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香港電影回顧

古惑仔2之猛龍過江:從刀劍過渡至權謀

《古惑仔》系列發展至第二集,已進入了要成長突破的階段,無論是劇情與意識上,皆進展得成熟而具深層次。由當初的快感恩仇的純官能刺激為主導,到深思熟慮地鋪排了一場又一場不見血的計謀狡詐,已看出編與導取向改變,他們清楚知道《古惑仔》這題材總有開到荼蘼的危機。黑幫打殺,刀光血影的場面拍多了也令人生厭,上了岸的蠱惑仔不再爛命一條,從刀劍過渡至權謀往往才是成熟體會生存哲學的表現。

作者: 
1996年

七月十三之龍婆:寶耀腦汁乾塘?

只是正因愛之愈深,責之愈切,失望的心情尤甚。相比起寶耀過往的創作水平而言,今回成績便顯得失準得多了。同樣觸及冥冥中生死禍福的問題來做文章,但野心更大,以連串的神秘自殺案作始,期間又安排吳大維和李嘉欣這對舊情人來拍檔緝凶,在撲朔迷離的疑案陰影中混雜了微妙多變的複雜对女關係,跌跌碰碰當中總是沒有著落。

作者: 
1996年

奇異旅程之真心愛生命 - 天真的執著

拼搏記者突然發現自己患上絕症,以為遠赴星洲追查驚世新聞,可以流芳萬世,旅程上遇到的一男一女,令他如夢初醒,體驗了生命中美麗的真義……

從《壞孩子俱樂部》開始,導演趙良駿追求敗壞中純真回轉的意圖,已是非常外露,甚至可以說,那種對生命出奇地樂觀的態度,已經脫離了一般人可忍受的程度。《奇異旅程之心愛生命》從片名到人名,到演員的對白、獨内,以至整個構思,都瀰漫著單純而一廂情願的信息,更印證了趙良駿這份執著。他住九十分鐘內,用盡一切的獨白 ( 以劉德華的獨白為甚)、物件(生命樹、攝錄機、升空汽球),來說自己的話(體驗生命、勿浪費一生),其實都是其人生觀的體現。

作者: 
1996年

變臉 - 謙和敦厚的性別論述

自從舊作《老井》(1987)之後,吳天明隔了八年才推出新作《變臉》,對傳統的日漸消逝充滿感喟之餘,卻也不盡全然失望,憂喜參半之中見出一份關懷和執著。

《變臉》最重要的主題是承先啟後。影片中講的變臉是一種秘技,家族中世代相傅,只有男丁可以繼承。其中最有趣的是對性別主義的論述,謙和敦厚中自有實際而理性的一面:將珍貴的技藝流傳後世是一樁大業,而傳子不傳女的規矩,卻正正是漠視了承傳的責任。

作者: 
1996年

黑俠:令人氣結

本片號稱進軍國際全球發行,廣告也做出大製作的格局,可惜徒有李連杰、徐克、李仁港、袁和平等一流人才,仍然無法拍出一部令人滿意的作品。廣告引述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的一句「動作視覺超越荷里活水準」,對上述四人的不少舊作都十分適用,偏偏用在《黑俠》身上,卻教人聯想到它在戲劇方面簡直潰不成軍。以徐克監製的一貫作風,加上編劇共有四個名字,劇本改動之烈完全可以想象:而對這方面的適應或把劇情理順,又非導演李仁港一向之所長。

作者: 
1996年

大內密探零零發:承傳/抄襲/創作

繼《國產凌凌漆》之後,周星馳在《大內密探零零發》繼續玩香港人熟識的占士邦形象,只是把朝代轉移到古代,再不是以玄幻的特異功能來對付現代科技,而是倒過來以古代發明家的身分,出入遊戲於超技擊的武功世界,更將一眾武俠形象加以戲謔嘲弄。其中很多笑料俱源自以前觀眾極歡迎的電影、電視作品。

作者: 
1996年

《旺角風雲》的後設構思

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早在《作者之死》(The Death of the Author)中,已把作者與作品之間一貫的父子、主從關係消解,把任何文本都還原為此時和現在的寫作。於是寫作便成為共時(synchronic)的經驗,而非過去被理解為記錄或描繪確認的過程。 這看法在後現代時空後設創作觀念盛行的氛圍下,特別有其新意思。

文本內外與二手經驗

作者: 
1996年

紅燈區 - 歡場片踏入轉型期

電影開始不久,通過陶大宇飾演的“Playboy文”畫外音,娓娓道來近十年間香港歡場的發展變遷。隨著鏡頭調度的流麗跳躍,直把整個夜總會內絢燦一面映入眼簾。此幾個片段,更教人想起不久前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的《賭城風雲》( Casino)中一些熟悉印象。

作者: 
1996年

七月十三之龍婆

日子已經變得不重要,這個製作班底要做的已經如願以償,甚至求仁得仁。也許有很多人讚賞他們把懸疑、鬼怪、笑料集於一身,但我想他們在電影創作(如果大家仍然尊重創作)歷程上的最大收穫是編與導之間的默契,又能在有限資源內盡量發揮。雖然不是次次成功,但總比一些千萬元大製作的爛片環保得多。

作者: 
1996年

浪漫風暴 - 隱喻香港電影的窮途末路?

有近年港片罕見的平均高製作質素,導演梁柏堅首作便顯出大將之風,把各個技術部門的專業表現統合得準確悅目。問題是工整有餘,樣樣做足一百分後,欠的反是一點出軌的個人風格。而風格和情懷,正是他師傅吳宇森超越技匠卓然成家的地方。

片中郭富城的死,本應有某種傳統悲劇英雄的浪漫,但由於一切都按本子辦事,結果反而閃耀f出火花和神采。不過影片依然有趣,在於那份一意孤行跟隨類型神話公式,及堅持反智崇尚蠻幹的決絕,完全沒半點反省的餘地,又是那麼的八十年代。

作者: 
1996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6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