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香港電影回顧

UFO的商品美學

一直以來,大部分評論對UFO的觀點,皆是建基於其中產階級的特性,包括他們的起居、外觀以至習性。事實上,這種方法雖然能分辨開他們與其他電影製作人的個性(若有的話),卻不是個有系統或準確的分析架構:「中產」當中的含混意義及噯眛的階級性,便不太利於抽絲剝繭地分析UFO的一系列作品。隨着通俗化的要求,這概念也愈捉襟見肘。

筆者一向的觀點,是採取行為心理的角度來分析,故想提出UFO的個性(或形態)構成,是建基在他們貫徹始終的一套商品美學。

作者: 
1995年

新房客

黃秋生的處女作不獨題材另類,且筆走偏鋒。港產片似乎未曾有一部片嘗試過描繪精神分裂者的內心世界,《新房客》企圖用神經、懸疑、驚慄的風格去包裝一個非主流的題材、故事,票房成績慘不忍睹,但是編導立新的手法卻值得鼓勵。

作者: 
1995年

九紋龍的謊言

《九紋龍的謊言》表面上只不過是一個流氓愛上女強人的都市童話愛情,但李國立卻不甘於只拍一個簡單的愛情故事,而從中特別強調出一個「人生抉擇,命運自主」的主題。

片中的主要角色,諸如黑道小嘍囉任達華、羅家英、女強人于莉、任的前妻蘇玉華,在人生路途上都面對着不同的重大抉擇。這個抉擇足以改變自身的命運,換句話是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裏。任達華在黑道蹉跎半生,弄得妻子離異,兒子缺乏關懷照顧,家不成家,他要在黑白正邪路上作出抉擇。于莉着重表面包裝,做事不擇手段,她與滾友陳啟泰的愛情只是做戲畀人睇的虛情假義,內心卻空虛孤寂,直到她遇上任達華,她得要從真愛與虛榮中取捨。

作者: 
1995年

七七事變

為遷就放映時間(市場效益)而把影片刪短,一向是本地電影發行的陋習。更令人遺憾的是操刀者的粗心大意,本片就見剪痕纍纍。西安事變及七七抗戰,是中共兩次借助民族主義起死回生的歷史轉折點,難怪官方津津樂道。但今時今日仍拿六十年前的愛國口號痛斥日本侵略,徒然與嚴禁民間對日索償構成強烈的反諷,更暴露了其政治宣傳片的本質。與國際上其他紀念大戰結束五十周年而拍的歷史反思電影相比,落後的程度叫人面紅。

作者: 
1995年

仙樂飄飄

也許,假如宣傳從一開始就不把《仙樂飄飄》定性為「兒童片」的話,這一篇評論會對它寬容得多。畢竟,把兒童視作裝飾或調劑一直是主流電影的點子之一:玩弄於股掌間依然沒半點歉意。

可是,假如《仙樂飄飄》的製作人當真認為自己在拍一部「兒童片」的話,那問題就來了。

乾乾淨淨,難道這便是適合孩子觀看的電影的標準嗎?

「兒童片」並非指「有相當多童角」的電影。對不起,真正的「兒童片」該從孩子的角度出發,從他們的眼光看世界,再看回自己,而不是口不對心的把他們貶為配角,兼且一廂情願的把他們變成小大人。

作者: 
1995年

南京的基督

撇開原著而談影片,《南京的基督》拍得得用心,劇本也可稱簡潔。編導對金花(家窮,年少賣入秦淮藕香院為雛妓)和岡川龍一郎(日本文人,派來中國當記者)這段異國戀情,無疑是以浪漫主義的手法去渲染描寫;女的是濃烈專一的純情,乃至理想化了的,提升到宗教情操的純情;男的是心理複雜,受着倫理、道德觀念壓抑,又要追求奔放又有內疚的知識分子。影片用了非常華麗的影象筆觸,把這段情寫得煞是好看。問題是影象用得太花巧了點,感情也拔得太高,就不免有些不食人間煙火、抽離而不扎實之感了。太多點到即過的短場,太多唯美的景物與鏡頭賣弄,使得那應有的悲痛都輕易帶過。

作者: 
1995年

九十年代電影新英雄之麻甩一代男

七十年代的英雄是李小龍,陽剛氣盛,捍衛民族,睇得人熱血沸騰。

八十年代的英雄是Mark哥周潤發,忠肝義膽,為兄弟拋頭顱灑熱血,義氣長存。

九十年代的英雄是麻甩佬,不修邊幅,無所為,又不知所謂,睇得觀眾親切感人,笑中有淚,淚中有笑。

麻甩英雄是近期最受歡迎的男演員偶像。以前猥瑣邋遢的角色,會留給樓南光、午馬、馮淬帆、陳百祥、成奎安充當綠葉,密食當三番;今日的麻甩氣質卻讓路給一綫演員,讓他們心內身外去發揮,成為另創一格的麻甩英雄。

街坊氣質

作者: 
1995年

廟街故事

香港電影每當遇上劇本情理不通時,往往無法避重就輕而惹人詬病。能克服這方面障礙的,最突出者自然是靠導演個人的強烈風格,如吳宇森,如王家衛,如徐克(狀態好的時候)。另一種較常見的例子,卻是以快打慢,以「去橋快」及「場場戲肉」使觀眾沒空停下來思考劇情巧合和不通之處──《廟街故事》正是如此。

作者: 
1995年

呆佬拜壽

《呆佬拜壽》作為谷德昭的處女作,其專業認真的製作、絞盡心思的橋段、喜劇感節奏的操控、以致對主角刻畫的趣味性,已超出了港產片一般水平。但儘管如此,它對題材的拿捏與計算,仍拋不開賣弄場面設計的小聰明,充其量也不過與王晶全盛期的作品相類近。事實上,本片也深受《與龍共舞》、《整蠱專家》和《賭神》的影響。影片未臻完善,正是掩眼法太多,個別場面有妙趣佳句,卻未成佳篇。

作者: 
1995年

二嫫

以前沒看過周曉文的電影,這次看《二嫫》所產生的驚喜,並不亞於李少紅的《血色清晨》。中國大陸電影的確出現了新現實主義的浪潮,其中或夾雜一些浪漫寫實主義的作品。但近年的佳作,絕大部分都是以現代社會作為背景的寫實主義電影。

二嫫(艾麗婭飾)是一個看似平凡的中國農村婦女,丈夫是性無能的「過氣」村長,她遂天經地義地與鄰家男人偷起情來了。二嫫勤奮但自私,堅強但無知,善良但不乏人類劣根性,簡直就是當代中國草根農民的化身。因為鄰居擁有電視,她便拚命賺錢要買個全村最大的電視。電視在片中是一個具有重要意義的象徵符號,它代表了財富、科技、物質享受、新一代的價值觀、生存的意義……等等。

作者: 
1995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5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