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日報

香港電影,舊曲新唱

身邊不少人對《樹大招風》用上〈讓一切隨風〉作電影歌曲都讚好,相信黃霑萬料不到,他這首舊歌隔了這麼多年後「再情境化」,於此時此刻竟讓人聽出弦外之音,尤其是那句「你似北風吹走我夢」,說是純屬觀者接收,也太過應景了吧。歌曲放在末段作「畫外音」(non-diegetic)播放,一切塵埃落定煙消雲放,益添濃厚的唏噓感覺。

刊物: 
作者: 
2016年
04月
18日

電車中的相逢

前周寫到張愛玲對電車的鍾愛,談及一些張氏散文和小說,有學生回應,問怎麼不提〈紅玫瑰與白玫瑰〉呢?我猜她一定看過關錦鵬那齣改編電影,但原著小說讀得還未夠熟,未算「張迷」(我也不是)。

關錦鵬導演的《紅玫瑰白玫瑰》(改編作名稱少了一個「與」字,非筆誤),確有兩場電車戲,而且都是與故人重逢,電車擔當一個重要場景,跟原著有所出入,是電影編劇和導演的手筆。

刊物: 
作者: 
2016年
01月
25日

如果如花夠細心

《胭脂扣》女鬼如花回魂,驚覺城市人面全非,感歎「最熟悉的也只是電車」,也確然,五十年不變只是謊言,只有電車信守承諾風雨不改地在路軌上踐行,叮叮依舊。但想至細微處,其實三十年代與八十年代的電車也改變不少,如花可能眼中只有十二少一人,沒看清楚了。

刊物: 
作者: 
2015年
12月
28日

九十年代那些年

前幾年,社會還在懷八十年代的舊,這陣子,好像終於「進位」至九十年代了。尤其是電影,當電影時空帶大家回訪「那些年」的青春歲月,九十年代時空及其文化元素便被召喚了。也許是背後的創作者多是七十年代中後期出生一代,九十年代是其成長搖籃,而來到今天,他們開始有了點年紀。

刊物: 
作者: 
2015年
12月
21日

九龍城寨電影

有關九龍城寨的小說說過了,那電影呢?最早的一齣《城寨出來者》,一九八二年的電影,邵氏出品,藍乃才導演,主角之一是錢小豪,一直想看但找不到影碟,據介紹說拍一對孤兒兄弟在城寨賭檔、毒品、色情架步中成長打滾,但也拍出人倫一面,攝影沉鬱,電影被《大特寫》雜誌選為當年十大電影,有機會希望看到。

刊物: 
作者: 
2015年
07月
06日

麥當勞微細質感之變

說起有麥當勞場景的香港電影,以前在本欄介紹過《秋月》、《墮落天使》、《甜蜜蜜》、《半支煙》,新近值得一說的,有彭浩翔導演的《香港仔》。《香港仔》說一家人的故事(「家」在電影中有另一種隱喻),父親是「喃嘸佬」,兒子是補習天王,新抱是模特兒,大女是博物館導遊,女婿是醫生等,各有故事互有交織,關係疏離裂縫處處,其中一家人全體出現的場面,如沒記錯,電影中有三場,第一場拜山(母親角色死去十年),第二場吃自助餐,第三場也是電影的尾聲:一家人共聚於麥當勞。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04日

茶餐廳的光影速記

上期說到一些茶餐廳文學小說,那電影呢?嗯,陳冠中的〈金都茶餐廳〉的確多少令我想起《金雞2》的。都是以嚴峻的〇三年為背景,金都茶餐廳一班常客展開「茶餐廳救亡運動」,而阿金(吳君如飾)經營的茶餐廳也終日拍烏蠅,幸好關門大吉前也曾為一身倦怠的抗疫醫生(黎明飾)送上一份飯盒溫情,而戲末,連醫生都死了。社會低谷,茶餐廳成了一個縮影。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20日

《解碼遊戲》觀後感

《解碼遊戲》(The Imitation Game)讓很多人重新認識「電腦之父」艾倫圖靈(Alan Turing)是難得的。本地面書一片讚好,誠然該片有高度可觀性,但筆者對它也不是沒有保留的。也許接受和欣賞程度,一定程度在乎觀者看電影前對圖靈這位科學家有多少認識,及對電影求真的要求有多大。電影非歷史,這固然是基本常識,但但凡電影開宗明義標榜「基於真人真事」(based on true story),觀者對它的真確性有所要求,也可說是合理期望。

刊物: 
作者: 
2015年
03月
16日

當世界一分為二(三)

說到世界一分為二,我腦內即時想起一些黑白默片和科幻反烏托邦電影。經典如差利卓別靈的《摩登時代》(Modern Times),非人性化的工廠內,頂層住着透過螢幕對員工進行監視的資本家,血汗工人則在底層工作,在流水生產線上如大型機器的螺絲釘般重複着相同的動作。這裏的「一分為二」,有着馬克思的階級壓逼和衝突意識──少數的資本家與被操控的勞工集體,以空間上的上、下把它們放入各自的對立位置。

刊物: 
作者: 
2014年
12月
22日

Pages

Subscribe to 頭條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