巴西龜

《忍者龜:變種新任務》再次叫出自1984年的漫畫變種烏龜成為主角,在銀幕上翻騰武鬥,而牠們擁有不死身,就不同於原著,說是因年幼女主角把牠們救離火場,不至燒死,才有變種。

看到女主角手持小缸運載小龜,我想到自己小時曾經養死的巴西龜。那是兩頭雌雄難分小龜,被放入小缸,擺於窗前;才幾個月,遇上寒冬,小龜突然仰身不動,頭伸長得如同不連龜殼!我知道牠們死了,就把牠們埋葬。

不死變種與枉死小龜,都觸動我的童年心靈 ─ 我為漫畫主角興奮,卻替現實小伴哀傷;然不明不白的,倒非小龜死因,而是想像落差,竟如千里。畢竟龜就是獨有沉重肉身,可被多元演繹。

刊物: 
作者: 
2014年
09月
02日

猩猩鍾意搞革命?

牠看到頑固同伴會抿嘴,抱着初生兒子會感恩,遇上暴戾兄弟會怒吼……這頭稱作Caesar的猩猩,在電影《猿人爭霸戰:猩凶崛起》裏,擁有既溫柔亦兇悍的複雜感情;然故事倒是人類怕以牠為首的猩猩族群,真會搞起革命,把人類殺光!

刊物: 
作者: 
2014年
08月
22日

Pages

Subscribe to 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