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k

周日午後在草坪上躺臥

我對BELLE AND SEBASTIAN是後知後覺的,樂隊在1996年組成,在2003年才誤打誤撞買了一張唱片,那時候,正在搞INDIE MOVIE,又夠YOUNG,自然就戀戀他們的小情歌了。

2003年買的那張唱片叫《STORY TELLING》,是電影原聲大碟,由美國獨立導演TODD SOLONDZ執導,香港沒有上映,在美國也不見得有很多電影院放映過。影片成本很低,沒有一個演員是認識的,而且故事好怪,手法好奇,用非常過癮的筆調,拍出年青人沒精打采又絕望的人生,很多人找不到形容詞就會叫做黑色幽默。

刊物: 
作者: 
2014年
09月
25日

關於電影的十五部半

最近社交網絡流行玩「影迷接龍」,一個TAG幾個,列出十五部曾經影響自己的電影,一時間,一部也想不出來,後來拿起紙筆,竟又寫下了十五部半。

一 愈近的,記憶愈新,先由近的說起吧。看《字裡人間》,重新學懂了「堅持」兩個字。人生很多事情都是徒勞無功的,不如堅持做一點有意義的事。曾經當過多年編輯,一切字裡人間自然看在眼裡。山田洋次說,能夠拍出《字裡人間》,是日本影壇的希望。我們只有羨慕的份兒。

刊物: 
作者: 
2014年
09月
18日

阿倫雷奈的時間泅浮

塔可夫基斯形容電影是「雕刻的時光」,每格菲林每吋光蔭,都是歲月的沉澱。阿倫雷奈的電影不單在雕刻,還改變了時間的觀念,像是進入了時光的迴廊。

刊物: 
作者: 
2014年
09月
11日

出街不能沒耳筒

出街,有很多東西要帶。雜誌經常會拍攝名人潮人達人袋中的隨身物,隨身物反映工作、個性與品味。《一切從音樂再開始》(BEGIN AGAIN)就提醒我們,以後出街,要記得多帶一件東西。

一般人都會認定,女人手袋裏的隨身物比男人多。這也無可厚非,女人要整理儀容,還定期有生理需要,隨身物件自然較多。但其實不少男子也喜歡出街帶個大背囊,總是盛得滿滿的,結結實實。搭地鐵無聊時,會呆望別人的大背囊,心想究竟內裏盛著的是什麼?

刊物: 
作者: 
2014年
09月
04日

有一種動漫叫永生

古時皇帝會吩咐太醫研發長生不老藥,埃及法老王現實一點,死後加工變成木乃衣,但求軀體不朽就算。現在有新方法,就是「把自己動畫化」。

《動漫影后》(THE CONGRESS)就像古時的太醫,向觀眾提出長生不老方法,只要把演員的樣貌、動作、表情徹底紀錄和擷取,製成動畫,演員就能永生,在大銀幕無限復活。未來電影的特徵,除了像《2020》一樣,城市背景變成了天空之城,焦點應落在演員身上──所有看似是真實演員的演出,都有可能是電腦特技製作。假如把這個意念推而廣之,即是每個人都可以透過電腦特技,把人生某個階段紀錄下來,然後永遠存活於影像及虛擬世界。

刊物: 
作者: 
2014年
08月
28日

去咖啡店是為了看故事

「等一個人咖啡」店最近在台灣的人潮相當洶湧,分店愈開愈多,同名電影的影響力非同小可。咖啡店不同餐廳,去餐廳為了肚餓要進食,去咖啡店,不一定是為了喝咖啡。

愛情片經常出現兩個場景,一是牀,二是咖啡店。兩者有什麼關聯呢?咖啡店用來相會、談話、培養感情,待感情成熟,就講多無謂,要行動,那時場景便轉換到方便行動的地方。當行動結束,場景又會回到咖啡店,女主角跟閨密七嘴八舌分享行動樂趣。類似的情節,在美劇《SEX AND THE CITY》見得最多,周而復始,偶爾出現的故事反高潮,是女士們口沬橫飛笑呵呵時,發現昨晚同牀的男人,正在咖啡店跟另一位條件比自己差的女子相會。

刊物: 
作者: 
2014年
08月
21日

蟲蟲.微潮.微世代

法國動畫《蟲蟲大聯盟:方糖爭霸戰》(MINUSCULE-VALLEY OF THE LOST ANTS)據說在法國戲院入場人次多達百多萬,動畫連一句對白都沒有,看到的,只有一個微小世界。驗證了這個年代,微潮不可擋。

《蟲蟲大聯盟》的構思頗有創意,先到景色優美的法國南部,拍攝郊外、原野、岩石、森林、河流等實景,然後在畫面加工,繪畫出螞蟻和小昆蟲的世界,結合動畫與紀錄片。螞蟻昆蟲非常生鬼,其中一場是黑蟻群與小甲蟲乘坐小鐵盒,在河上漂流,紅蟻群則躲在汽水罐從後追趕,過程就像是螞蟻在玩激流旅程。

刊物: 
作者: 
2014年
08月
14日

露西的誘惑

有些女人的唇,是不能吻的。粵語長片的女人,某夜忽然烈焰紅唇,然後入房關燈落紗帳,就知她要嘴唇上的砒霜來殺夫。不過,男人還是明知也要吻下去。

《超能煞姬》(LUCY)有不少黑色幽默,特別是當施嘉莉祖安遜大腦潛能被激發,變成高智慧人類之後,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在囚室內,張開雙腿,請君入甕。看守她的打手,又傻得放下鎖匙,解開褲襠。

刊物: 
作者: 
2014年
08月
07日

新浪潮研習班

假如你是拍電影的人,第一次拍片的時候,會想著哪位導演和哪部電影呢?而這位導演和這部電影,很可能就是你拍攝時參考和臨摹的對象。

NOAH BAUMBACH不是第一次拍電影,但他拍《凡事哈》(FRANCES HA)時,希望「可以像是第一部電影」,看起來輕巧、快速,而且低成本。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想法,拍片的人,個個都想令人感覺新鮮,但沒有一個希望自己的電影看起來像第一次,第一次意味著新手、幼嫩、手法不成熟,但NOAH BAUMBACH不怕,反而他認為,這才是獨立精神所在,也是一種再生過程(REGENERATION)。

刊物: 
作者: 
2014年
07月
31日

當皮下沒有脂肪

不由你不認,無論你是男是女,對施嘉莉祖安遜,都會心存幻想。蘇菲亞哥普拉認了,所以她《迷失東京》;活地阿倫認了,所以他《迷失決勝分》。而《皮下之慌》(UNDER THE SKIN)更翻開了眾人對美艷女郎的迷思。

幻想分兩層,一是在皮層以外,一是在皮層以內。我們對施嘉莉祖安遜的幻想,是從外到內,再從內到外。蘇菲亞哥普拉的眼睛雪亮,知道窩在東京酒店的寂寞人妻,一定是施嘉莉祖安遜,只有是她,才會令寂寞男人渾身發燙。活地阿倫的眼睛更銳利,他明白一個道理:愈美麗的東西愈不可碰,特別是擁有魔鬼身材的女人。《迷失決勝分》的男主角被她的美色吸引,難以自拔,最後唯有殺她死。

刊物: 
作者: 
2014年
07月
17日

Pages

Subscribe to 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