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香港電影回顧

伴我同行

《伴我同行》是一齣相當「讀者文摘」式的電影,平易淺白地描述一個失明者感人、勵志的真實故事,通俗而不太煽情。故事背景是四十年代廣州和五十年代香港,充滿懷舊味,涉及中國落後的、慘情的一面,以及四九年中共掌政令不少人流離失所,同時表揚東方傳統親情,特別是忠僕護主完全無私的傾注,這種以前常見但現已失傳的關係令人感動。

這故事還有很合乎「讀者文摘」樣辦的其他一些特點,就是強調西方敎會與美元文化對東方不幸者的幫助,使盲女赴美留學成才。筆者覺得此片可以再拍成荷里活英語版,有條件像《喜福會》般受西方歡迎,合乎西方人心水,並且比《喜福會》更真實。

作者: 
1994年

省港一號通緝犯

曾有報道指台灣方面很不滿意黃志強的《省港I號通緝犯》對大陸公安的美化手法。但事實上美化大陸公安並不始於《省》片,由港片對阿燦形象的醜化轉變到近年受九七陰霾影響,一般人已接受了回歸中國的事實,開始對同胞逐漸消除一貫歧視,港片在這種意識形態下,亦改變了對公安的既有觀念,因此出現了如《表姐你好嘢》和《超級警察》的美化形象。

但如《省》片般利用貶低與醜化香港差人形象來抬高大陸公安的英明幹練、重情重義就比較罕見。

作者: 
1994年

少年吔,安啦!

導演徐小明曾説年青人就像發射出去的子彈一般,強勁有力而且發火發熱,可惜光芒短暫。《少年吔,安啦!》並沒有予人這種感覺,它有一種冷澀疏離的風格,鏡頭大部分是靜止的,而且多採用中遠景,淡化了應有的衝動和激情。影片在內容和形式上有,種互相抗衡的辯證關係,邊緣少年的行為模式是火爆的、叛逆的,情感澎湃而不可理喻,可是拍攝手法完全調低了這種衝動。

作者: 
1994年

東邪西毒:迷亂的西毒

金庸武俠小説的主要特色,在於編織愛與殺的魔幻世界,《東邪西毒》不是正式武俠片,但集中描寫愛與殺,尤其是愛的魔幻、愛的荒漠、愛的變態。

主角是張國榮飾演的「西毒」歐陽峰。他受過重大愛情挫折,變成頹廢的嘲弄人生的犬儒主義者。他跑到危險荒漠,惡作劇地去做收買人命的「殺手經紀」—他自己並不冒險殺人,卻笑咪咪地兜生意,敎唆別人買兇報仇洩憤,誘導窮途亡命的武士賣命殺人。「西毒」是險毒的主謀,幸災樂禍的觀眾,安全的幫兇。

作者: 
1994年

國產凌凌漆

無論從取材、選角以至角色處理上,《國產凌凌漆》皆是李力持及周星馳去年顛峰之作。鐵金剛的特務橋段西為中用,本身便提供了一個故事梗概,補救了李力持強於天花亂墜式的搞笑、而弱於起承轉合敍事的缺點。

事實上,李力持巧妙地結合了時不我予的落泊刀客的武俠類型,而令許多場面有脱胎換骨的效果,比如商場中出刀勇救小孩、闖入敵陣刺探消息、中彈後刮骨療傷、刑場處決等等,皆因有刀客自居的主線在先,使劇情更具統一連貫性,沒有被拉雜併湊的笑料帶着走。這種統一性和完整性,在李力持的作品中並不多見。

作者: 
1994年

省港一號通緝犯

黃志強拿手處理警匪類型的街頭惡鬥,來到《省港一號通緝犯》卻明顯徒有成熟技法在警匪的角色刻劃上更捉襟見肘。

問題是,脱離了香港的內部矛盾(警匪),而跑到內地以中港治安觀念的分歧為對比雖然有野心,卻始終在現階段的香港吃力不討好。

在取材風格上強調實感,如片中的深圳街頭、國貿中心等,而非全然杜撰的浪漫處理,便顯然要面對中國公安如吳興國,及香港警察如黃秋生的形象處理。明顯地黃志強避重就輕,將正義強悍精明形象賦予吳興國,而同時在中港的角色上求同存異,嘗試把他們同樣面對震撼性的罪惡為主要基調,總的方向仍是維持治安,並且發揮黃志強人物的歇斯底里及悲劇氣質。

作者: 
1994年

戲夢人生

戲、夢、人生就是這齣電影的內容。人生如夢,其實電影更似夢,一個個不相連的畫面並置,迸發新的意義;李天祿不只一次談到「命運」、「人生就是如此」等話語,這種看透世情,豁達地對待生命和淡泊的人出現,是侯孝賢在電影裏表達出來的意念之一。

作者: 
1994年

正月十五之一生一世:原創的盟誓

要討論《正月十五之一生一世》就必需與《七月十四》相提並論。不止因為《七月十四》在當年弱市檔期中有彪炳成績,以及其後給業內人認同,能在香港電影金像獎裏獲得多項提名,促成拍攝這部續集;更重要是因為《七月十四》的成功,促使「寶耀公司」創作一部更具野心的作品,而更可從這部作品中看出香港低成本電影所表現的活力及其面臨的種種局限。

先談《七月十四》成功之處。此片除了結合警察拍檔與鬼怪類型之外,最特別是從類型中提升出一個清晰的生活主題—誓盟的重要。

作者: 
1994年

天與地

《天與地》的致命傷在劇本,無論大橋段或場面細節,情理不通之處矚目皆是。最令人啼笑皆非者,乃為了使影片看來更具深度(?)或為了寄托製作者對電影的熱愛(!),想當然地加插了不少三十年代上海影壇及戲院的指涉──如攝影隊於街頭實景拍攝《孫中山傳》!壓軸高潮發生於電影院內,銀幕上出現靠剪接製造挑撥離間的「實況」,二奸人竟然中計!劉德華更在放映室居高臨下,暗中攝下二人翻臉的場面作為他們販毒的證據,然後於連番惡鬥中拚死保衞那盒菲林!想不到《幻影英雄》(The Last Action Hero)是失敗之作,仍可吸引本地忠實的追隨者。

作者: 
1994年

省港一號通緝犯

香港導演黃志強擅於拍攝警匪動作片,但一度失意影壇,最近他以《重案組》和《重案實錄O記》重振聲威,但新作《省港一號通緝犯》則令人失望。影片雖然充滿黃志強一貫的優點:豐富的動感、緊湊的氣氛和血腥火爆的動作,卻掩蓋不了劇本單薄的缺點。

影片過分賣弄槍戰和追蹤等動作場面,對人物背景的交代和角色的心理描寫顯得粗枝大葉。中國刑警王軍(吳興國飾)、省港一號通緝犯沈子雄(于榮光飾),以及沈的情婦巧兒(吳家麗飾)之間的恩怨關係,全部由對白交代,連最簡捷的回敘鏡頭亦付諸闕如。劇本的粗疏和情理不通,使本片的劇力大打折扣。

作者: 
1994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4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