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 Magazine

《我是路人甲》:強灌入喉的心靈雞湯

爾冬陞導演的新作《我是路人甲》,打正旗號是「誠意」,為無數在中國浙江横店影城發着演員夢,寂寂無名的路人甲乙丙打氣,可惜這支強心針劑量太強,也沒有對症下藥,令整件好事弄巧反拙。

無可否認,爾冬陞導演的誠意可嘉,將鎂光燈照到艱苦地追夢的人,但作為一部電影,它令人失望,劇本拙劣—或者說,劇本定錯了方向,其實這類電影要想發揮較強的感染力,最好讓當事人現身說法,重現他們的故事。

刊物: 
作者: 
2015年
09月

老人家 ──《見習冇限耆》( The Intern )

近期看得最窩心的電影是《見習冇限耆》(The Intern)導演是65歲的Nancy Meyers ,也算是位老人家,只有耆英才真正懂得欣賞「老」的優點。

這個社會愈來愈繃緊,連乘車是否該讓座給長者,都被無限放大成「年輕人有坐的權利」的爭論,看討論區的留言便心傷,有後生仔說「每天返工企足10粒鐘,我更需要坐」,「我有比錢搭車的,為何不可以坐」,也有人批評長者「退咗休就唔好在繁忙時間搭地鐵」,以前學校教我們禮讓是「美德」,現在年輕人的生活壓力太大,很早便面對社會無情的競爭。

刊物: 
作者: 
2015年
09月

關於打機,我說的其實是……談《屈機起「格」命》(Pixels)

將八十年代流行的遊戲機角色重現,《屈機起「格」命》(Pixels)的構思其實是有趣的,見到Pac Man及Donkey Kong等,立即會勾起機迷的懷舊之情。我帶着這份思古之幽情進戲院,感覺卻非常失落,開場前四周那些嘈吵的小孩子都慢慢地安靜下來,有些更睡著了,這部電影是拍給中年人看的,它並不討好那些縱然終日打機的小孩子。

我正是打《屈》片中的電子遊戲成長的,打到廢寢忘餐,但我仍然對這部電影沒感覺,因為我覺得導演只具其形,沒有情懷,他並不真正了解打機是什麼一回事。

關於打機,我說的其實是……

刊物: 
作者: 
2015年
08月

樂園

早排《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的「阿愁」(Sadness)很紅,觀眾在這部電影找到很多認同。” It is perfectly Okay to be sad ” — 生命中有些愁緒未嘗不是件好事 ; 喜劇有些哀傷打底也會令人歡笑之餘,若有所思,明白我們真正嘲笑的是生活的荒謬。

《親子樂膠遊》(Vacation )笑料很豐富,有點瘋狂和低俗,我還發現「戇膠」一詞已經堂而皇之用在中文字幕上了,「戇膠、戇膠膠」得多,漸漸變成日常,反而淡化了「膠」是源自粗口用字。

刊物: 
作者: 
2015年
08月

中年早已傷哀樂──《玩轉四字頭》(While We’re Young)

現年46歲的導演Noah Baumbach,出道以來的作品,都是自編自導的,他擅長描寫現代人敏感而脆弱的感情。

《玩轉四字頭》(While We’re Young)是關於「中年」的故事。人到中年,不論人生過得美滿與否,總會有點遺憾;歲月不饒人,有些事情沒有趁年輕時候好好經歷,年長之後往往會有點失落。故事的主人翁是兩對夫婦:過了40歲的Josh (Ben Stiller飾)與妻子Cornelia(Naomi Watts飾)結婚十多年,沒有兒女,生活穩定,感情生活開始有點枯燥。

刊物: 
作者: 
2015年
07月

《鬼上你的床》(It Follows):鬼傳播

這是一部「奇片」,或者說,這是一部刻意擾亂視聽的電影,要喜歡這部電影,必需從它順着它類型片的格局進入那氛圍,很快便發覺碰壁,再迅速抽離那「鬼片」類型,閱讀片中的隱喻,然後再重新思考一次,如果觀眾不接受這種拐彎子的閱讀方法,必定會覺得《鬼上你的床》(It Follows )爛透了。

初看電影的預告,會很清楚知道《鬼上你的床》是部低成本的鬼片,它有很簡單的嚇人招數–厲鬼陰魂不息地跟着女主角,加上宣傳片刻意提及,「鬼」是藉性交轉移到受害者身上,這便容易令觀眾產生暇想,本片是「性+鬼」的典型咸濕養眼恐怖片。

刊物: 
作者: 
2015年
06月

《殺破狼 II 》//玩電話

我開始感到迷失,在看電影時,到底什麼時候該執着劇情合理與否,什麼時候該「話之佢」,純粹追求官能刺激?看《殺破狼 II 》時,我便感到很煩躁,因為我入場一直等待Tony Jaa 、張晉及吳京等好揪的男人埋牙打鑊金,但鄭保瑞導演卻很煩膠和累贅,首先他弄來了一個劇情複雜,角色眾多的劇本,他又講求「合理」,於是用了很多篇幅來交代三線人物的故事發展,相對令打鬥的戲份減少了。

刊物: 
作者: 
2015年
06月

《數造天才》(X+Y):天才

電影中的數學天才,往往都是與常人不同,一般會被塑造成有自卑傾向,活在自己的世界,不擅於與人溝通。銀幕上出現過的數學家故事,有《解碼遊戲》(The Imitation Game)的阿倫圖靈(Alan Turing),和《有你終生美麗》(A Beautiful Mind)的約翰拿殊(John Nash)。

刊物: 
作者: 
2015年
03月
13日

好演員,壞演員

我挑電影看的條件,相信和大部份觀眾一樣,除了少數追看的導演外,主要看演員。我喜歡的演員有很多,不喜歡的也很多,但我有怪僻,最討厭的頭三位演員演的戲,我也會特地去看,因為如果遇着一部喜歡的,算是發現了奇蹟,沉悶的生活需要奇蹟,雖然極可能會增添看爛片的數目。

刊物: 
作者: 
2015年
03月
13日

《Stand By Me:多啦A夢》 靜宜的幸福

(本文刻意用回《多啦A夢》的舊譯名,如叮噹、靜宜、牙擦仔及技安,原因:我是老餅。)

好老套的開場白:我是看《叮噹》漫畫及卡通片長大的男人,正邁向人生半百之年。

保全叔走了,沒機會看到3D叮噹大電影《Stand By Me : 多啦A夢3D》 公映,沒法聽到戲院的笑聲及哭聲,作為最熟識叮噹的人,他不會不知道,叮噹為小朋友帶來歡笑,也令無數中年人低迴。

作者滕子.F.不二雄比保全叔更早走一步,不知他們在另一個國度相遇時,會怎樣談論叮噹呢?

刊物: 
作者: 
2015年
02月
13日

Pages

Subscribe to AV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