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香港電影回顧

非常突然 - 難得輕火力而重感情

《非常突然》,戲如其名,全片充斥了大大小小的“突然”情節,敎人出意料,導演游達志上回《暗花》中借澳門這個罪惡之地,全城皆“黑”的故事背景,回到香港這個法治之邦。此片最大顛覆性,首推安排了幾個主角全軍覆沒的結局,動機當然是強化這個拍製班底的老命題 —— 生命無常。

作者: 
1998年

渾身是膽:總算拍得熱熱鬧鬧

李小龍的女兒李香凝,在父親逝世四分一世紀後,又以武打明星姿勢出現於銀幕, 亦跟其父當年一樣回港演出嘉禾公司的製作,很有紀念性。廿五年世事變幻,令人 感歎。尤其必須一提,此片是出品人何冠昌的遺作,何氏對嘉禾、對香港影壇的貢 獻,也不可忽略。

無可否認,李香凝能夠演出《渾身是膽》,完全因為其父李小龍以及其兄李國豪遺 留的傳奇聲譽,她有無明星前途?尚待觀察。只能說作為新人,外型普通的她已算 動作硬朗,虎虎生威,並不缺乏李家的傲氣與台型,導演元奎是盡力讓她有所表現 的了。

作者: 
1998年

風雲雄霸天下:打機看連環圖長大的一代

影片本身,始終是通俗武俠連環圖格局,甚至比馬榮成的原著更淺顯和簡化。如孔慈一角,從婢女/秦霜夫人改為雄霸之女許配給聶風,四角戀情的複雜性及感人程度都大減。不過,從必須濃縮成兩小時電影的角度衡量,卻必須承認文雋的改編很有效率,基本上做到脈絡分明,豐富完整。與張愛玲小說改編電影不同,由於漫畫始終是次文化而非文學範疇,《風雲》漫畫迷大多對電影(主流普及文化)是否「忠於原著」沒有張迷那麼肉緊,反而為《風雲雄霸天下》能贏得更廣泛的觀眾感到慶幸。

作者: 
1998年

失業特工隊:張堅庭太中產了

《失業特工隊》無精打采,自編自導自演的張堅庭似乎太慣於中產優皮生活,抓不住「失業市場」的需求,結果票房失敗,而且不成比例得太離譜了。

《失業特工隊》實為張堅庭最有個人特色的散文式「雜感」電影,有點像活地.阿倫,自由散漫地自嘲和諷刺,雖然跟活地.阿倫大有距離,不過在港片並不多見,局部亦能做到有情有趣,不應該受到這般冷待。張堅庭飾演大機構屬下保險公司的小文員,他有情有義盡忠盡職,不是壞人,對醫院植物人「顧客」也很體貼。他為保飯碗去做上司的「二五仔」,打同事的小報告,也盡量避重就輕。他為賺錢還兼職做特約演員,努力上課學演技,還極「戇居」的實地揣摸角色。

作者: 
1998年

非常突然 - 就像九七年過渡期

《非常突然》最有創意正是結局,形成大膽顛覆的驚奇效果,並且在某種程度上,合乎當前香港普遍的危機感。出色之處在於經常下雨,警隊在雨中不斷打醒精神應變,就像九七年過渡期。終於雨過天青,當大家以為一切順利,哪知樂極生悲,遭遇另一伙亡命之徒。

作者: 
1998年

極度重犯:兩個年頭

林嶺東處理雄糾糾的男性情誼,在《極度重犯》有了很大的變化。出獄後的亞當(古天樂),不願意再重蹈覆轍,決定行自己的路,他的口頭禪是「要我再殺人,除非給我一個理由」,過自己的生活,由自己去選擇,才是領悟過去錯誤的反省,不再把任何人的恩惠當作人生的包袱,包括一手把他養大的陳雄(任達華)。知遇之恩用不著以一生的前途來償還。亞當和他的拍檔Max(張智霖)皆是殺手,但亞當強調義氣和男性之間的友誼情結,也要用理性的態度來對待。英雄浪漫和盲目崇拜已成過去,Max 正是這等舊式英雄,他的點題對白是「我的路已經行完!」兩個好友兩條路,代表兩個年頭的人物。

作者: 
1998年

生死戀:生活趣味

人鬼相戀,本來就是違反自然的事,無論多麼深情,最後都只變成悲傷而凄怨的結局。正因為要營造悲傷的結局,大部份人鬼戀情都強調雙方放不下的心情,放不下卻又被逼放低,那才淒酸。但這種關係也不是一定如此,史匹堡那部不大成功的《天長地久》(Always, 1990),講的便是一隻鬼學懂如何放手讓情人接受新歡。《生死戀》也是講同一種態度,同一種精神。只是《天長地久》片中李察.杜里費斯是不甘心的一個,在《生死戀》中,不願忘記的是女主角李綺虹,而幫她接受斯人已逝,應該放手放心認識他人的,反是她死去的愛人(張智霖),只是兩部片都不是成功之作。

作者: 
1998年

太陽有耳 - 奇情與文藝結合

《太陽有耳》不是嚴浩的拿手好戲,但仍然有水準有特色,還有奇情異趣,能得柏林影展最佳導演獎,當然不會平庸。此片以二十年代軍閥和流寇橫行時代的華北鄉鎮為背景,描寫亂世“武林”中一個奇女子的傳奇。這種鄉野傳奇,是二十世紀中國文藝一大傳統,從端木蕻良、沈從文、司馬中原以至莫言一脈相承,在某種程度上跟拉丁美洲的魔幻寫實有些相近。

作者: 
1998年

超時空要愛 - 悲觀中的樂觀

是的,黎大瑋(或許,應該説是技安,即劉鎮偉、元奎這個組合)的《超時空要愛》荒謬絕倫,直承九十年代《九一神鵰俠侶》、《92黑玫瑰對黑玫瑰》的無厘頭作風,此外還有《九一神鵰俠侶》對愛情的執迷、《西遊記》(即《西遊記第壹佰零壹回之月光寶盒》及《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1995)的時空穿梭、《射雕英雄傳之東成西就》(1993)的性別倒錯、《回魂夜》(1995)的機智幽默,但1998到底已不是意氣風發的年份,雖然影片抵死誇張如昔,卻少了點九十年代初、中期的涼薄,粗鄙肆虐之處也有節制得多。

作者: 
1998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8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