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香港電影回顧

異度空間:理性、感情與官能刺激的異度平衡

一旦談到鬼怪異象,便很容易脫離科學基礎及理性分析。《異度空間》偏偏從理性出發,把靈異現象與殘餘記憶混合論證,轉出新的理解新的角度,以理性驚慄代替過去港產鬼片容易流於的穿鑿附會,這種重視資料搜集的劇情故事,重新釐定電影與觀眾的溝通,尊重觀眾智慧,是能夠在2002年港產片中脫穎而出的原因。

作者: 
2002年

一碌蔗:缺乏青春情懷

成年人回顧自己的成長,難免覺得少年時代不過是無無聊聊地過去了。但在當時年紀小的階段,卻把身邊發生的每件事視為頭等大事。青春片之所以難拍,就在於把那一件件看似無聊的小事,拍到它對主角帶來的成長意義。如果思考更深的,甚至可反襯到成年人如何喪失了本應如活心一樣的活潑心靈。葉錦鴻編導的《一碌蔗》,難止於拍到青春時的無無聊聊,卻沒法拍到其中蘊藏可以極深的青春情懷。

作者: 
2002年

賤精先生的救港良方

看《賤精先生》的片名,很多觀眾以為是王晶式的追女仔通俗趣味電影,無論是抱著期望入場,抑或懷著成見拒絕進場,大抵都會頗出意外。—電影發展到後來,居然是一部勵志片!而且還是以反省香港人人格和香港文化為題旨的贖罪作品!在「後九一一」時局,不可不謂充滿誠意吧。可惜影片整體成績受到種種局限,結果顯得差強人意。(至於影片開拍之時,盛傳是出品公司老板拍來影射周星馳之作,現在看來,可能只是一種宣傳手法而已。)

作者: 
2002年

反收數特遣隊:荒誕,離現實不遠

「李Sir」(李修賢飾)這次出場,不是驗碎屍審疑犯,而是忙於為自己「碌爆卡」登為頭條新聞的事與銀行談判;往日辦案,態度處之泰然,今天則變得晦晦氣氣,對銀行既要投訴又帶幾分乞求。從李修賢和導演邱禮濤合作的警察電影的脈絡來看,《反收數特遣隊》是一個新鮮的嘗試,剝削性奇案片為荒誕的悲喜劇替換;而綜觀去年的港產片,《反》片是顯示創作人融合社會觀察的其中一部,並且是直接呈現市民經濟困境的一部。

作者: 
2002年

異度空間:異度空間vs現實幻象

驚慄?懸疑?浪漫愛情還不過是一部恐怖片?大體上,看《異度空間》時有很多人都在腦海中不斷去思索這個問題。因為弄清楚它的類型(genre)之後,大家對它的分析也就方便了很多。不過,羅志良在處理《異度空間》時卻是利用不同類型的基本元素,拼合而成這部可從不同層次閱讀、分析的香港電影。

二度幻象

作者: 
2002年

這個夏天有異性:Twins的臨界點

回頭再看《這個夏天有異性》,套用龐奴提出Twins的分工論的說法,我想這是分工期前的最後一作。因為《一碌蔗》及2003年的《千機變》及《古宅心慌慌》,可說把阿Sa及阿嬌兩人一動一靜、一機靈一溫柔、一大做細一細做大的崗位,幾成定規般確立下來。而在臨界點前的《這個夏天有異性》,正好給我們一點端倪去看清楚為何會出現往後的變化。簡而言之,Twins已到了一定要變的階段,否則阿嬌將會被阿Sa的魅力完全蓋過,再無容身之所。兩人在影片中本來都屬荳蔻年華發春夢的女孩,但因為阿Sa的反應快及壓場感強,令到阿嬌於映照下黯淡而無光采。尤其因要玩忘年戀,而勉強把阿嬌和王傑湊合,令她益發走上低智及愚鈍的方向。

作者: 
2002年

反收數特遣隊:反收數狂想曲

《反收數特遣隊》是邱禮濤繼寫實感強的《等候董建華發落》(2001)之後,又一齣以社會事件為題材的作品,但是今次改用誇張漫畫化手法,去嘲諷和批評統治者。

影片的戲劇處境完全超現實。以李修賢為首的一班香港警察,不是負資產便是入不敷支的債仔,給財務公司追債,最後要動用非常手段。

戲中的警察並不「真實」,他們其實代表金融風暴之後,飽受打擊的不同階層。頂頭上司張堅庭常常說要北上學普通話,明喻香港達官權貴北望神州,卑躬屈膝的趨勢。

作者: 
2002年

異度空間:由忘情到寬容

《異度空間》能否作為《胭脂扣》的心理驚情版?那個忘情同時是移情(transference)的故事,蓋過了冤鬼纏身的平行文本,觀眾見識了現代十二少阿占(同樣由張國榮飾演)如何用《天使追魂》(Angel Heart)(1987)式的心理保衛機能,把小魚(如花翻版)收藏在心靈暗角,解釋了關錦鵬輕輕放過的負情機制。這一回不用另一對愛侶(萬梓良和朱寶意)去翻出舊事,而是十二少親身接受新一代誘惑者林嘉欣(和她在《男人四十》(2001)的角色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測試」,把種種恐懼疚歉扯出來重新歷遍、面對;最後,他(不再只是女鬼)得到了救贖,道德的天秤回復平衡。

作者: 
2002年

我老婆唔夠秤:改朝換代的呼喚

對我來說,《我老婆唔夠秤》於文本以外的意義,絕對大於以內的鋪排。首先,在短時期之內出現兩齣均以忘年戀為題材,且又分別以阿Sa及阿嬌為主角的作品(《這個夏天有異性》),可說絕非偶然之事。但更重要的,是今次湊合的是鄭伊健及阿Sa——一個憑《古惑仔》(1995)而被認定為銀幕上的年輕人icon,忽然之間已成老餅,它的意義絕不下於Cookies的一句「又不是八十年代」宣言。更諷刺的,自然是《我老婆唔夠秤》中最精采的一場:阿Sa為求在伊健的舊友聚會中不失禮,於是以《花樣年華》(2000)式的打扮出場。

作者: 
2002年

金雞:男盜女娼港片精神支柱(節錄)

吳君如以女丑形象起家,但一直都只是不錯的陪襯,從未成為獨當一面的喜劇明星。《金雞》由她一個人支撐,擔起一部溫情和惹笑都有一定水準的影片,這本身已是不俗的成績。全片以惹笑為主,以小人物的溫情為輔,時有妙筆。像夜總會打醉拳、利用劉德華叫人改善服務態度等,利用數十年來深入民心的事物(主要是流行文化)來設計笑料,雖然每個笑話成敗不一,但不乏讓人會心微笑一刻。

作者: 
2002年

Pages

Subscribe to 2002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