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k

詭屋.靈探.魔鬼學

《詭屋驚凶實錄2》(CONJURING 2)算是近期幾嚇到人的鬼片,有幾場戲看到毛管直豎,旁邊有女觀眾禁不住說「我好驚呀」。

《詭屋驚凶實錄2》來到第二集,這個系列看來會長拍長有。說到鬼片,始終都是鬼屋凶宅鬧鬼最好看。一般人都相信,鬼靈精怪不會隨處飄,就算有,那些叫遊魂野鬼,無處棲身,像流浪漢,猛極有限。夠薑大番佢轉頭,隨時就可以令佢魂飛魄散,無法投胎。大部份鬧鬼的,都是一個地方、一個場所、一間屋、一個角落,靈體賴以寄居,陰氣易於凝聚。

刊物: 
作者: 
2016年
06月
16日

老笠荒誕,樹大無風

昔日「邵氏出品,必屬佳品」,今日邵氏出品,來了一部《刑警兄弟》,男主角是黃宗澤和金剛,電影宣傳是「一個好MAN,一個驚青」。真的有點「驚」。

假如沒有慣性追開電視台劇集,不知行情,一定會問這是電視劇的「劇場版」嗎?《刑警兄弟》好像是剛播完不久的劇,好似係,除非唔係。答案當然唔係。但劇味甚濃,在戲院是會聞到的,就好似塑膠製品散發出來的氣味,好遠都聞到。昔日(八、 九十年代)像《刑警兄弟》一類電影,絕對是主流,電視演員夠入屋,喜劇動作類型,題材輕鬆生動,有應有的搞笑胡鬧。

刊物: 
作者: 
2016年
04月
28日

德國攝影大師:飛行之眼

看愛情片,常見一種CLICHE的鏡頭,圍着相擁的男女360度轉圈,炮製浪漫感覺。其實,這是出自德國攝影師米高包浩斯(MICHAEL BALLHAUS)的招牌鏡。

電影中,久別重逢的男女,或是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男女,一旦在人來人往的馬路中間相遇,又禁不住情緒,要相擁和接吻時,鏡頭通常都會繞着男女不斷轉圈,有時轉一圈,但多數起碼轉兩圈,使得整合宇宙只得你和我,二人如像墜入了愛情的蟲洞,滑進跨越時空的無人之境。

刊物: 
作者: 
2016年
02月
18日

談積葵利維特,談的是什麼?

法國導演積葵利維特輕輕的來,輕輕的走,八十七歲。當那一批導演一個跟一個離開後,六十年代法國電影新浪潮的出現,就再沒有活人見證了。

刊物: 
作者: 
2016年
02月
11日

2015年幾部無法喜歡的電影

過去一年,好像看了很多電影,但又好像有很多電影未看。對一些大片,留下了一點印象,其實是一些疑問,疑問是,為什麼別人說喜歡,我卻不喜歡。

尊尼狄普去年應該會感到過得不順。看《華麗怪盜》,散場時我呆了一陣子──有時覺得電影不好看,會怪自己可能太疲累。那一刻我真的自問:是不是太疲累呢?影片好像想用一種形式,拍出一種風格,但那種形式,好像總是無法具體地操作出來。故事疲弱兜轉,靠尊尼狄普怪相怪演來支撐。看着尊尼狄普,不禁為步入中年的男人(即是自己)感到憂心,為什麼中年男人的臉,總會發脹的呢?臉脹,頸脹,整個頭像大了一個碼──從尊尼狄普的怪相造型,聯想到「荷蘭叻」的浮屍發脹樣。

刊物: 
作者: 
2016年
01月
07日

七個難忘女角色

二〇一五年又要過去,仍是那一句,電影太多,時間太少。想做一點回顧,但又不想太老套選十部最佳,於是嘗試選一些今年令我難忘的女角色(女演員)。

或者《格雷的五十道色戒》更正了某些人的固有觀念,迷戀性虐玩意的,不是敗類是格雷,是情慾追求不是精神失常。女大學生由愛文學到愛綁手愛蒙眼,崔健當年用錯紅巾綁眼註定一無所有,因為行家識用一定用領帶。我其實關心女主角狄高達莊遜演出後,會有什麼心理陰影,當年《巴黎最後的探戈》的女主角,就是被馬龍白蘭度的牛油手,弄致人生事業蒙上巨大陰影;湯唯做完《色戒》都要抖幾年。不過,聽說她會續演《格雷2》!

刊物: 
作者: 
2015年
12月
31日

《星球大戰︰原力覺醒》COUNTING DOWN 7 6 5 4........

有種宿命叫天行者路加

「命中註定」這回事,可以很浪漫,亦可以很悲慘。《星球大戰》系列向九部曲進發,註定浪漫到銀河星際,但說到天行者路加的命運會如何,就悲從中來。上堂教「劇本寫作」,常常提到「命中註定」這命題,主角遇到人生最大的衝突,是個人與個人的衝突,即是命運。所謂命運,就是命中註定的一些事情,是主角無法避免,也無法逆轉的,戲劇高潮正是主角要如何去面對,去處理。當談到「命中註定」這個難關,就會用《星球大戰》天行者路加的處境,作為經典例子。

刊物: 
作者: 
2015年
12月
10日

不可不知的大電影趨勢

電影《飢餓遊戲》的「終極下篇」,跟「終極上篇」隔了一年才上映,秉承系列風格,一年上一部,終極分上下。這部戲也令人思考到,近年荷李活大電影幾個不可不知的趨勢。

刊物: 
作者: 
2015年
12月
03日

二度凶心人

重拍不是問題,但重拍基斯杜化路蘭電影,就是一個問題:問題是,誰有本事拍,誰會敢拍。還要,重拍的,是最神的那部。

中小型電影公司AMBI PICTURES近日宣佈,成立了兩億美元的電影基金,用來拍戲,首部省招牌作,是重拍基斯杜化路蘭的《凶心人》(MEMEMTO)。真定假呀?不要說說便算。

基斯杜化路蘭電影部部複雜,時間空間像碎片又像拼圖,分裂,重組,不按時序,多重空間,這幅拼圖由他去拼,好像很易拼,但由別人去拼,除非霍金出馬,否則,大腦注定沒有足夠複合思維、立體想像,去完成遊戲。要數複中之複、雜中之雜的,正是《凶心人》。

刊物: 
作者: 
2015年
11月
26日

揭開《閃靈》消失的結局

二〇一五年是史丹利寇比力克的靈異片《閃靈》(THE SHINING)面世三十五周年,有戲迷打開封塵的「棺材蓋」,披露出當年「消失的結局」,連同拍攝現場的POLAROID照片,感覺非常詭異。

刊物: 
作者: 
2015年
07月
16日

Pages

Subscribe to 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