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k

想殺我要趁早

張愛玲說「成名要趁早,如果來得太遲,快樂就不夠痛快」。這句話說來好聽,但就害了不少年輕人,見網友多留言幾句,就以為已經一朝成名。還是《老而嚟癲》夠諷刺,一句到尾:「想殺我要趁早」!

刊物: 
作者: 
2014年
07月
10日

叫冰冰的其實不是打女

有份演出《變形金剛:殲滅世紀》的趙茜,近日接受訪問,大表無奈,因為有些西方傳媒錯認她是李冰冰。不過,其實有不少人仍然分不清李冰冰和范冰冰。

有事情,說了出來,可能趙茜會更感無奈:《變形金剛:殲滅世紀》有一位叫趙茜的中國藝人演出嗎?答案由訪問她的傳媒提供,趙茜在戲中,出鏡三秒。

電影三秒時間,有過眼雲煙,有驚鴻一瞥,在乎如何營造,假如由導演本人演出,就更加與別不同。在希治閣電影中,人人都能發現希治閣客串的幾秒鏡頭。話說回頭,趙茜演出的三秒鐘,看不見也不影響日常呼吸。

刊物: 
作者: 
2014年
07月
03日

貓之報恩

上星期家貓生日,牠們是一對孖妹,出世相差十多分鐘,一個在凌晨前,另一個在凌晨後,結果分成兩日。亦因為十多分鐘的時差,令牠們分屬了兩個星座,演成不同的性格命運。說起來,像不像電影《兩生花》?

孖妹家貓一個雙子座,一個巨蟹座,結果真的像人一樣,發展出兩種不同的性格。家姐一時一樣,肚子餓時會叫人,其餘時間就獨處一角,不是睡覺就是放空,雙子貓就是這樣,兩副臉孔。妹妹就細膽,但熱情溫馴,無論在工作、看電視甚至上廁所,妹妹總會把握機會,坐在你旁,窩在一起。回家,打開門,都會看見妹妹躺在門後,是在等候主人回來嗎?巨蟹貓就是這麼特別愛家人和愛家嗎?

刊物: 
作者: 
2014年
06月
26日

JLG的立體想像力

還記得楊德昌電影《一一》(2000),主角男孩拿著菲林相機拍照的劇照嗎?十多年之後,今天再看見尚盧高達在《3x3D》中,把兩部數碼相機左右並置的影像,我就感覺到,不單時代已經改變,連電影亦徹底改變了。

刊物: 
作者: 
2014年
06月
19日

永生不死術

不是要你相信什麼科學?,但《異空戰士》(EDGE OF TOMORROW)有點像一本「聖經」,有預言故事,有精神信仰,所追求的永生不死之術,不在遠方,近在咫尺。湯告魯斯,的確不簡單。

《異空戰士》劇情第一個轉捩點,其實是有機會被柴台的。湯告魯斯跟異形生死搏鬥,僥倖避過了重襲,命不該絕,但樣子更醜威力更大的異獸便出現,他亂槍打爆異獸的臉,大快人心──卻在此刻,異獸爆臉流出腐液,把「湯佬」的靚樣也毀掉,搞錯呀──突然,他就驚醒,什麼都未有發生。看電影,最怕編劇告訴我:剛才驚險萬分的十五分鐘,是個夢──咪玩啦。

刊物: 
作者: 
2014年
06月
12日

星味是這樣煉成的

2014世界盃舉行日期漸近,銅鑼灣購物區豎立了幾位《足球小將》球星的纖維模型,體積龐大,市民都在球星袴下仰望。令我望得最入神的,是「小志強」。

很多人都曾經嘗試模仿《足球小將》主角絕技,「猛虎射球」、「衝力射球」,有時擺腿幅度過大,膝蓋撞到下巴,得啖笑。說到笑,很多人又會拿卡通中「停頓的時光」來說笑。即是當主角正要進行重要的射門時,時間便停頓了,思緒回到煙遠的童年時代,想起巴西,想起朋友,又說多一次「足球是我的朋友」,想起了許多許多,卻總是忘記了正要射球!起腳射一球,回憶一、兩集,踢一場球賽,自然播足三、四集。這就是每當我們談到《足球小將》卡通時,會談到的事。

刊物: 
作者: 
2014年
06月
05日

大島渚的古井

假如兩個只能活一個,在同一個位置,你會選擇保留有千年歷史的宋代古井,或是填平後興建鐵路站機房呢?大島渚名作曾經出現古井,古井不只是歷史,更是潛意識的窗口。

很多人會難忘《感官世界》(IN THE REALM OF THE SENSES),特別是女主角「狂情一剪」的那場戲,男人那話兒被丟在榻榻米上,獨伶伶,沒生氣,像沒有打結的汽球,也像開了蓋的瓶裝可樂,不到一會兒,便元氣盡泄,無法挽救──殊不知女人原來志在「收藏」,大概男人也「死得眼閉」吧。大島渚拍出了男人牽繫終生的恐懼,縱慾背後的心魔。

刊物: 
作者: 
2014年
05月
29日

跟藝術家偷情

說《東京小屋》是一部男女愛情攻略,也不為過,不過說的當然是老派的,不是現代網上聊天派的。男人會喜歡什麼女人?而女人又會喜歡什麼男人?山田洋次有他的一套。

由松隆子演人妻,相信觀眾也會像戲中的街坊反應一樣,見穿著和服的松隆子走過,都會禁不住說,這位太太真吸引。有一點是戲中街坊不知,但觀眾知的,是松隆子雖然已是一子之母,但仍然「心野」。

刊物: 
作者: 
2014年
05月
22日

活得像尤利西斯貓

高安兄弟電影《知音夢裡行》(INSIDE LLEWYN DAVIS),雖然感覺很低調,但看過就知不簡單。戲中的家貓,有點像我們的唐貓,牠不是什麼小可愛,卻象徵著很多藝術家的處境。

其實《知音夢裡行》跟高安兄弟拿手的懸疑殺人片無關,但他們又習慣成自然,用懸疑片的黑色風格和手法,講年輕音樂人在幾天之內發生的人生遭遇,鬼才本色叫人佩服。

《知音夢裡行》不是講殺人,而是拐了個彎,像莎士比亞一樣,講藝術家性格決定命運,因性格使然而「自殺」。

刊物: 
作者: 
2014年
05月
15日

電影教曉我的事

這幅畫,是有魔力的。只要看多一秒,就會被畫中靜謐的氛圍感染,然後中毒,整個人不其然會靜止下來,心神被懾緊,會開始留意畫中環境四周及每個細節,就像置身在那間店外的街道一樣。

「為什麼EDWARD HOPPER的畫總是吸引人去看?」,是很多人心中的疑問。我認為,其中一個原因,是他的大部份畫作,都提供了一個「偷窺的角度」。因為似偷窺,所以忍不住要多看。

刊物: 
作者: 
2014年
05月
08日

Pages

Subscribe to 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