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香港電影回顧

《妖夜迴廊》妖精開花

《妖夜迴廊》有一幕是惠英紅飾演的阿媽,給一個印度人操,胸口滿毛皮膚黑黝的老粗,李志超一定在開玩笑:這正是電影中從沒出現的殺人馬騮。這段戲很刺激又有點犯罪情慾快感。如果我們投入了吳彥祖的位置看床頭風景的話,也會難堪,但又有種給壓制了的好奇:阿仔看著聽著阿媽給別人(不是阿爸)操。

作者: 
2003年

下一站…天后:被導演童話化的天后

娛樂圈是個造夢的地方,不過同時也是個既現實又殘酷的地方。不過馬偉豪卻透過《下一站…天后》將一個在這既是夢想樂園又是殘酷戰場的圈子生存的女孩子金大喜理想化/童話化,暗暗將觀眾對這個地方的是非黑白觀扭轉。

作者: 
2003年

千機變:一切都是Twins Effect

《千機變》成為了2003年最賣座港產片,以戲論戲,其實與票房收入不成正比,為甚麼?有幾個原因,頗值得回顧。

去年香港四,五、六月,都被沙士(SARS)病毒困擾,社會經濟民生被嚴重打擊。搭地鐵要戴口罩,上落升降機要隔著紙巾按掣,入戲院睇戲是幾百人共處一室的「大型」集體活動,自然大受影響。但當七月夏天到來,沙士威脅減退,社會各方面活動也反彈地活躍,《千機變》是香港經濟活動回復正常後,暑期第一檔上映的動作特技巨製(據說投資5千萬),觀眾在旺盛的入場慾支持下,票房表現一枝獨秀,是天時地利人和所致。

作者: 
2003年

無間道III 終極無間:虛招多於實際

強扭的瓜不甜,強扭的橋不鮮。《無間道III 終極無間》在票房上應該計到是盤賺錢生意,所以雖然加料炮製,新加入黎明、陳道明以壯大聲勢,但仍然是個如意算盤。但從創作上來說,影片卻只能在一個很窄的範疇內打轉。雖然處理得已頗為用心,甚至玩了不少前後倒置、時空交錯的敘事手法,對一般看電影的觀眾來說應該是個頗具挑戰的處理,局部地方剪接得頗用心,由這個場景跳到另一個場景俱見心思,但劇情也失去了第一集基本做到的緊扣人心的張力。複雜的敘事方法卻沒有製造出複雜的內涵或通過複雜的敘事把一個老故事帶出新鮮感,這種複雜就有像《笑傲江湖》的衡山派劍法,虛招多於實際。

續集作為補白

作者: 
2003年

《給他們一個機會》觸不到痛的青春片

《給他們一個機會》是邱禮濤《等候董建華發落》(2001)後又一部誠意之作。掛念的依然是年輕人,講一群年輕人通過街頭的Hip Hop舞蹈尋求自我的故事。影片由許志安演的武指帶起,結識一群在文化中心外跳舞的青少年,又介紹弟弟到母校教舞,後來弟弟的學生與他認識的一群青年不打不相識,由鬥舞變成一起學舞的學員。影片以街頭藝術作為勵志故事的素材,那群青少年的舞蹈的確自成一派,有他們活力和奇觀的一面(例如用頭作支點在地上轉)。

作者: 
2003年

《人民公廁》充滿辯證,但沒有結果的陳果作品

人人都要排泄,無論你是紳士淑女,或是草根市民,吃完東西,都要脫下裙褲去拉屎。本來是珍饈百味,被人消化之後,結果都會變成排泄物。陳果新作《人民公廁》,是一部關於排泄的電影。主人翁「廁神」東東在京城的公廁內出生,是一個被不知名的母親「排泄」出來的生命。由《香港製造》(1997)的中秋,至《香港有個荷里活》(2002)的朱家三父子和大磡村小混混等,陳果電影中的男人角色,差不多都全部是無能的人,就算有用,都是已經過期的,等同過去時代留下來的排泄物。而女人角色大都是不停勞動的人,唔係洗碗就做「雞」(妓女),不需勞動的,大都在生病。陳果電影中的女人,命運都比男人好,至少可以找到出路。

作者: 
2003年

醉馬騮:還是七十年代的功夫

劉家良上一部導演的影片是1994年的《醉拳III》,已是《醉馬騮》推出前的九年。以一個接近七十歲的導演仍然能有新作,在香港這個年輕導演天下的影圈中,已是十分難得的了。拍電影是十分需要精力的事,年紀對不少導演來說都是個考驗,很多導演的黃金期都在壯年,過了黃金時期便難有佳作,連哥普拉都免不了。劉家良在本片,雖然在鏡頭前仍然顯出氣派,但全片教人感到仍停留在七十年代,而新的合作都也無法像他自己的門徒那樣把他的功夫發揮得得心應手,反而以往常教人感到尷尬的喜劇處理在眼下更顯突兀,難免教人神傷。無論李翰祥、張徹,在其創作生涯後期,常常是偷樑換柱地翻拍舊作。

作者: 
2003年

無間道III 終極無間:在《無間道III 終極無間》中尋找出口

劉健明、陳永仁、楊錦榮,三個香港仔。《無間道》裡,八、九十年代港產片式臥底(雙重效忠者)陳永仁以死成全了00年代新派臥底(反轉來臥)的劉健明,讓他有自由選擇的機會,可惜劉健明到《無間道III 終極無間》時,仍是無法過根本不須當臥底的楊錦榮那一關,始終尋找不到出路,被困在醫院外的草地。

其實劉健明有出路嗎?有,有兩個可能性。

第一個是由《無間道III》中陳永仁的平衡敘事所提供的。

作者: 
2003年

Pages

Subscribe to 2003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