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香港電影回顧

三個相愛的少年

表面上又是一個「攣拗番直」的神話,但如果我們相信編導的説話(完全是老闆的意思),便可知這是直到目前為止,香港主流電影不可踰越的底綫。事實上-劉青雲與吳倩蓮的愛情線極欠説服力,劉演來更罕見地心不在焉。更重要的反而是葛民輝與黃子華兩名與劉同居的主角,以及一班同道中人彼此扶持。從唱《帝女花》私人派對到同性戀酒吧卡拉OK及化妝舞會,可能是港片迄今最豐富的一次同志次文化的刻劃。

作者: 
1994年

94獨臂刀之情

《94獨臂刀之情》肯定是叫人百感交集的作品,錯誤的時間性(在武俠片的末潮)更令它吸引不到觀眾,而評論亦忽視了編導的野心和視野。

導演李仁港不折不扣地還原武俠世界-而並非像《新流星蝴蝶劍》等搞不倫不類的動作片,亦非如《青蛇》、《西楚霸王》等借題發揮。但偏偏編導以最簡約的選擇及取材,全心全意地在電影中建構I個既屬於現代,而觀念及情感上從沒脱離武俠精神的世界-在現代脈絡中重現武俠情懷。

作者: 
1994年

梁祝

徐克的《梁祝》一如他近年的表現,我覺得是監製方面的成就大過導演。

《梁祝》最與別不同之處,是把傳統「梁祝」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性別倒錯的劇情大加刪節。

舊版「梁祝」在性別倒錯上大做文章,只不過引起好事之徒竊竊自喜,而且硬套同性戀的隱喻也不過是自我投射的補償滿足。「梁祝」寓言裏另一項反封建的主題卻向來給置於次要位置。徐克這一次改動可能是還原它原有的精神。

我們一直視徐克電影裏的政治寓言是他風格中的一種cliché主要是因為許多時影片劇情文不對題也要借題發揮,但今次《梁祝》的劇情與主題相連貫,可以讓他直言不諱,發揮得淋漓盡致。

作者: 
1994年

鬼迷心竅

查傳誼、鍾繼昌的組合,嘗試在恐怖片的架構下產生諷世的效果:《鬼迷心竅》把《海角驚魂》(Cape Fear)的蹺段拍成惡魔復仇,諷刺社會中迷信和金錢的結合。但由於太過重視主題的反覆辯證思考,影片的故事乃變得雜亂無章,在反覆多變的人物關係下,結果不單構不成影片寬恕的主題,反而顯得中西夾雜,人物正邪亦混淆不清。

作者: 
1994年

中南海保鏢

香港電影往往擺脱不了荷里活電影的影響。《中南海保鏢》的意念明顯抄襲自《護花傾情》(The Bodyguard),然而香港片比較重視個人英雄主義和動作至上,於是把通順的故事變為不通順。李連杰本身曾是中國武術比賽冠軍,對中國政治權力的化身「中南海」,免不了有種理所當然的肯定,從這種心理出發,於是「中南海保鏢」與香港的警察相比,便自然顯示出處處勝出不止一籌,中國執法者就成了香港罪犯的尅星。

作者: 
1994年

九九九誰是兇手?

《九九九誰是兇手?》最特別的是對偵探類型信心十足,只玩懸疑推理而放棄暴力驚嚇。單是少些官能刺激本無大礙,要命的是因講求邏輯推理,《七月十四》和《正月十五》那些不按牌理出牌的神來之筆與破格幽默也蕩然無存。加上少了劉青雲表演他別樹一幟的幽默感,換上徐濠縈扮CID與周文健拍檔,完全墮回傳統男精女笨加暗戀的公式兼欠説服力。

相信純推理懸疑可以吸引觀眾不能説錯,但除布局巧妙外,還必須在「電影敘事」的層面做到引人入勝。可惜影片給人的感覺只是一部編劇的電影,推理過程主要靠對白和獨白交代,而影像淪為陪襯。

作者: 
1994年

Red Rose, White Rose(紅玫瑰白玫瑰)

Following Centre Stage, Stanley Kwan made two short works: Too Happy for Words (1993) and Two Sisters / Yi Shiren Liang Zimei (1993), an episode in the RTHK series Affairs of the Heart / Renjian Youqing, both minor two-handers centering around a female duo engaging in end-of-relationship ruminati

作者: 
1994年

昨夜長風

香港電影題材枯竭的情況似乎越來越嚴重。愛情文藝片的創作劇本水準不高,於是求諸話劇劇本或流行小説。本片即改編自香港小説家梁鳳儀的同名小説。小説作者的知名度,對影片賣座有一定幫助,可成為攝制成功影片的途徑。不過,影片成績如何,首先視乎小説本身,其次要看改編是否得法。

影片一開始便以突兀的回敘鏡頭(意識流加上第一人旁述)交代主角賽明軍(袁詠儀飾)與左思程(林文龍飾)的轇轕,以及她成為未婚媽媽的經過。過時的敘事手法運用得異常生硬。角色的對白沒有經過消化和提煉,這是改編言情小説常見的通病,編導難辭其咎。

作者: 
1994年

黃飛鴻之五龍城殲霸

徐克自己拍《黃飛鴻》拍到第五集,儘管表面上仍想注入一點生氣,但卻掩飾不住內裏的意興闌珊。這一集安排黃飛鴻對海盜,加入大量槍戰,是想令影片變成中式西部片。花瓶梅花椿大戰張保仔亦不能説武打沒有設計。不過太多的快速剪接的打鬥只顯得畫面凌亂,不斷安排黃飛鴻身陷情場,也一集比一集失色,但責任並不全在趙文卓身上。

作者: 
1994年

仙人掌

由構思開始,《仙人掌》便注定了它尷尬的命運:一個墨西哥導演在他的家鄉以極低成本拍出一部奇情多采的浪漫黑幫片《世事無絕對》。於是《仙人掌》便到墨西哥重拍該片。但首先由於到外埠取景,《世》片的低成本特色已完全失去,而幾個香港人在墨西哥的恩怨情仇,也與墨西哥的背景格格不入,《世》片中的結他手有他獨特的文化念意,如今改成香港的黎明去做酒廊歌手,盡失風采,軟硬天師濃厚的香港式插科打諢更與角色的要求不符。事實所有角色抽離了原來的背景,整個外景拍攝只製造了一次改頭換面的異國奇觀。

作者: 
1994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4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