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香港電影回顧

《周漁的火車》城鄉愛情與現代化

雖然孫周的作品《周漁的火車》沒有過去中國第五代導演那股辛辣的社會批判之風,但仍透過一列火車兩段情把中國日益繁華的城巿的陰暗面淡淡的道出來。此片以周漁跟兩個偶爾相遇的男人的愛情故事為中心,發展出一連串愛恨纏綿的情慾爭鬥之餘,更透過每周兩次往返城鎮之間的火車,對照出小鄉鎮的單純人情與大城巿的淡薄世態,並從而觀照農村婦女熾烈的愛火與城巿詩人迂腐的現代暗諷。

作者: 
2003年

《小裁縫》國家地理雜誌公式歷奇

這部改編自法國暢銷小說《巴爾扎克與小裁縫》的電影,與過去很多有關知青上山下鄉的電影作品大致上都殊途同歸,均是透過一雙雙外來者的眼光,在細看山村偏遠人家的奇風異俗之餘,亦某程度上突顯了文化大革命的麻木與愚眛。說得涼薄點,這不過是藉著中國鄉土異俗的風光山色鄉情故事來招引異國人士的綠眼藍波,而此片更甚者是把片中女主角出走城巿的動力歸結到巴爾扎克小說的精神啟示上。雖然個人並未否認小說感人動人之力足可誘/引導改造人生,誠如《娜拉》或《包法利夫人》等皆曾引發其時社會不少風波,但奈何影片僅是三言兩語的偏面解釋卻未能令人信服。

作者: 
2003年

飛龍再生:飛龍再生的有性與無性

我是這樣理解《飛龍再生》的:它關於英雄的無性生殖──大哥成龍不用找接班人,因為他只須把自己克隆(clone)一次,代表香港的英雄以至其意識,大可以繼續打不死下去。

李小龍之後,成龍差不多成了香港電影揚威荷里活的代表,也是香港面向西方的旅遊大使(協助賺取外匯)。他身上的香港意識如此世俗化(讓香港「強大」、有面子),如此顯然易見,如此理所當然。作為東方英雄,背負著所有八十年代港式英雄電影(直覺式民族主義,少不了有打鬼佬的場面)的記憶,揚威異域,有白種美女在身旁,展露中國功夫,搗破世界性陰謀。

作者: 
2003年

《忘不了》回歸戲劇感染力(節錄)

《忘不了》並不是一部教人興奮的電影。在看過預告片便知道影片大概的劇情發展了。張栢芝在古天樂死後成為小巴司機,得劉青雲之助終重新振作,一個積極面向人生的故事早在未入場前對觀眾來說大概已是呼之欲出。可能製作有限,拍來也不如《新不了情》(1993)精緻。但爾冬陞絕對重視演員的演出。而劉青雲、張栢芝都是很好的演員。因此雖然劇本也不無瑕疵(劉青雲最後一段表白來得太過劇情需要),但是整部戲卻有著不俗的戲劇感染力。像劉青雲教張栢芝做小巴司機之道,除了那些真實帶來的趣味,劉青雲不時加的尾音也帶出角色的下層社會人士特色。《忘不了》仍然回歸紮實的人物感情和戲劇,或許不是甚麼新風向,但仍有其感人可取之道。

作者: 
2003年

《七月》瀏覽者的真實足跡

前事

《七月》是張虹一個拍攝上的新嘗試,面對一次大型群眾事件,於《平安米》運用的「一機一咪」直接電影(direct cinema)小組拍攝隊明顯不足以收錄事件,於是她在有限資源及人手下籌備了四個拍攝隊,二人一隊,務求獲得視聽皆有質素的畫面。

作者: 
2003年

CEPA 所帶來的「新埠片」變化

當2003年大家都在談論CEPA(「內地與香港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對香港帶來的正面作用,我對電影較為關心,但一旦細看優惠條款,登時又不禁有一點保留。當然如香港與內地合作拍片可作國產電影看待,以及香港電影可以進口電影身份在國內上映(2003年不少港產片均僅以DVD形式攻入國內市場,如《無間道》及《PTU》等),都是一些正面擴寬市場的改變。但我最怕見的是針對創作上的限制,如規定電影故事內的情節及主要人物必須與內地有關,這一點對編劇只會有百害而無一利。

作者: 
2003年

無能男

2003年港產片中的男性角色,似乎特別令人容易聯想到政治社會的大氛圍之中。2003是百感交雜的一年,巨星殞落、沙士襲港、七一遊行,我們戴口罩啞口無言苦苦過渡,最積極面對的方法,惟有記住記住記住洗手洗手洗手─一方面明哲保身,靠洗手自求多福;一方面盡情嘲笑當權者所言所行,當是食粒潤喉糖。

香港只談經濟,不談政治?談何容易。要迎合觀眾口味,就要反映民心所趨。英雄已死,又沒有武林大會公平推舉個好打多少的人,唯一辦法,就是反斗戲謔,用笑聲抗議,索性捧個無能英雄出來打壓佢,笑死你。

男扮女裝

作者: 
2003年

《忘不了》真的忘不了嗎?

從九十年代的《新不了情》(1993)到現在的《忘不了》,這十多年的時間裡,香港現實民生環境的轉變,不但改變了導演爾冬陞對香港人與事的微觀看法,也令他的視野從昔日風風光光的香港中產階層優皮生活,轉移到今時今日奮力再抬起頭來的失落中年景況。這種轉變大概也是近年來在香港電影上所顯見的。

作者: 
2003年

《中學》直接的感動

香港獨立電影發展自六十年代開始,一直以來幾乎從沒間斷,只是很多學者或電影愛好者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商業電影身上,以致坊間上很少相關文章提及。雖然近年由於《福伯》、《好郁》等獲得一定的關注與成功而令到不少報道開始重新留意香港獨立電影的製作,可是一直都是乏人問津的紀錄片類型,仍然受到冷待。不過,《中學》在內容題材上所引起的話題性探索和研討,卻令香港紀錄片瞬間變成了人們的焦點。先莫論這部作品的成績如何,這對香港電影業發展誠然是一件好事。

作者: 
2003年

真少女

千金易得,光芒四射的少女偶像演員難求。中港台三十年來幾乎只有兩個名字成為經典:林青霞、張曼玉。前者使「純情」一詞成為少女趨之若鶩的光環,後者的最大成就是叫人對香港刮目相看:原來這裡也有「浪漫」的女性(雖然瑪姬在英倫長大)。上世紀七十和八十年代的兩顆彗星,今天一個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另一個明年便要慶祝四十歲生日。接班人雖然遲來,但幸好香港畢竟是娛樂界新鮮人的福地,就在迎接千禧來臨的同時,大家也見證了一顆少女新星的誕生:張栢芝。

香港影壇等待的睡公主

作者: 
2003年

Pages

Subscribe to 2003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