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香港電影回顧

買兇拍人:市道低迷下的殺手狂想曲

這是一部趣怪的港產新片,毫不大陣仗,拍法還有點像獨立電影,而勝在自由散漫,抵死鬼馬,拍出黑色幽默感。作為新導演,彭浩翔首部電影確有特別趣味。

彭浩翔就是暑期熱門片《全職殺手》的原著小說作者,他年紀輕輕寫小說出位,又做影視編劇。我曾在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展中,看過他編導的一部學生哥殺手短片,大玩花巧,猛開玩笑,雖不成熟,但很生猛。

作者: 
2001年

重裝警察:正義之戰欠說服力

《重裝警察》描寫執法人員知法犯法,鋌而走險,終致泥足深陷,不能自拔,同樣題材,在港產片中時有出現,如《邊緣人》(1981)寫臥底線人在黑白難分的罪惡世界中沉淪;《五虎將》(1985)一班主角因為不敵利誘而貪污;《去年煙花特別多》(1998)則是一群被制度遺棄的華籍英兵藉打劫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

作者: 
2001年

百分百感覺II:大男孩的愛情越野賽

馬偉豪拍的愛情片,自有他的一套。由早期的《記得......香蕉成熟時II 初戀情人》(1994),到《百分百感覺》(1996)、《百分百啱Feel》(1996)、《初戀無限Touch》(1997),他的影片都特別富青春氣息和時代感。馬偉豪寫的愛情,一向不需要《天若有情》(1990)那種黑幫背景來製造生死與共的悲情浪漫;比起同樣富現代都市感的陳慶嘉,卻又多了點青春氣息。陳慶嘉編劇的愛情片,最擅長把男女公私相雜,於是在一個利益關係下愛情如何曲折地呈現是陳慶嘉寫得最獨到之處,但這種描寫始終較世故也較成熟。

作者: 
2001年

遇上1967 的女神:從六七到後九七

從《我愛太空人》(1988) 到《愛在別鄉的季節》(1990)到《浮生》(1996),「移民心態」都是羅卓瑤難以離棄的題材。驟眼看,《遇上1967 的女神》是導演終於擺脫外來者身份拍的澳洲片,但其實片中充滿香港人從六七步向後九七的寫照,可說是導演「移民電影系列」的延續,並因為牽涉的歷史達三十年之久,更通過象徵層面來表現,所以是一次更龐大的港人心路歷程的探討。

對香港人來說,1967 年是戰後第一個移民潮,暴動後如夢初醒的一刻。香港開始懷疑自己身份的根源,並非九七、八四或八九,而是六七。

作者: 
2001年

買兇拍人:黑色滑稽

香港喜劇回歸(自九七前後的失落),我會認定是《少林足球》和《買兇拍人》(絕不計《鍾無艷》或任何杜系作品),前者夠殘酷,後者有若干黑色元素的心得。當彭浩翔原著的《全職殺手》還被過去陰影所折騰時,Bart 這個「彭式」殺手就在學習後現代的換皮大法,怎樣由見光死及負資產的殺手變成鏡頭前的Mr Cool 呢?縱然發展下來的黑色感愈來愈不純正,人物也變得硬滑稽了,但我又可閱之為一種怡然自得的無力感,當老闆要插手拍片,頓惟有換衫鬆人,一派不關我事的模樣,很「應棍」是的。

作者: 
2001年

重裝警察:飛虎的類型變陣

《重裝警察》的宣傳海報,使人聯想起導演林超賢曾參與的「飛虎系列」,飛虎隊員全副武裝、舉槍瞪視的造型是此類電影的招牌符號。但這些已是九十年代的往事,如今海報上佔重頭位置的吳彥祖、谷祖琳及彭敬慈,是否表示它是另一部近兩年時興的「次世代」或「國際化」動作片?

作者: 
2001年

香港電影之父—黎民偉:為香港影史補白

由於經歷過二次大戰的戰火,戰前香港電影幾乎全部散佚,在沒有保存到的影片作參考下,令我們很難重塑當年香港電影的概貌,也因此令到黎民偉這位對香港電影有開闢發軔之功的重要人物,其名字雖未至於完全淹沒,其貢獻卻遠未被足以尊重,《香港電影之父—黎民偉》這部紀錄片,令我們認識到黎民偉先生不單有開創香港電影業的一面,亦看到他持久而多方面地為整個中國電影作出的努力和貢獻。

作者: 
2001年

站台:花花世界真好

重看賈樟柯的《站台》,心中依然戚戚。這般年輕,怎麼會對生命有如斯悲苦的體會?踏入千禧年,黃建中在《我的一九一九》中借顧維鈞的故事道出了今天中國人的情懷,片末一個大大的「不」字概括了幾代人的鬱結與抒發,然而,那個歷史舞台上盡是英雄好漢,沒有小角色的份兒。賈樟柯看到的倒只是些面目模糊的蝦兵蟹將,歷史的花冊上沒記下他們的名字,他們一批又一批的走在現代化經濟戰場的前線,卻連吭一聲的機會也沒有就倒了下來,屍橫遍野。

作者: 
2001年

指涉中港足球攻略的電子遊戲世界

【最佳電影:少林足球】

《少林足球》成為香港 2001 年叫好又叫座的電影,帶來了很多值得深思的課題。把周星馳電影和香港社會變遷聯繫研究,是自《賭聖》(1990)以來的論述慣技。這一次,無論是以往的無厘頭小人物還是近年的救世主落難故事,評論要在其中找到社會對應意義,並不困難。

作者: 
2001年

慌心假期:未能道出女人心事

張之亮在《自梳》(1997)中描寫的女性曖昧感情和代代相傳的懦弱男性,在是次的作品《慌心假期》更得以高度發揮。影片融合奇情、驚慄的女性失蹤事件作招徠,又極力著墨兩女性的相遇相知、又成為情敵的複雜感情;可惜的是,兩女角實在擦不出火花,而她們所謂的相知,只是不斷交代事件與心情,卻永遠隔靴搔癢,未有細緻動人之處。而任達華的畏縮、寡情和礙事,同樣把男人扯得極端,未有立體而實在地處理兩性問題。最後梅艷芳為救純名里沙而犧牲,把她們微妙的感情硬繃繃地套在英雄片的男性世界裡,寸步難移。

作者: 
2001年

Pages

Subscribe to 2001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