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香港電影回顧

細路祥:小市民生活倫常

以小孩子觀點看時代/政局變遷的電影,東歐國家製作過不少,像《爸爸離家上班去》(Otac na sluzbenom putu/When Father Was Away on Business, 1985)、《給我一個爸》(Kolya, 1996)等,都是出色佳作。《細路祥》被譽為陳果“九七三部曲”的壓卷篇,卻出奇地沒有前兩部作品那樣凝重和用力,也和東歐政治片必定要載滿政治信息截然不同。

作者: 
1999年
1

暗戰:雙雄

劉青雲與劉德華一正一邪的鬥智故事,放棄了你追我逐的場面,也不搞什麼大場面動作特技等效果,老老實實的用點腦筋,而且不取巧,從頭至尾貫徹鬥智的主題,沒有中途變節成為動作片,更沒有歇斯底里的情緒,反倒有一份從容不迫的自在,在港產片中也算難得。

作者: 
1999年

半支煙:感動關連

在一片近乎吹毛求疪的反吸煙運動中,很高興《半支煙》捕捉了部份吸煙的樂趣,吸煙與記憶、自主、無奈之間的感性關連。吸煙者用半口煙的時光冥想世界洞悉世情的某種傳統,因為吸煙,金燕玲突然想起了兒子的父親是個警察,又或者曾志偉為舒淇的一個吸煙手勢而著迷,統統罕有地拍出了神采。

作者: 
1999年

四個廚師一圍菜:中華大同

《四個廚師一圍菜》(1999)好看的地方在於簡單的情節以及將食的文化昇華到中華大同的層面,同時片中還不時流露出抗戰勝利時刻所帶來民間和諧意識。

代表香港“蠱惑”文化的陳小春,象徵接受英國教育“接濟”的放洋女學生吳倩蓮,再聯合堅守上海老家的金士傑和移居海外的老華僑郎雄,來自四海的華人一下子就因老字號的梅龍鎮而聚首一堂。整部片就是以此為基調,而食的傳統文化只是一種借題發揮的工具,它就像一件古董,象徵著源遠流長五千年不絕的文明。當然,從食的文化還可勉強引伸到愛情,特別是金士傑及吳倩蓮因錯誤而產生的愛情,只是這段情牽涉的並非單單止於食的文化,更可涉及到中台的兩岸關係。

作者: 
1999年

暗戰:捨棄

看《暗戰》有兩個驚喜。

一是杜琪峰的電影調子不再灰下去。早一年(1998)的《暗花》、《非常突然》和《真心英雄》,戲是好戲,杜的導演風格亦漸趨成熟,題材卻偏偏步入死胡同,主角總是悲劇結局,杜琪峰的悲情本色,不自禁的變得濫情和煽情。事實上,三齣電影的票房成績,全都強差人意。觀眾似乎還是希望在電影中,尋獲得到多一些積極的信息,而杜琪峰亦不得不作出妥協。

作者: 
1999年

甜言蜜語:凋零

在1999 年尾的幾部電影,創作動機和態度都算是認真的,有個別例子更可說是不計成本,但最終的問題——在有關觀念上的,不論是對人性的理解,抑或對人情的洞悉,仍無法擺脫過去一貫粗淺、幼稚的缺失,這就證明了我們的病,完全出自我們的學/修養身上,這個主觀上的不足,加上客觀環境方面的每況愈下,又怎會使凋零的玫瑰園回復舊觀呢?

作者: 
1999年

背著爸爸上學去:幸運輪

伊朗片《小鞋子》(Bacheha-Ye aseman/Children of Heaven, 1997)拍攝貧家小兄妹,輪流穿一對鞋上學,在香港創出票房小奇跡;在“影藝”獨院上映的大陸片《背著爸爸上學去》(原名《背起爸爸上學》,1998),也拍貧家孩子上學問題,一對小姐弟亦親情感人,而生活環境
比那部伊朗片更貧苦。

事實上,此片穿鞋上學的情景,令我們城市人看得非常心酸。今日內地窮鄉僻壤很多孩子平時赤腳,鞋子是家中用布縫製,無錢到店舖買。片中男童上學時把布鞋掛在身上,赤腳走泥路,還要獨自涉水過河,到了學校才穿上鞋子。他一直讀到中學,姐姐都為他縫布鞋。

作者: 
1999年

鎗火:估到當你贏

《鎗火》裡五個不同道的黑道中人,被召集了作一次“保護大哥”特別任務。導演杜琪峰將這齣電影處理成以守為攻,以靜制動的風格化動作片,這是他承接了近兩年來,實驗在類型框框中力求破格的野心。在相對“簡潔”的劇本下,表演了杜琪峰導演駕馭電影的高度魅力,一切盡在不言中,又明明白白。

作者: 
1999年

夜叉:劇力

看畢《夜叉》,你會發現它和大部份南燕主導創作的電影,仍然採用同一個主題:主人翁因為無法在社會建制中獲得公義和公正的對待,於是憤而採取/執行私刑,來取回一個公道。但是今次的主角,不再是正義英雄,而是一個悲劇人物。這種以暴易暴的意識,始見於其代表作《監獄風雲》(1987)。但是當時的英雄/被壓逼者是含冤者/囚犯,《夜叉》裡的判官,原先卻是執法者。這個角色的身份轉變,驟看似乎有種由建制外走到建制內進行改革/反抗的意味,其實不然,因為判官是由警察淪為階下囚之後,才開始地下判官生涯,於是整個“夜叉行動”,仍然是在建制外進行暴力反抗。

作者: 
1999年

黑馬王子:訣竅

時下電影所謂“漫畫化”的一個特徵,即誇張、簡單、直接。誇張大動作以及人物的古怪造型,個性黑白分明,言行毫不掩飾,喜怒哀樂直接了當。現實中的人物當然不是這樣,但據說現代人由於懶得傷腦筋,感性取代理性,因此漫畫化的電影,便提供了這種不必思考的粗線條畫面,予人直接地感觸理解,成了有別於傳統的“現代感”。

傳統的女孩子對愛情的憧憬,“白馬王子”是最理想的如意郎君,但這已經千篇一律,因此擅於玩漫畫化電影的王晶,便來個“反白為黑”,在這部由他監製、導演、編劇的《黑馬王子》,繪畫了一個不學無術的蠱惑仔,一樣受到靚女鍾情。

作者: 
1999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9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