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外

是FILM BLEU還是FILM NOIR ?

由杜琪峰選片的「法國五月.黑色電影.香港X法國」「奇峰突出」單元裡,選了十部對應「黑色電影」主題的港片,從最舊的《野玫瑰之戀》(王天林導演,1960)到最新的也不過是《殺手蝴蝶夢》(譚家明導演,1989),從最熱門的《英雄本色》(吳宇森導演,1986)和 《省港旗兵》(麥當雄導演,1984)到最冷門的《亡命鴛鴦》(張堅庭導演,1988),還有新浪潮的代表作《瘋劫》(許鞍華導演,1979)及《第一類型危險》(徐克導演,1980),及跟他前後期創作生涯上有過合作關係的林嶺東及王家衛的作品《龍虎風雲》(1987)及《旺角卡門》(1988),從這個片單,我們不難發現,杜琪峰選擇的不同導演作品中,

刊物: 
作者: 
2011年
05月
#416

都是政治,由《呃錢帝國》談起

去年奧斯卡把最佳紀錄片頒予《海豚灣》(The Cove),影片主角李察歐巴瑞(Richard O’Barry)在頒獎台上突然高舉印有「Text DOLPHIN to 44144」字樣的海報,呼籲大眾發短訊聯署救海豚,嚇得直播頒獎禮的電視台連忙移開鏡頭。今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得主《呃錢帝國》(Inside Job)導演查理斯費格遜(Charles Ferguson)領獎致詞時亦不忘重申影片立場。

刊物: 
作者: 
2011年
04月

GET TO THE POINT還是OUT OF CONTEXT ?

決不是什麼莎朗史東的報應論,但也不妨聯想:這一次日本海嘯是宇宙給予我們人類一次最後警報,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爆炸及洩漏輻射,則是人類自己造成的孽,不管是電力供應,更甚是製造武器,核都是存在太大危機的物體,德國在日本核電廠爆炸之後,有關境內核電廠延長使用年限的決議案,將先暫緩三個月。瑞士也暫停更換五座老舊核電廠的計畫。義大利和波蘭在日本核子危機前都決定要投入資金發展核能,現在也將重新考慮。

刊物: 
作者: 
2011年
04月
#415

桂治洪還是一個傳統老好人

從來好人壞人,朋友敵人,難定分界,牢牢記著那句「沒有永遠的朋友,亦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並付諸實行者,一定在商業和政治世界無往不利。

人難以黑白二分,電影作為藝術,表現人性,描寫出來的世界,當然也非黑白分明,表面邪,深入觀察內裡,可能發現人性或許黑暗,但反而凸出傳統光明的價值觀。今年電影節其中一部份的節目回顧,帶來了活躍於七十年,作品予人癲傻喪cult印象的桂治洪。筆者在三十多年後的今天,看他的作品,竟發現他的作品如來是邪惡的外衣包裹著傳統的道德價值。

刊物: 
作者: 
2011年
03月
#414

壞人主義者:韋家輝

先申報,很怕《流氓大亨》(1986)、《義不容情》(1989) ,《大時代》(1992)等的煽情戲;掟仔落街,力竭聲嘶,叫我掉頭走。但得要多謝韋家輝,他將戲劇性推至一個極端,讓我清楚認識到港式連續劇實在不是我杯茶;到現在英美日劇好戲連場,還要看球賽、DVD影片,我的小小電視箱再容不下馬德鐘拍陳样珊或林峰拍鍾嘉欣了。用最簡單的說法去說出我對港劇的輕蔑:那個世界裡的人,追求的是資本主義唯物功利的妥協人生,所謂的幸福,什麼商界才俊、CEO專業人士向上發奮破案創業,都好像欠缺靈魂似的,這些人物若誤闖至其他資本主義戲劇世界如美劇、荷李活,頓時現形變成配角或壞人。

刊物: 
作者: 
2011年
03月
#414

飛越中聯瘋人院

(―)懶人吿白

小學時已聽過中聯的「正氣」拍電影故事,於是蒲在電視機前,一旦發現有《家》(1953)、《春》(1953)、《秋》(1954)要播,自當擔凳仔眼定定,將名片收入眼簾。然而,卻發現更多敎我驚艷的「一字片」:《路》(1959)、《海》(1963)和《錢》(1959)等,不止看見光環,還覺得「有型」:我最喜歡的中聯導演不是李晨風、珠璣、李鐵,而是吳回。

刊物: 
作者: 
2011年
03月
#414

未來報告之一:英文歌啟事錄

「今天應該很高興」,偉業已不在澳洲,而在北京,還有鄺文偉、阮世生,我當年的同僚;還有彭浩翔、翁子光,年青的一輩,都在北京。不少本地電影人見此開工狀況卻擔心起來,諷言:不如導演會、編劇會春茗在北京搞,人齊一點嘛。有剛入行的女生打電話給我,說她推了一份北京電影長工,推了又有點後悔,我告訴她,最重要知道自己想點,認定要為細小的香港電影工業努力,日後去北極東京都有機會去,然而,首要是拋棄香港電影冇前途這個想法。

刊物: 
作者: 
2011年
02月
#413

此時.此城.此在

都説,香港電影在過去一年非常懷舊,故事的時空軸線紛紛閃躲挪移,就是不願意直面此時此城此在。《歲月神偷》搭建了上個世紀的情懷,讓哥哥在最好的時候「死」在幸福之中,永遠年輕下去。《飛砂風中轉》讓九十年代的蠱惑仔中年妥協,成了從良變傑青的典範。接下來,《如夢》一曲「空城」戀,脱離俗塵。徐克夢回唐朝,俠義之風難覓痕跡,狄仁傑跪獻了亢龍鐧——《人間喜劇》是有意思的,編劇與殺手合作了一首黃昏的情詩,只不過他們在電影文本中的縱情遊戲,是電影還是電影。《李小龍》終於搬出了影史輝煌年代的黃金聖鬥士,塑了英雄的蠟像,形態惟妙惟肖,唯獨少了「他只是他」的神髓……

刊物: 
作者: 
2011年
02月
#413

《挪威的森林》

每個人心裡面都有個《挪威的森林》。越南籍導演陳英雄的那一個,渡邊徹不很沉溺,阿綠不很活潑,只有直子內心的傷痛還是強烈,但整體呈現的面貌已然走樣。改編名著注定是項艱巨難磨的自討苦吃任務,幸好李屏賓鏡頭下捕捉了多個叫人怦然心動的大自然景象,幫助襯托了男女主角的內心世界。

刊物: 
作者: 
2011年
02月

約定的場所:開往村上電影

「我本盡可能公平地把握各種事情,不願意過份誇大或過份講究現實,但那需要時間。」
「多少時間?」
我搖一搖頭:「說不定,或許一年,也可能花上十年。」
《尋羊的冒險》

經常聽到村上春樹的小說很難拍成電影這個說法,又說目前出現的改編皆拍不出原著的神髓,我感覺到是一些死硬村上迷故作誇大、故意刁難而已,以下是我做的村上春樹電影初級功課,未必要改變一些成見,也不是向擁有村上小說拍攝版權者好心提出注意事項,而是,我發覺好幾部村上春樹電影都有意思,儼如跟小說有個約定的命運維繫。

拍吧!拍吧!拍吧!

刊物: 
作者: 
2011年
01月
#412

Pages

Subscribe to 號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