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外

電影的身體,絕症的呻吟

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強調人的「向死而生」衍生了存在,那絕症無疑最哲學,如同與死神下棋,洞若觀火卻暫無良策,如此悲劇感與儀式性成為電影不可放過的元素之一。如果電影就是軀體,那劇本中注定患上絕症的角色則自有影像層面之下的暗地呻吟。五十年代的結核病患者,於變化洪流中萎頓地躺下;六七十年代的癌症病人夭折在資本主義加速前進的時代;當然,還有八九十年代的愛滋,甚至將挖掘人類文明政治背後之瘋癲的傅柯帶出了時間。此後,更加後現代的是,足以摧毀肉身的精神疾病可以具有群體傳染性。

刊物: 
作者: 
2010年
07月
#406

《鐵甲奇俠2》

上一集鐵甲奇俠的命運與國家的脈博起伏緊靠,電影也因而高潮迭起,第二集最大的問題是當了英雄、嘗了甜頭的鐵甲奇俠突然hea性大發,自我不斷膨脹令到他不務正業又漠視敵人,最衰是連奸角發動的一班機器人也是有頭威無尾陣,亂打一通草草收場了事,看得人納悶又汗顏。

刊物: 
作者: 
2010年
06月

《飛砂風中轉》

電影大玩黑色幽默,借古惑仔兩個經典銀幕「代言人」之肉身還魂,但人到中年狠勁不再,擺明要粉碎經典形象。電影好玩又夠抵死,可惜只有精警佳句難成佳章,整部電影在節奏上如斷截禾蟲,幸好影迷們對「浩南」和「山雞」兩位大哥有情有義,笑完便算,無謂計較。

刊物: 
作者: 
2010年
06月

Pages

Subscribe to 號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