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香港電影回顧

新邊緣人

《新邊緣人》證明劉偉強是「王晶創作室」中最具實力的導演。早些時候的《廟街故事》雖然題材更像類型的殘餘物資,卻仍然拍得中規中矩,正如《新》最大的挑戰,是在屢見不鮮的臥底生涯裏搞出新意。

論戲劇衝突、角色塑造及人物矛盾,《新》片皆下過功夫,沒有王晶因陋就簡的偷雞弊病,尤其梁家輝、陳國邦及張學友的臥底三人組,雖然個別有所不足,卻無疑是個較新的角度,脱離了臥底以往單打獨鬥的必然鋪排;吳倩蓮的角色更頗為得體,把被迫成黑道大小姐的矛盾,化成驕矜任性自暴自棄的誘因;還有張耀揚的大佬無法理清兄妹間的爭執等等,均足見編導努力為人物多鋪了一層血肉。

作者: 
1994年

金枝玉葉

《金枝玉葉》的故事架構,令人想起爾冬陞導演的《新不了情》:兩部影片的三角關係幾乎如出一轍,只不過後者以絕症為主要情節,而前者則着眼於男同性戀。

編導以漫畫化的誇張手法,去處理唱片監製家明(張國榮飾)、紅歌星玫瑰(劉嘉玲飾),以及少女阿穎(袁詠儀飾)的三角關係,取悦普羅觀眾的意圖非常明顯。同性戀,甚至性變態,不一定是電影創作領域的禁區。西班牙著名導演艾慕杜華(Pedro Almodovar),就經常拍攝同性戀題材,可是卻能拍出雅俗共賞的境界。《金》片則胡鬧有餘,創意不足。它最有神采的地方,要算阿穎玩布娃娃的兩場戲。

作者: 
1994年

低迷的一年──一九九四中國大陸電影回顧

按中國人的傳統習慣,「逢五、逢十」這兩個數字例必比較重視,例如生日,如果碰上是「五」或「十」,就會有一番慶典了。有説是「五小慶、十大慶」。但是,一九九四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誕生四十五周年,大陸電影界似乎沒有搞甚麼「獻禮片」之類,反而是出奇的沉寂。

作者: 
1994年

破壞之王

《破壞之王》是周星馳向過去的一次回歸。周星馳成名的角色,皆是演天真卻擁有神奇力量的小子,到了九三年他的形像卻由於本身成為天皇巨星而改變,多數影片(如《家有囍事》《唐伯虎點秋香》《濟公》)他出場時已是不可一世的英雄,後來才落難。《破壞之王》藉改編日本漫畫,周星馳再演起初被人看不起的小人物,卻憑意志變成奪得美人歸的英雄。在長期拍檔吳孟達的配合下,周星馳仍然有他惹笑的能力,但是製作的粗陋及技術的不講究,實難與他巨星的身份匹配。

作者: 
1994年

詠春

袁和平繼《太極張三豐》後拍出的《詠春》,同樣描述著名拳派的創始故事,人物情節當然穿鑿附會,不重歷史考據和傳説來歷,連人所共知的武當張三「丰」也弄成「張三豐」。

這兩部拳派始祖片都不及袁和平另一部俠盜片《鐵馬騮》可觀。不過袁和平拍功夫片始終保持正派傳統,《太極》拍攝男主角精神崩潰後忽悟道家妙理,創出太極拳,這部分刻劃不俗。《詠春》亦能在打笑劇情中做到通俗乾淨,貫徹俠義精神,並且介紹了詠春拳的二字拑羊馬、寸勁、六點半棍等特色,還加插姊妹情和男女戀愛,比飛天爆炸的神怪武俠片有趣一點。

作者: 
1994年

晚9朝5

《晚9朝5》的出現,顯然是在《風塵三俠》收得後,再把城市浪族的情慾旅程發揚光大,換掉喜劇外衣,煞有介事地呈現一群二十出頭的男女上床落床的霧水情緣。片子的探討「造手」非常突出,人物被塑造成各種典型,有人沉溺慾海、逃避真愛;有人曾經滄海,尋求真愛;有人在顛三倒四中奢望釋放;而有人卻無知無覺、渾渾噩噩。典型人物,也安排了曲折離奇的典型遭遇,結局的失落沮喪/幸福婚姻的強烈對比,一派過來人唏噓的心境,正是「電影人」的陳可辛和編劇阮世生,從身邊人事結合商業計算的巧手作。

作者: 
1994年

金枝玉葉

本片構思及選角絕頂聰明,拍攝亦高度專業,場面細節考究,可謂算無遺策毫無冷場,成績之美滿為「電影人」成立以來所僅見。難得的是敢於接觸流行的社會文化現象,既取材自他們熟悉的娛樂圈,同性戀疑雲的情節簡直信手拈來,歌迷崇拜偶像的心態亦寫得絲絲入扣。

不過影片最有趣和工於心計的,仍得數它把性別錯摸情節玩出同性戀驚魂,既借張國榮的「恐同症」(Homophobia)取得大多數觀眾的共鳴,又因為沒有真正寫及同性戀(男、女主角都是「直」的),而不致引起同志們的不滿。

作者: 
1994年

未成曲調亦有情──談九四年中國電影

甫開始,攝影機就帶領我們攀上樓梯,進入尋常百姓家。不錯,這是一個典型的中國知識分子家庭。男主角王雙立(牛振華飾演)上有年逾古稀的孤獨老父,下有一子政策下的寶貝女兒,當然更少不了一個能幹漂亮的年輕媳婦,一切看似安好,卻原來暗流洶湧。然後,銀幕上打出了片名:《背靠背,臉對臉》。接着,我們隨着王雙立走進簷牙高啄、勾心鬥角的文化館,畫外傳來有關人士解釋民主選舉文化館館長之聲。開宗明義,黃建新已毫不含糊地將我們帶進了九十年代中國的社會網絡裏。這個網絡,結合了五千多年的文化歷史,那裏面的關係千絲萬縷,錯綜複雜,糾纏不清。人活在其中,要自由伸展,談何容易。

作者: 
1994年

花旗少林

《天長地久》的失敗,使劉鎮偉更加明白文藝片選角的重要。這回周潤發與吳倩蓮的配搭,在鐵達時表新一輯「天長地久」廣吿膾炙人口後,完全收事半功倍之效。本來以吳倩蓮這樣一個鄉下姑娘,竟然令來自美國的情場浪子周潤發神魂顛倒,由威風凜凜的Mark哥變成傻戇的船頭尺,照計是稍欠説服力──但吳平凡中有不平凡(身懷特異功能)的設計,卻準確擊中了廣大女性觀眾自戀的幻想和代入的渴望。最後一場生離死別愛郎始終情深一往,加上火車站及手表廣告的聯想,明明是機關算盡的煽情,觀眾依然無可與抗只有舉手投降。

作者: 
1994年

達摩祖師

從片尾的字幕看到,《達摩祖師》完成於一九九二年,到現在九四年才能以冷門姿態推出。此片的確與港產主流娛樂作風不同,但這正是難得之處,不但有誠意,而具有趣味,拍法雖有不少粗糙納雜之弊,整體卻不失為值得捧場之作。
本片由武師導演袁振洋拍攝,會不會自由發揮為卡通漫畫化神奇武俠片呢?片中有一些誇張打鬥和異能神通,不過主要以通俗淺白的方式描述達摩生平及佛襌之理,還到尼泊爾和大陸實景拍攝,製作頗大,某些畫面的景物相當壯麗。

作者: 
1994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4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