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香港電影回顧

戲夢人生

侯孝賢與陳凱歌在九三年的康城影展正面交鋒,《戲夢人生》獲的評判團獎自不及《霸王別姬》的金棕櫚獎觸目,卻不足以説明兩片的高下。同樣有戲劇與人生的對照,後者是把現實戲劇化和舞台化,對生活的挫折和環境的壓迫感到幻滅;前者卻連布袋戲和舞台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侯孝賢不會選擇追求藝術和完美為答案,只會正視人生,接受命運,肯定李天祿那不自覺卻堅無匹的民間生命力。

作者: 
1994年

運財童子:實實在在的小市民喜劇

回想大會討論當日,筆者確對《運財童子》大力推薦,為使在座會員能從另一角度審視《運》片的成績,還作了個對導演陳會毅不大尊敬的比較(説他雖然一介武夫出身,書讀得少,但《運》片的成績卻不比一班讀過書的導演作品遜色),為的是擔心會員忽略了這部以草根階層為描寫對象的電影(事後證明筆者的擔憂實屬多餘)。

《運》片雖有着明顯的不足,但相對於九四年大堆低劣港產片,它那份實實在在的生活感及幽默感,就該還它一個應有的地位。它承接五、六十年代粵語片時代,現今已失落的r小市民喜劇」傳統,有別於王晶一類的綽頭賭術片,而是集中寫「人」,寫小市民的夢想與價值觀,寫賭仔的矛盾心理。

作者: 
1994年

天與地

港產片的通病,往往是把資金通通押在製作的硬件上(技術、攝影、服裝),而忽略了軟件的重要性(演員、劇本、導技)。《天與地》無疑是不惜工本的大製作,美指、攝影、道具、服裝毫不馬虎,但偏偏在故事的基本情理上,便欠缺紮實的肌理來支撐。

作者: 
1994年

等着你回來

始終認為《等着你回來》是去年「電影人」最野心勃勃的作品。張之亮、陳可辛、李志毅強陣出擊,尤其放下該公司擅長的中產輕喜劇路線,全心全意説一個哀怨癡纏的鬼故事,在他們的創作歷程及「電影人」重視現代都市商品意識的軌跡來看,仍是一次重要的嘗試。

基本上,整個製作一絲不苟,平實手法説鬼故事,雖然明顯受《鬼軀人》等片的影響,卻擺脱了港產嘩鬼類型的驚嚇模式,大屋中鬼影憧憧正是旨趣所在,各種奇形怪狀的仰視角度,轉彎抹角的場面調度層出不窮,處處以吳倩蓮的外形及演技散發鬼上身的詭秘,與頃刻間轉臉的現代人個性形成有趣的聯想。

作者: 
1994年

戲夢人生

侯孝賢在《戀戀風塵》中,終於淨化了他的電影語言,成為近代中國影壇少數的風格大師。《風塵》之後,他鯨吞台灣近代史,聯同他的兩位編劇(朱天文、吳念真),他把個人的「童年往事」開拓為一幅氣魄宏大的「集體史詩」。但即使是題材激越如觸及二、二八事件的《悲情城市》,侯的手法仍是婉約的、冥想的、蒼涼的。

作者: 
1994年

Love and the City(都市情緣)

Hardened convict Ah Mo (Leon Lai) has his eye on Jojo, the fiancee of a 'chuppie' Ah Wai. Jojo, in turn, is attracted to Ah Mo. Their romance is tinted by the theme of pre-destiny, or yuanfen. Can a woman with upmarket tastes fall in love with a regular bad guy?

作者: 
1994年

奪命接觸/花月危情

自從《費城故事》獲得評論與輿論的讚賞,並讓湯‧漢斯(Tom Hanks)坐上奧斯卡影帝的寶座後,不見天日的愛滋病話題,從此在主流電影內得以有個合法的身分,並且登上日常議程,可以光明正大地討論。

作者: 
1994年

精武英雄

陳嘉上夥拍李連杰及袁和平,《精武英雄》仍然是陳欲染指各類型的重要嘗試,雖然動作場面刻意採取極其激烈的技擊方式,但整體卻無突破。

較為突出的,仍是那種欲超乎種族(中日)的角度,重新演繹李小龍的民族主義經典《精武門》,刻意加入更多受日本人影響(在學及習武的啟發)的因素,帶出日本人也有好人的道理(太太為日本人),顯然有撥亂反正之野心,卻始終在手法上極其呆板,尤以在草寮隱居生活的因陋就簡,男女情愛更一向是陳的弱項,令整個訊息停留在很粗淺的層次。

作者: 
1994年

活着

儘管和《秋菊打官司》一樣,主角都是較有血肉的小市民/農民百姓,處理手法也從象徵回歸寫實,但《秋菊》的半紀實風格及鞏俐脱胎換骨的演出,起碼有一定的原創性,《活着》卻處處可見《霸王別姬》和《藍風箏》的影響。

張藝謀最明顯的轉變,是放棄了以往情節場景集中的路線,去拍一家人前後三十年的悲歡離合,以動盪時代(國共內戰、大躍進、文革)為背景,充滿通俗劇的煽情趣味。可惜場面氣魄遜於《霸王別姬》,又不如《藍風箏》情真痛切,只落得通俗易懂而已。

作者: 
1994年

重慶森林:人影幢幢的森林

看《重慶森林》,非常愉快,是那種完全沒有負擔的愉快,就如在一個炎夏的午後昏頭昏腦地撞進了一間小酒吧,外面的瀝青馬路仍冒着石屎森林所散發出來的瘴氣,裏面卻透著陣陣清涼;人聲依然嘈雜,但兩則大城市的小故事已變得清晰可聞。金城武/林青霞的一段是獨奏的爵士怨曲。耳熟能詳的類型電影旋律,落在樂師王家衞的手裏,卻來了一次全新的演繹,只此一家,別無分店。王靖雯/梁朝偉的一段則是一次即興表演,王家衞加杜可風加王菲,大家你眼望我眼,隨興之所至,愈jam愈好玩。這般合拍的組合往那裏找?那份拍電影的愉悦、率性與自由,實在已經久違了。看的時候,大抵很多人都會想起《斷了氣》的高達、《賴活》的古塔與珍‧茜寶吧。

作者: 
1994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4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