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香港電影回顧

刀:男性自我慰藉圖象

當然,《刀》是完全歇斯底里的陽剛宣洩;徐克再次站出來,聲嘶力竭,大叫:「我是徐克,我拍戲有話要說!」

徐克在《青蛇》中,把原著的全面女性心情扭轉為法海的對抗心魔。青青在金山寺面對眾禿頭,眾裏尋許仙,他卻一臉無良無力。他放棄了自己,令一切營救變得徒勞;青青的淚,其實是許仙的。徐克的女性是男性的媒體,是他要對男性世界作多面披陳時的變調。

作者: 
1995年

不一樣的媽媽

《不一樣的媽媽》最令人意外的是角色的塑造。整齣戲其實只有三個角色,主要圍繞馮寶寶、劉青雲和葉玉卿三人,但導演在處理三人的性格上,卻是大膽地各走偏鋒,於是產生了出乎意料的化學作用,每每出人意表。

首先,是劉青雲的警察。今次劉採用了極低調的演繹方法,木無表情地不似在演戲。當然劉青雲雖然刻意低調演繹,卻並非偷懶,而是轉移於身體語言上深刻發揮。尤其電影中講述劉在發覺不能控告馮寶寶,一個人落寞地在長街踽踽而行,從他蹣跚的步伐裏,不需要看臉孔,便令人感受到角色的失落和沮喪心情。

作者: 
1995年

仙樂飄飄

張之亮導演的香港影片,無論古裝歷史片《中國最後一個太監》、社會寫實片《籠民》、溫情倫理片《飛越黃昏》、諷剌喜劇片《搶錢夫妻》、詭異驚慄片《等着你回來》,以及本片的兒童歌舞等題材,都拍得頭頭是道,且在票房上取得I定的成績。

張的早期作品,每多煽情、濫情之作,但近年在擷取題材方面,頗多大膽嘗試。本片糅合了勵志歌舞、兒童音樂、純潔愛情等種類,重新包裝-效果尚算不俗。

初到某教會小學任教的音樂導師李(陳慧琳飾)的志願是考進老鼠舞蹈團,但在領導學生參加校際音樂比賽時遇到許多困難,幸得體育導師「蝦佬」(郭富城飾)的幫助。結果學生奪得傑出表現獎,兩人亦共墜愛河。

作者: 
1995年

現代蠱惑仔

三個年輕殺手的故事不乏它吸引人的地方:難得地有份久違了的青春感覺,瀰漫全片。在年青的歲月裡,總容許有很多犯錯的可能性,於是沖淡了電影中那份因錯誤而生的悲劇性。總覺得三個主角最後的犧牲不能用「慘烈」二字去形容,而是隱隱然流露了對青春年代的一次奉獻。三條線索都有其自圓其說的戲劇性,各有天地亦互有格調。三個主角演得落力,亦滿有神采。特別是吳瑞庭與何超儀的茶餐廳之戀更是神來之筆。愛情片的氣息錯落在動作片的範疇裏,在類型片窠臼之中難得出現如此清新筆觸,算是一個小小驚喜。

作者: 
1995年

愛情萬歲

蔡明亮對青春片最精采的發揮,便是層次深入角色的腦際,探索他們的慾念糾纏,而李康生便是銀幕上這份心情的最佳載體。這種慾望可以是對性(甚至是性向的選擇)的憧憬,也可以視作權力的掌握,但整體而言其實是於身處的社會裏尋覓一種聯繫的表現──自我立足及顯現存在位置的渴望。

作者: 
1995年

The Blade(刀): Stunned and Awed

The Blade is probably Tsui Hark's most stunning achievement in the nineties, a film which rolls along on the director's ephemeral style but points the martial arts genre to a long lost realist tradition. Tsui's realism is best described as the "earth, dust, and mud" variety.

作者: 
1995年

不一樣的媽媽

比起同期的港產片,甚至是這大半年以來的港產片,《不一樣的媽媽》其實已算不錯。(李焯桃說:要降低自己的要求來看港產片,真是一種悲哀!)

起碼我們還有些優秀的演員。如馮寶寶。

寶寶演一個obsessive的母親,比起她從前某些角色的刻意與自覺(如《飛越黃昏》)收斂了不少,是一次可喜的進步。有一些場面更演出了人物內心的pathos,使這個因喪子之痛而變成連環殺手的角色多了使人同情一面,十分感人。

作者: 
1995年

仙樂飄飄

香港電影已久未有如《仙樂飄飄》的純情兒童歌舞片。近年但凡由小孩子擔綱的電影,如《新烏龍院》、《中國龍》等無不是媚俗搞笑的低級片,童星的天真無知都被利用來販賣成人的通俗噱頭,簡直不忍卒睹。

作者: 
1995年

天空小說

Apart from 它與整個宣傳策略所強調的原創性其實還有一大段距離外(任何人也可以輕易指出它處處烙印着村上春樹/王家衛/楊德昌的影子),《天空小說》其實某些地方是很教我感到震撼的。

首先,是如果這部電影在很大的程度上能夠反映出新一代年青人的心態、習慣和趣味性的話──我這樣假設是基於商業二台及其DJ的受歡迎程度──那並不是一幅我們所樂意看見的景象。

作者: 
1995年

我的美麗與哀愁

《牡丹亭》現代版缺乏的居然是溫柔。

性別倒轉固然無關同性戀;兩世不單是夢境與現實的差距,更是不同時代不同時間仍不免重蹈覆轍的遺憾展示。《我的美麗與哀愁》,片如其名,何其自戀自溺!同性只不過強化了同一個我同一是人,不可避免的在情緣危機中,透過種種異象,重新面對反覆思考自己的困境。但一再反覆並不保障超越提升,相反,一次又一次浪擲後的失落是輪迴之苦,片末求助於佛教式超度,正是昭然若揭,再無隱遁的宣示。

作者: 
1995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5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