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香港電影回顧

怪俠一枝梅

為甚麼一定要從討好大陸當權者的角度來看本片呢?不錯,此片最明顯不過的隱喻,是當權者在苦口婆心的對人民説:我形象不好,但我心腸好,你信我啦。但香港影評一向輕視對明星制度的探討,而此片則非常適宜作這方面的評論。通常一個演員要在明星制度下有了一定的地位,才可以演有權勢的角色。劉德華也要等拿了最受歡迎男歌手才可以演《與龍共舞》。黃秋生拿了最佳男主角後,便可以分飾一個主宰一切的軍閥及一個能人所不能的怪俠。最重要的是他在片中是一切佈局的首腦,根本就是電影世界裏的神。片中的角色其實也正好是黃秋生自己的寫照。他無論幕前幕後給觀眾的印象都是兇惡霸道的,就正如片中的軍閥一樣。

作者: 
1994年

股瘋

《股瘋》應該是一齣很特別的港產片。影片完成、出品的組合雖然幾年來早已有之,但本片的特別並不是在這方面,而是在於使人聯想到兩年之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私營電影公司,將如何適應從非意識形態化市場過渡到意識形態化市場。因此,《股瘋》這部影片的出現提供了今後港片在「新老闆」統治下的電影模式。這似乎很可怕,但是《股瘋》的內容、旨意是仍然可以接受的──拍得如何是其次的事。

影片的題材、劇本是由大陸影人提供,但風格取向、節奏「強弱」則顯見是香港影人的作用。兩年後類似的情形會愈來愈多,但這種創作銜接最終會否進入自然狀態,尚屬未知之數。然而,《股瘋》提供了有趣的經驗,這是本片的最大意義。

作者: 
1994年

背靠背,臉對臉

《背靠背,臉對臉》是黃建新回歸尋常老百姓題材的第二部作品,承接九二年《站直囉,別趴下》,坦誠刻劃改革開放後的社會百態,勇敢面對重新調整的價值觀。這樣老老實實「講人話」的電影,才能真正贏得民心。

作者: 
1994年

重慶森林:後過渡期的風情畫

《重慶森林》堪稱為九四年最娛情悦性又頗能發人幽思聯想的佳作。

王家衞以其瀟灑自如的筆觸為九四年的香港繪出聲色繽紛的浮世景象。極盡視聽之娛,也為後過渡期的香港捕風捉影,留下見證。

作者: 
1994年

播種情人

回歸生活層次,是《播種情人》最突出的成績;影評人往往以生活感對比戲劇性,對比類型元素的形式化運用,是以用相對性的意象去看電影中的「生活」,殊不知一個生活感知,是另一個橫切面的看事物;可以的話,一個奇情曲折悲歡離合的故事也有生活感;故此,對於《播種情人》,我用了生活層次去看。

掀緊生活層次,是第一步,之後,才是生活感的抒發。

作者: 
1994年

我和春天有個約會

我一直不覺得這是一齣很好看的電影。無疑它有相當的新鮮感,西片改編自舞台劇的例子很多,但港片實在多年來也沒有一齣可以像《我》那麼風光的。

《我》最大的成就是開創了電影界向話劇界創作劇本取經的風氣,雖然接下來的例如《伴我同行》開始後勁不繼,但是它迫使/誘使電影人張開眼睛,到周遭去發掘存在已久的創作泉源,有着莫大的功勞。

作者: 
1994年

股瘋

九四年香港與大陸合拍片中,《股瘋》是最好的一部。由香港人拍大陸城市小市民的生活,少有《股瘋》那樣可信有實感的,由弄堂裏互相爭水,到集體為股票頭腦發昏,影片雖有瘋狂的一面,但感情和細節卻源於生活,並不給人虛假的感覺。潘虹演潑辣豪爽的女主角尤甚生動。反而香港人劉青雲對大陸的心態缺乏細緻的刻劃,他與潘虹的關係也只是浮光掠影,沒有挖深。高潮時劉青雲的獨白尤其言不及義。但影片能從互相了解、互相尊重的角度看香港人與大陸人的交往,態度仍是可取的。

作者: 
1994年

背靠背,臉對臉

黃建新繼《站直囉,別趴下》後,繼續發揮其平易近人、深藏不露的庶民通俗劇本色。《背靠背、臉對臉》叫人驚喜的,是其緊貼中國現代百姓,把精采刁鑽的庶民智慧,與複雜的人性和盤托出,儼如一場充滿中國大陸特色的實況政治劇,片中從牛振華眼中透視的文化館,便是官場與人倫相互糾结的微妙縮影。

作者: 
1994年

電影處於危機蔓延時

九四回顧,大家關心的是香港電影幾時死。傳統理論認為,社會愈不安,電影愈受歡迎,因為沒有其他娛樂可以提供完整的故事供人幻想,但香港電影票房每下愈況,只説明如果不是觀眾愈來愈冷感,便是香港電影連這起碼要求也做不到。

因為去年《新不了情》名利雙收而帶起的文藝片潮,雖然並非來勢洶洶,但事實上也逐漸成為主流,只可惜能像《新不了情》般惹人注目的不多,令人更相信一向不擅人情的香港片更不易為。我覺得,現今市況低落,也與此有關。

作者: 
1994年

旗動、風動、直指人心──《東邪西毒》的荒誕人生

王家衞雖然是九十年代香港影壇的文化新貴(最多文化人討論),但文化界對他的支持卻並非一面倒﹕先是《阿飛正傳》,不少老一輩的影評人嫌它思想深度不足及歷史面貌含糊;然後是《重慶森林》,反過來是年輕影評人提出反王家衞神話的呼籲;《東邪西毒》更極端,不但口味兩極分化,連一般新聞報道也冷嘲熱諷(《壹週刊》的威尼斯影展報道)。這種情形在八十年代初期新浪潮湧現之後,實在很難想像。在當時,像王家衞這種嘗試的作品其實並不鮮見(再一次提起黃志強的《打擂台》及方育平的《美國心》),即使給視為失敗作,也不見得會有輿論大舉攻擊,反而還得到不少同情分和支持。

作者: 
1994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4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