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香港電影回顧

破壞之王

無可否認,周星馳是傑出的新一代喜劇明星,笑了多年還未有青春的對手,其賀歲新作《破壞之王》只是漫畫派的打笑公式,招數有小變而無大變,不是佳作,但周星馳一出場,觀眾便忍不住笑起來。

此片其實頗為單薄笨拙,在周星馳笑片中也不及《賭聖》、《逃學威龍》、《家有囍事》、《唐伯虎點秋香》那麼豐富熱鬧,但比起周潤發、成龍的中年化,周星馳的青春特色顯然更易引起新世代共鳴,不必甚麼理由,這是很簡單的化學作用。

其實以往周星馳片也大多採用這種公式,特別是《新精武門》及《漫畫威龍》,根本片同樣以胡鬧打擂台為壓軸高潮。

作者: 
1994年

摩登龍爭虎鬥

憑《溶屍奇案》成名的「得意製作」,繼績走低成本奇案片路線。《摩登龍爭虎鬥》藉一宗熱門的社會新聞,從保險業諷刺社會的拜金主義,鄭浩南演的黑社會流氓轉行做保險,才發覺保險業同樣是個不動刀槍的殺戮戰場。由於影片缺乏豐富可信的細節支持,令到它無法產生一針見血的諷刺效果,反而顯得不著邊際和擊不中要害,那些無必要的現實和幻想交錯場面徒然令人混淆。

作者: 
1994年

賭神2

《賭神2》食老本拍續集之餘,復東拉西扯駁雜不純,可説有目共睹,譬如梁家輝的呂奇腔已近過時,熱門話題千島湖的勉強加插,羅家英在《國產凌凌漆》的形象臨時加戲,周潤發還唱劉德華的《獨自去偷歡》,還有已過氣的特異功能等等。雖説今時今日,翻炒已不能視為王晶的缺點,但問題是蹺段之舊及過時,仍照用不誤,可見王晶信心及判斷力已大不如前,也沒有從電視劇千王系列演化成《賭神》的用心及鋭利,以及前作充分揉合周潤發的英雄氣概及市井嘴臉的俐落及準確。

作者: 
1994年

飲食男女

飲飲食食原是中國國粹,《飲食男女》也的確把這一大業描寫得精采絕倫。可是,巧奪天工的菜餚徒有的賣相,卻沒有可供咀嚼的滋味。影片也一樣,熱鬧過後,原是蒼白。

作者: 
1994年

新同居時代

由不同導演各拍一段三十分鐘的短篇,人物互相關連,三個短篇合成一部長片,《新同居時代》是近年最成功的一部。《新同居時代》名字源於柴門文十分流行的漫畫,但故事自行創作,其中最出色是張艾嘉導演的那一段,葛民輝演的同性戀者幫助未婚媽媽張曼玉度過她的懷孕階段,葛民輝獨特的説話方式,善良的面孔,演一個樂天開朗的同性戀者,甘願成為未來兒子的假父親,為影片帶來豐富的喜劇感。楊凡一段雖然是一貫的遠離現實,但亦帶出一點獨特的少年戀母情懷,反而趙良駿導演的一段便流於輕浮,賣弄機智。影片在票房的成功亦影響了九四年不少跟風而失敗之作。

作者: 
1994年

火燒紅蓮寺

在徐克《黃飛鴻》成功後的一連串近代功夫片中,《火燒紅蓮寺》有它的特色,既沒有白蓮敎亦沒有歷史人物,反而想以現代特技重現粵語片時期武俠片罕見的機關佈景的獨特趣味。

只是影片在努力營造機關鐵閘的質感時,卻沒有重視塑造人物的個性。《火燒紅蓮寺》充滿了太樣板的人物設計,太方便不用腦的劇情與及太濫太誇張的動作設計。全片就像麥克白的嘆息:「充滿喧嘩和騷動,沒有一點意義。」

作者: 
1994年

新英雄本色

《新英雄本色》把香港電影中的黑社會意識推向極致,為了塑造鄭伊健演的黑幫首領成為英雄,影片中「好的」黑社會分子,除了比警察賺更多的錢,還比警察更能主持公道、維持正義、打擊壞人、照顧被欺壓的弱小。片中最畫龍點睛有兩場戲,一場是鄭伊健感動臥底王敏德「棄暗投明」,用黑幫的方法解決問題;另一場是鄭伊健在差館吃魚翅,一旁的警官因自己的乾炒牛河不如人而覺得無面到吃不下。

作者: 
1994年

醉生夢死之灣仔之虎

「灣仔之虎」在澳門賽車後被槍殺,是真實新聞。他的賽車贊助人羅傑承現在拍成新片《醉生夢死之灣仔之虎》,究竟有多少真實成分呢?並非我們這些純觀眾所能知道。

就片論片,這一部跟我們慣見的江湖英雄片只是大同小異,劇情和拍法都離不開那套模式,沒有《英雄本色》、《省港旗兵〉和《童黨》的獨創,取材真人實案也不及《跛豪》那麼突出。

不過本片拍得相當熟練稱職,導技雖然比不上黃志強的《省港一號通緝犯》,而勝在生動緊湊,好過暑期同類港片中過於虛構的《新英雄本色》和《新邊緣人》。

作者: 
1994年

飲食男女

李安的《飲食男女》講的食慾與色慾,本是連成一線。中國人就是這樣子,既含蓄又放任。只是抒洩途徑有異,出口不同,感受又大相逕庭。

三個女兒加一個老爹的感情故事都引人入勝:一點對世情的參透,一點對逆境的豁達,一點對情路的盲勁……人生本是如此,雖説不可控制卻又還可控制,縱然只是小部分。但能屈能伸,逆來順受的本領你我都會。

悠悠此生可看成是一場大盛筵,客人來去匆匆,但終究還是在開席時間裏聚首一堂。彼此開懷暢飲,氣氛融洽便足夠,誰管散席後大家拍拍手便散了?都是一種緣,只看你會否珍惜吧!

作者: 
1994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4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