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外

愈服從,愈有犯罪的慾望

《奪命金》在內地上映時,結尾多了一行字幕:「警方發出通緝令,三角豹及銀行職員特麗莎便立刻自首,並交待了所有案情,最終法庭從輕判決。」對於任何懂得警匪片樂趣的人,如此不得已而為之的畫蛇添足,説的早已經不是電影中虚構的TERESA,而是自首、自查、自閹的電影創作。受影響最深恐怕是警匪片中的壞人,無論情節如何扭轉,也逃不出結尾一句話的裁決,而警察這一方則如有神助,念一句咒語,就天下清明,匪類悉數落網,從此再無壞人。

刊物: 
作者: 
2012年
03月
#426

專訪張家輝

在劉國昌的《我要成名》中,劉青雲飾演一個開工不多的演員潘家輝,鄭伊健說他坎坷,陳果話未聽過他,在不情願下去當藝人褓母,終於由他帶的內地女生紅了,他一輪內心掙扎,在市道不好下專心演出手頭許鞍華的動作片,終於被認同摘下金像獎的影帝桂冠。記得看完試片在電梯內聽到以下對話:「這個『家輝』真有其人嗎?」「我覺得沒有,電影圈幕前幕後太多『家輝』了,說笑而已。」「不是劉家輝罷,嗯,是影射梁家輝嗎?」「不,是張家輝。」

刊物: 
作者: 
2012年
03月
#426

與危險調情的女人們

提到香港警匪片中的女人,《暗花》中的邵美琪只得一「慘」字。阿鳳,黑幫大佬的一顆小棋子,先在中國城,被大佬鍾原當出氣筒,重擊面部三下;然後被壞警察梁朝偉抓去,用削尖的鉛筆芯對準眼球相要脅(順便被拿來向布紐爾的《安達魯之犬》致敬);最後被殺手劉青雲銬在飛車上拷問,槍擊腿部兩下,拖行後車死。在劉青雲的陰沉與梁朝偉的狠戾之間,她的裝瘋賣傻既是襯托,也是調劑。刺激觀眾、推動劇情這些功能的完成,阿鳳可謂盡心盡責。同樣值得一提的還有《證人》、《綫人》中的苗圃。老公張家輝是殺手,苗圃癱瘓在床。你死我活的悲劇當中,她留守最卑微的幸福要求──和丈夫看看天空。

刊物: 
作者: 
2012年
03月
#426

戲中的戲,鏡裡的鏡

「我不能再拍電影了,就拍我自己吧。電影中我想講述我的生活──作為電影人和作為人的生活,我拍了部關於自己的電影,這可以是紀錄片,是劇情片,甚至是荒誕劇。我可以自編自演,當然,我可以直接把鏡頭對準自己,沒有任何計劃,我只需要拍、拍、拍,來讓我保持快樂,於是有了這部電影。」這是韓國導演金基德對於自己拍攝自傳式紀錄片《阿里郎》的解釋,從2008年開始到完成影片的2011年之前,他因為患上了「社交恐懼症」,把自己放逐山區,住在帳篷裡,過著原始生活,除了蘋果電腦,其他資源就乏善可陳了,畫面見他用雪水洗臉,燒木取火,自製咖啡機,用拖拉機剷雪和雜草,養一隻小貓。

