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外

愛的變形風景:郭笑芸的「家內風暴三部曲」

《最遙遠的愛》(2008)、《與愛無關》(2011)及《愛的黑海》(2012)每隔兩年逐部推出,現在台灣傳媒廣稱為「婚暴三部曲」或「家暴三部曲」,像是郭笑芸周詳的拍攝企劃,把台灣的家庭暴力問題,通過三個倫理身份呈現出來。整個紀錄行動最初可推回到1997年,正要離開全景,成立自己製作公司的郭笑芸做田野調查時,遇上受家暴影響的孩子,其中想拍的有大捷小捷兩姊弟,最終收錄在第三部曲《愛的黑海》裡。她當時發信給有關團體徵求合作及拍攝協助,但對方皆以保護私隱為由拒絕了她;當年社會氣氛拘謹,普遍台灣人對獨立紀錄片能夠發揮的社會功能還未認清楚給予信任,信任的洗禮,大概是1999年的大地震吧。

刊物: 
作者: 
2013年
10月
#445

遊走邊界

看紀錄片,遊走真實與虛構,也穿越不同的地域。

本月華語紀錄片節放映來自中、港、台三地的作品,來自中國內地的作品依舊佔參賽的大比數,尤其在長片組,七部作品中佔六部,題材從三峽、黑磚窯到計劃生育,不一而足。周浩的新作《急診》,跟隨救護車穿接走巷,看紛紜世態,角度巧妙。就社會問題素材而言,內地的現實供大於求,這約莫是不幸中的幸罷。台灣紀錄片公會特設了放映單元,選映近幾年本土立意不俗的作品,《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中的《尋找背海的人》就在列,參賽作品交相輝映,或清雅恬淡,比如《起風的樣子》,或情意深沉,比如《築巢人》。

刊物: 
作者: 
2013年
09月
#444

另一種打法 對讀林超賢與賤輝

《激戰》裡其中一句相當精警的對白,是當得悉賤輝(張家輝飾)報名參加MMA (混合格鬥)大賽時,太歲(甘浩文飾)質問他知否自己在做什麼。賤輝的回應是「都幾十歲人啦,唔係仲要人明白吖嘛?」

刊物: 
作者: 
2013年
09月
#444

一掬本土清流

香港的跳舞電影只從標題追溯一番也很有趣。早前是2003年邱禮濤的《給他們一個機會》,2009年有馮德倫導演的《跳出去》,今年黃修平交出了《狂舞派》。至此,機會和出不出去不是問題,能為夢想付出多少才是面向自己的終極一問。

舞臺,好比武者的擂臺,是關照世界的方式。《狂舞派》的舞臺,HIP HOP遇上了太極並不新鮮,馮德倫早已用過,然而《狂》在境界上躍升一層,阿花的舞臺是豆品店,是大學偏僻草地,是夜晚街燈下,一如另一隻舞蹈團ROOFTOPPERS,手邊所有的事物都可以納入舞中。正因為如此,才有資格高手過招,成敗勝負如浮雲過眼,懂得夢想的人早在阿花的笑聲淚水中品得真味。

刊物: 
作者: 
2013年
08月
#443

我哋上天台囉

本文與台灣天台無關。或許這樣説吧,見著青春自持(《人間喜劇》)、性愛慾望(《幫幫我愛神》),周董最新主張是《天台》永遠招待寂寞,自居天台人載歌載舞載愛情,反照出我們的電影是另一番心緒往天台去。信不信由你,我覺得談香港的「天台影片」,內容足夠出一本小書去作次文化研究;心中是否立刻想到用黃志誠督察與陳永仁光天化日下「曬」臥底身份的劇照來做封面,不錯的選擇啊,然而,我要先澄清一下:當代香港電影的天台意象豈止《無間道》。我不會犬儒語氣叫新一代影迷去看《天台的月光》 或《上海之夜》才説話,更不會以五、六十年代便到天台拍浪漫和驚險的黑白粵語片去壓人。

刊物: 
作者: 
2013年
08月
#443

SO 「YOUNG」,SO 「ROSE」

LET US DIE YOUNG OR LET US LIVE FOREVER
WE DON'T HAVE THE POWER BUT WE NEVER SAY NEVER
SITTING IN A SANDPIT, LIFE IS A SHORT TRIP
THE MUSIC'S FOR THE SAD MEN
—ALPHAVILLE, "FOREVER YOUNG"

刊物: 
作者: 
2013年
07月
#442

我城,我執

杜琪峰的《盲探》會讓人想起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延展開一個看不見的香港。本來有人品她的繁華,有人喜她的慾望,只因這裡的銀幕上惡之花開得自由。同期上映的《不二神探》要講香豔的連環謀殺案,不也選擇了這裡麼?然而,藉《神探》的眼,或《盲探》莊士敦的「無明」,這座城才袒露出真實的面貌。那些深埋的遺憾、貪慾、眼淚,包括與我執的掙扎,才被細膩感受。

刊物: 
作者: 
2013年
07月
#442

尋找西部的戰意

本地影迷五花八門,但說到西部片,可能連敬陪末席也談不上,找不到如數家珍兩三人,我的「成見」是:它從來不是香港影迷的那杯茶。對上能成為話題的,可能要數到已不是正宗西部片的《神搶手與智多星》(BUCK CASSIDY AND THE SUNDANCE KID)和《女賊金絲貓》(CAT BALLOON)了 ,很久以前的事呢。

刊物: 
作者: 
2013年
06月
#441

不得不主流

《同謀》作為導演彭順「偵探」系列的收結篇,東南亞風情依舊濃鬱,以鏽綠暗沉為影像主調試圖延續謎團重重的壓抑感覺,面子上一脈相承,裡子卻大大不同。《C+偵探》裡的兇殺案是朋友合謀所為,反友情;《B+偵探》將迷局的爆點設於家庭倫理,反親情;至最終章,陳探苦苦追尋的是親情,得以報仇成功靠的是友情,就連張家輝撐起的副線鄭風喜,也有攣生兄弟情的重頭戲。本來以分屍、燒炭、強姦等重口味死亡來推動劇情的彭順手筆,轉而以飆車、跳橋、槍戰、肉搏等動作戲撐場面,被卡車撞是最重的處理,還一連使用了好幾次。

刊物: 
作者: 
2013年
06月
#441

Pages

Subscribe to 號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