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外

The True Cost:為了時尚,我們付出了什麼代價?

提到關於時裝的紀錄片,很多人大概會馬上想到那些有關時裝品牌,或者知名時裝設計師的紀錄片。導演安德魯摩根(Andrew Morgan)卻反其道而行,紀錄片《The True Cost》由奧斯卡影帝哥連費夫的妻子Livia Firth監製,就把鏡頭移向時裝生產線的末端,揭開漂亮衣服背後的辛酸故事。

刊物: 
作者: 
2016年
03月
#474

華語紀錄片節──觀察小人物,記錄大時代

采風電影主辦的華語紀錄片節,已舉辦到第八屆,打正旗號專為放映華語紀錄片而設,透過競賽形式,吸引來自兩岸三地以至海外的華語紀錄片參展。過往得獎的重要紀錄片包括沈可尚的《築巢人》和周浩的《急診》等,而上屆「香港紀錄片獎」冠軍作品《32+4》往後更連奪香港ifva獨立短片比賽公開組金獎及德國奧伯豪森國際短片節第二大獎。今屆參展影片的水準都很不錯,這些作品,可能是記下了波瀾壯闊的大時代脈搏,也可能是見微知著的小人物故事,都反映著華人及華語地區各種生活的際遇、生命的歷練、生存的狀況。

刊物: 
作者: 
2015年
10月
#469

列車一直向前行──回頭看台灣新電影浪潮

侯孝賢憑《刺客聶隱娘》在康城影展奪得最佳導演獎,媒體多形容為十年磨一劍。不過如果由他投入「台灣新電影」浪潮開始算起,他在三十年前就已揮劍成河,拍出代表作了。上世紀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華語電影分別出現了三股代表革新力量的浪潮,按時序是:香港電影新浪潮、台灣新電影,以及中國第五代導演的冒起,都是新銳的電影創作者,破舊立新,改寫了當時華語電影的面貌。台灣新電影由《光陰的故事》開始,到後來吳念真、侯孝賢、楊德昌、陳國富、詹宏志等人組成電影合作社,促成了《悲情城市》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那張一字排開的合照,正好標誌那個滿有衝勁的美好年代。

刊物: 
作者: 
2015年
07月
#466

《狗眼看人間》的警世寓言

匈牙利電影White God,香港譯名《狗眼看人間》,但並非只是狗的故事。當小狗哈根流落街頭馬上掉進無處可逃的悲慘世界,牠的主人莉莉也踏上了成長歷程。十三歲的莉莉因母親與繼父越洋出差,暫寄居生父家裡,她與生父之間本來就疏離,更由於這個父親迫她放棄愛犬,關係惡化。莉莉不只無力保護愛犬,更因為賭氣,令哈根被丟在路旁。莉莉的成長,既是情竇初開渴望從異性身上找到家裡缺失的溫暖,盼望進入成人世界(不要玩吹泡泡,寧要父親的工作證),也是跟父親(以至愛犬哈根)和解的過程。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464

惠英紅的演員課

在我上月主持電影文化中心「電影沙龍:演員篇」一節時,很想引渡惠英紅透露一下她的演員功課,然而她只是輕輕帶過,可能因為題目定為「我放低,我放不低」,她總是很快就説到得失的人生歸納。想不到短短一個月內我再有一次機會跟她對話,對自己説要把握啊,開場白就來拉關係,説做過威禾,她演《霸王花》(1988)的時期,她笑著説:「我知道啊,認得你。」嗯,終於眉粗也有比膽粗有用的時候。我再表示,不如,之前問過的不再問,答過的不再答,説一些未説過的東西,好不好?她沒有收下笑意應道:你問吧。大有即管放馬過來的意思;好的,就朝惠英紅的演員課室全面探討。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463

我的心略大於整個伊朗

看伊朗電影,會自然想到中國。關於中國電影的審查制度,常會有一些非官方傳聞流傳,如建國之後動物不許成精、校園戀情不許開花結果等,如同荒誕小説中走出的素材,生猛可笑。伊朗電影則至2009年內賈德政權取得連任以及「綠色革命」之後,由肅秋步入嚴冬,一些電影從業人員被捕,麾下有一百八十多名導演的行會組織「電影之家」遭遇解散危機。如此政治氣候下得以進入國際視野的伊朗電影,往往繞開縱向歷史,走向平民日常。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463

趙德胤──限制下磨練出風格

因為去年《冰毒》入圍競逐金馬獎最佳導演,並代表台灣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讓更多人記住了趙德胤的名字。其實他的三部長片(《歸來的人》、《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冰毒》,合稱「歸鄉三部曲」)都曾在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過;鮮浪潮國際短片展也放映過他的短片《華新街記事》;《沉默庇護》作為《台北工廠》其中一段,曾在夏日國際電影節放映;《安老衣》作為《南方來信》 其中一段,亦曾在香港亞洲電影節放映。早前舉行的香港獨立電影節就一次過選映了他的「歸鄉三部曲」及三部短片,並邀請他來香港出席映後座談。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463

中國電影的任性與克制

中國內地現在有句流行語叫:「有錢,任性」(話説有位老頭明知被騙財,卻甘願繼續,原因是想知道對方還有什麼板斧騙下去。這句是事後他解釋的動機),被人用來形容姜文新作《一步之遙》,頗得到共鳴。的確,再次以有新作出爐而走到坊間話題的風浪尖,姜文的「敎訓」足夠煽動:有往績極成功《讓子彈飛》的前提,夾更大的投資更炫的場面更多的技術(3D),甚至傳聞的票房包底十億,姜文的滑鐵盧跟之前大家預期的「冇得輸」,形成的對比足夠引人入勝。

刊物: 
作者: 
2015年
02月
#461

讚美BOYHOOD的時候我們在讚美什麼?

在談《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BOYHOOD)之前,我們不妨再思考一下有關電影與所謂「反映 / 捕捉現實」的關係。我們現在還不時可以聽到有人稱讚一部電影「成功反映現實」,或「把日常生活細節呈現在銀幕上」之類的說話,彷彿衡量(某一種)電影的其中一個標準就是看它能否原汁原味地重現現實。例如之前的《黃金時代》,就有人讚揚它去戲劇化的處理,以平淡、散文式的風格描寫出一個貼近現實的蕭紅。但我以為「現實」本身是中性的,它可以是雜亂無章、冗長無謂的——大堆資訊,也可以是折射出某種真相、真理的碎片。

刊物: 
作者: 
2015年
01月
#460

女兒窮,男兒有夢

2014 年香港電影人明白形勢,知道要變。吳思遠在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季刊《HKINEMA》第 27 期接受我的訪問,反思CEPA 十年,明確提出「回歸年」的說法。從實際製作環境考量,確認政策只說不做假開放,重整策略是時機。吳思遠生態思考,以市場開拓為目標,不由影片美藝成績去衡量,但他明白,回歸是一種身份自証,去找一種對應時代的氣質。我認為回歸的意思簡單不過,就是回來處理一個眼前變動中的香港身份。

刊物: 
作者: 
2015年
01月
#460

Pages

Subscribe to 號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