刊物: 
作者: 
2012年
02月
#425

戲弄人生:反省與投射

「土星嚥食了我們。我們一點一點地互相撕裂,企圖不先被對方吃掉。電影曾敎我們怎去生活,它卻又報復,收回—切。」
——高達在杜魯福去世四年後說了這段話

刊物: 
作者: 
2012年
02月
#425

桃姐與瑛雪:尋找有情都市

《桃姐》遲遲公映,坊間有一個講法,葉德嫻在競逐4月舉行的香港電影金像獎之前先要到處SHOPPING,遂出現《桃姐》在各大電影節的「掃貨」現象,去到那裡,影后獎攞到那裡,相信也還會帶動劉德華和許鞍華也有「血拼」的收穫。不是一戰功成萬骨枯的格局,《桃姐》的大命運儼如線匯聚了各個個體的掌紋,參與的電影工作者都有點蛻變狀況來到深水埗安老院這一刻:葉德嫻是半息影大引爆,與劉德華接通《法外情》,也自認《九龍皇后》不再兒戲。許鞍華一直一直地拍女人五六十,她用人甚準,秦海璐、許素瑩、宮雪花都帶著自己的形象和演出歷史於片中就位。而陳淑賢也碰上要寫—下紀實故事的時機了。

刊物: 
作者: 
2012年
01月
#424

泡沫黃金之城

香港是金山,又是沙漠。

六十年代,胡金銓的龍門客棧,原本是忠臣之後的荒漠營生。三十年後,在徐克眼中,龍門客棧的掌櫃就應該是風騷入骨的女人金鑲玉,八面玲瓏,無客不歡,暗地裡做的是割肉削骨的黑心買賣,還因地理之便幫朝廷欽犯潛逃出關。好了,再過十幾年,或者是徐克故事中的「三年後」,龍門客棧的人肉買賣早早衰落,全店上下,全都在等甲子輪迴寶藏洞開,一於算準時間衝將進去,盜得黃金無數,逍遙此生。故事裡的黃金寶藏,就是歷史上西夏時期的黑水城。

刊物: 
作者: 
2012年
01月
#424

誰敢少看意大利電影

重提舊事,在康城,2007年,塔倫天奴帶著《玩命飛車殺人狂》(DEATH PROOF)到來,雜誌記者知道他是電影字典,早看過新寫實電影,也看過安東尼奥尼、費里尼、帕索里尼,鍾愛SPAGHETTI WESTERNS和意式恐怖電影,問他對意大利片的看法,他不是另一個被意大利電影改變生命軌跡的英格烈褒曼,有點語氣不好的答道:「新意大利電影都是令我氣餒,近來看到都是一個模樣,關於男孩或女孩的成長、夫妻危機,或精神恍忽者走去放假。

刊物: 
作者: 
2012年
#432

THE NUDE VERA, THE CLOTHED VERA

西班牙的經濟好不了希臘幾多,但西班牙人的生活視野,卻總不失美麗國度,看CALATRAVA的建築永遠令我迷醉,還有巴塞隆那及國家隊流線演繹的足球王朝,電影方面,艾慕杜華則是另一個華麗國王;這次他的第十八部作品香港喚叫它做《我的華麗皮囊》不是個巧合,臭皮囊大改造變身大美人,我們委實很認識艾慕杜華的魔法啊。對於很多艾慕杜華迷,這是一次事先張揚過把癮的影迷聚會,安東尼奧班特拉斯闊別多年與艾慕杜華喜相逢,明明就是《綑著我困著我》 (TIE ME UP! TIE ME DOWN!)的2011 REMAKE,飾演VERA的伊蓮娜安娜雅代替VICTORIA ABRIL跟班特拉斯同方向側睡。

刊物: 
作者: 
2011年
12月
#423

尋找鄉愁之島

在香港很少聽到「鄉愁」,「返鄉下」倒是聽得多。香港以外,幾乎整個中國都屬於北方,這也是我來香港之後才知道的。余光中在《登樓賦》中寫自己旅美的體驗,「你踏著紐約的地,呼吸著紐約的空氣,對自己説,哪,這是世界上最貴的地面,最最繁華的塵埃……紐約有成千的高架橋、水橋和陸橋,但沒有一座能溝通相隔數寸的兩個寂寞。」香港地貴橋多,比紐約還好的是,這裡是華人社會,而且往大陸交通暢達,僅僅只需兩三小時。説到殖民歷史,臺灣的日治時期長達五十年,香港則被英國人管治一百五十多年。

刊物: 
作者: 
2011年
11月
#422

Pages

Subscribe to 號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