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香港電影回顧

夏日的麼麼茶:愛情的尊嚴與拉扯(節錄)

《夏日的麼麼茶》所講的其實又是一場關於自尊的愛情遊戲,但明顯地不及《小親親》,這全因劇本對於男女之間的微妙愛情的鋪排欠細緻,過於像小說般在每個段落之間留有太多的空白位。但另一方面,這部電影又講出現代女強人的苦處,她們知道事業的重要,知道自己的位置,卻不懂別人的位置,她們眼中只看到自己的辛酸,卻見不到別人內心的眼淚。在《夏》片中,鄭秀文聽到的是自己不正常的呼吸聲,她知道她自己的哭泣聲,但卻被連串的怒氣或自大的聲音所蒙蔽,這就是現代女強人死守自建的圍牆的悲哀。

作者: 
2000年

東京攻略:活動廣播劇

賀歲電影從大堆明星靚人靚衫穿插搞笑,到成龍一年一度的埋身肉搏真人show,再到今日潮流時尚的高科技包裝,外觀上變化頗大,其實內裡的本質從來都是換湯不換藥,同樣是虛有其表。製作費花得不少,可觀性也不高,掛著個賀歲片的招牌,彷彿有了個護身符,可以不動腦筋,理由是觀眾不過想入場輕鬆一下,殺掉一些假期的閒暇。觀眾也被教育到一個地步,對於賀歲片沒有要求,只要有心儀的明星偶像,只要製作上肯花點錢,大家也就循例的進場,即使不甚滿意,也會這樣安慰自己:「算了,賀歲片是這樣的。」

作者: 
2000年

鎗王:難圓其說 自相矛盾

《鎗王》是一部頗令人尷尬的作品,一方面說教味道濃,批評玩槍的人容易過了火位仍不自知,不能自拔便淪為張國榮的模樣。但面對這種窘境似乎又找不到出路,甚至透過方中信的對照來反映出魔道仍然高一籌( 張國榮於決戰前先受傷,而最後表面上的打成平手,實質上他已取勝了),彷彿在兩難中自相矛盾難以完美自釋。當然電影的另一閱讀層面是以陳法蓉為真正鎗王,但是否有趣則又是另一問題。

作者: 
2000年

自從他來了:太多話說了 !(節錄)

編導有太多話要說了,學生和老師都是給批評的對象。出街搵錢一段,顯然是要給年輕人知道世界艱難,挑戰庸懶一代的讀書無用論。尾指和垃圾的譬喻了無用之用,反過來勸讀書不成的學生,要發揮潛能,一展所長,將來必有用武之地。

校長、吳鎮宇和其他老師的角色,一面倒地狠批了香港教育某些人唯利是圖,得過且過的醜陋面目,雖然手法諧趣,但掩不了偏激態度。

作者: 
2000年

一見鍾情:不真實的夢(節錄)

安排黎明與張曼玉在三藩市一見鍾情,當然是對《甜蜜蜜》的一份緬懷,但是拋開了《甜蜜蜜》裡面那質感綿密的感情之後,一個天才程式員與一個的士司機之間的偶遇,其實可以發生在阿貓阿狗身上,背景也可以不一定是三藩市。講dot com business,講start up,看得出完全是因為時髦的話題,細節處處流露出道聽途說的想當然。至於單親的士司機,更不見半點街頭女鬥士的硬淨。將主角設計成這樣的背景,卻沒有細節的支撐,變成純粹的貪玩而已。兩個不同的世界,不同的階級碰頭,能夠克服差異才是童話,教人有所憧憬。太過順理成章,那是大話西遊,只能當笑話看。

作者: 
2000年

東京攻略:陳慧琳的尋人啟示

如果有人要為陳慧琳主演的尋人電影寫分析文章,他會怎樣寫呢?陳的形象適宜被看成遭人遺棄在世上的弱女,以及弱女中有強韌的質素?從《天涯海角》到《安娜瑪德蓮娜 》到《東京攻略》,Kelly 都要去尋覓她的男人。這男人(無論是由王敏德還是郭富城去代表,以致潛文本中的張國榮)是「自由人」(遊牧分子),是不羈浪子,以至是潛在的恐怖分子。男人失蹤突顯了Kelly 代表的脆弱和不安。

作者: 
2000年

鎗王:前面有格 後面失控

前半部拍得有型有款,描寫鎗戰細緻,甚有格局,可惜下半部,忽然失控,明明寫兩雄相遇,變成兩個傻佬鬥癲,張國榮傻咗,方中信癲咗,劇情就變成任性,寫人承受不到壓力而精神崩潰,不夠說服力,也不好看。

作者: 
2000年

自從他來了:針砭教育 談何容易

吳鎮宇是值得欽佩的。但問題是影片角色的設計,以一個精神康復者身份來戳穿香港教育制度以及對青少年問題的針砭,其焦點似乎太模糊了些,有點搔不著癢處。吳鎮宇編導的經驗還是稍缺,影片既是反映時下學校生活,現在看來便欠缺了生動的一面,影片看來是想在這方面有所表現,但就是拍不出來,甚至看上去有點像港台製作《鏗鏘集》之類。以香港教育問題為題材本來就不易為,但以獨立製片敢碰這類題材,也算不簡單。

作者: 
2000年

天女散花

以前總覺得跟陳果的電影不是很投緣,特別是口碑極佳的《細路祥》,作品中那粗鄙不文的市井文化和對五十年代的集體回憶,刻意得像在小菜裡放了兩茶匙中國餐館愛用的味精,味濃而失真。當然,這個「真」字不容易說得明白;且容許我借用上海越劇《追魚》裡假包公的一句話:「有情就是真,無情就是假。」這句戲語用於鑑別真假藝術,尤覺一針見血。因此之故,看到陳果的新作《榴槤飄飄》便有點意料之外的驚喜。

作者: 
2000年

一見鍾情:粗枝大葉的愛情(節錄)

這樣的故事寫這樣的一見鍾情,似乎簡單了些,也兒戲了些。純以感性的互相吸引作情感的投入為開始,並無不可,但要認真發展下去的時候,便不再只靠感性的維繫,而是需要令雙方都在感情上無法擺脫對方的真摯的愛及關懷。情懷是現代了的,問題不大,但現在人只需粗枝大葉的感情表現而無需細膩投入了嗎?顯然不是,但本片恰恰少了細膩。

作者: 
2000年

Pages

Subscribe to 2000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