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外

都是愛的代價──《相愛相親》

三年前我參與編輯一本關於張艾嘉的書,訪問的時候,張艾嘉已提起正在籌備一部叫《陌上花開》的電影。事隔三年,電影完成了,易名《相愛相親》。劇本最初是成都女生游曉穎自己家裡的故事,本來是大學的功課,輾轉到了張艾嘉手上,幾經修改,就成了三代女性的糾結:薇薇(郎月婷飾)到了適婚之齡,與母親慧英(張艾嘉飾)關係緊張;慧英到了退休之齡,堅持安排自己父母合葬而跟姥姥(吳彥姝飾)衝突;姥姥到了松柏之齡,一直守在鄉下的夫家,丈夫早已在城裡再娶,跟別人生了女兒慧英和外孫薇薇。

刊物: 
作者: 
2017年
12月
#495

《希望在彼方》:世界很醜但有音樂和啤酒

郭利斯馬基(Aki Kaurismäki)的電影,常有酒吧和音樂,還有狗。這位芬蘭怪傑曾以《扑頭前失魂後》(The Man Without a Past)贏得康城影展評審團大獎,片中有他的愛犬粉墨登場,當時亦獲頒「狗棕櫚獎」(Palm Dog)。新作《希望在彼方》(The Other Side of Hope)延續他對社會低下層小人物的一貫關懷,也一如他早年著名的勞動階層三部曲(Shadows in Paradise, Ariel, The Match Factory Girl),或者傑作《流雲》(Drifting Clouds)及《扑頭前失魂後》,就算描寫貧苦亦充滿幽默。

刊物: 
作者: 
2017年
11月
#494

自己香港自己拍

執筆之時,看了鍾孟宏編導的新片《一路順風》,許冠文在戲裡飾演的士司機老許,以他最拿手的神經質喜劇風格,演繹一個異鄉人落泊潦倒的人生,帶出既可悲又荒謬的感覺。戲中的老許全名叫許英傑,恍如許氏三兄弟名字的結合,他從香港移民台灣,說著廣東話口音的國語,導演安排這角色在二十多年前出走到台灣,那剛好是香港主權移交前夕的移民潮,也是香港電影市道從最高峰逐漸滑落的時候。由許冠文來演老許,多多少少有種香港人流落異鄉的感慨。

走過黃金期

刊物: 
作者: 
2016年
12月
#483

由個人到城市的無明──《一念無明》

無獨有偶,由《樹大招風》英文片名 Trivisa(三毒:貪、瞋、癡),到余文樂、曾志偉主演的《一念無明》,都以片名指向人世的煩惱,既是個人的苦痛與困局,更是當下社會的躁動與鬱結。

《一念無明》及早前上映的《點五步》都是第一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大專組的獲選計劃,獲電影發展基金撥款資助,不過製作費上限只有200萬。要用如此低成本拍一部可作商業公映的電影,注定是艱難的事。

刊物: 
作者: 
2016年
11月
#482

鏡頭鎖不住──人權紀錄片電影節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主辦的「第六屆人權紀錄片電影節」,選映的影片相當不錯,有火速售罄的《幸福北韓》,有入選奧斯卡最佳紀錄長片最後十五強的《校園性侵實錄》,亦有贏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的《名譽殺戮》。這次選片其中一個主題是「藝術與人權」。開幕電影《鎖不住的鏡頭》的主角是四位阿富汗攝影記者,經歷過嚴禁拍照的塔利班政權,如今即使解禁,要爭取採訪自由依舊不容易,尤其是片中的女性攝影記者,要付出更大勇氣去突破更多限制。《漫畫爆高牆》的主角是來自多個國家的政治漫畫家(影片形容他們為民主的步兵),以一張張政治諷刺漫畫,作為撼動高牆的雞蛋,挑戰審查,面對被檢控的風險,甚至人身安全的威脅。

刊物: 
作者: 
2016年
09月
#480

哪裡出錯了的人生──《比海還深》

是枝裕和的近作《比海還深》,可說是他近八年來最好的電影。八年前,他拍了《橫山家之味》,《比海還深》可算是姊妹篇,兩部電影的片名同樣來自從前的流行歌詞(《橫山家之味》日文原名來自石田良子〈Blue Light Yokohama〉的歌詞,《比海還深》則來自鄧麗君的〈別離的預感〉),同樣由阿部寬、樹木希林主演,主角名字都叫良多,也都滲透著導演對父母的思念。

刊物: 
作者: 
2016年
08月
#479

有靈魂的影展──記第十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隔年舉辦,1998年創辦時,原本名為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上屆正式易名,到今年剛好第十屆。過往影展曾搬到台中舉行,近兩屆搬回了台北。今屆影展剛於五月舉行了,共放映198場電影,其中133場設有映後分享,每場分享時間至少都有40分鐘,務求有充分時間讓導演或者講者跟觀眾交流。影展由選片、競賽、座談,到相關活動,都辦得相當具規模,努力把那些被認為是「小眾」的紀錄片推向「大眾」。瑞士的紀錄片影展策展人Luciano Barisone獲邀到台灣擔任評審,據知就曾稱讚這是一個有靈魂的影展。

刊物: 
作者: 
2016年
07月
#478

8米厘上的獨立

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與日本PIA電影節、柏林影展共同策劃「日本獨立崩世代——8米厘狂熱」放映單元,將時間回帶到那個電影還只有菲林的年代。

8米厘與香港

菲林,方寸之間,電影開始的地方。其常見闊度有35MM/16MM/8MM。最早使用8米厘菲林的攝錄機,於1930年代問世,操作複雜,很難普及。1965年,柯達推出超級8(SUPER 8)攝錄機,易上手,然而只能拍默片。1970年代,柯達在菲林旁邊加上錄音用的磁帶,就可以拍有聲片了。一時之間,超8大行其道,迎來十多年的黃金時代,直至80年代中,VIDEO出現,才褪去狂熱,成一代人不可磨滅的影像載體。

刊物: 
作者: 
2016年
05月
#476

《主婦日誌》凝視困獸

一個主婦的日常究竟可以在多大程度上體現性別、政治乃至生存本身?為什麼那麼多電影拍攝男人的槍林彈雨愛恨情仇,卻不願意將鏡頭對準女人操持的廚房,去看她削一顆土豆?這種看見/看不見的選擇本身就歸屬於性別政治的範疇,比利時導演桑堤艾格曼在電影《主婦日誌》(1975)之中挖出日常生活的陷阱,一顆藏在線性時間之中不易察覺的炸彈。

刊物: 
作者: 
2016年
04月
#475

第四十屆香港國際電影節藏語電影的姿態

讓藏人自己說故事

在導演萬瑪才旦的《靜靜的嘛呢石》(2005)之前,進入主流觀眾視野的藏族電影一直都是他者的書寫,由漢人來講述藏族的故事,即便角色說了藏語,大部份也都要配上漢語,比如陸川的《可可西里》(2004)。藏族的一切都與漢族不同,宗教、生活、山川地貌都呈現在獵奇的眼光之下。萬瑪才旦的《靜靜的嘛呢石》是首部角色全用藏語對白而沒配上漢語的電影作品,誠如導演在多次訪談之中強調:「我首先是個藏人」。自己的故事應當由「我」來講述,語言也應當是「我」的。正是身份上的絕不退讓,才造就了藏語電影與眾不同的姿態——當模糊一切的現代文化殺到,本族文化該如何發出自己的聲音?

刊物: 
作者: 
2016年
04月
#475

Pages

Subscribe to 號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