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忽明忽暗黑幫轉型

以黑社會活動為題材,是港產片中的獨特類型,多年來長拍長有。本片描述三名年輕人因不甘受欺凌而加入黑社會,其中阿霆(陳偉霆飾)是知識型的社團分子,入會後仍繼續完成大學課程,是想改革黑社會的新勢力;阿祥(曾國祥飾)有計謀;阿棟(徐偉棟飾)則善於武鬥。

坦白說,黑社會電影已經很難有新突破,講述古惑仔(黑幫流氓)的友情及義氣故事,《古惑仔》系列已拍過不少,而描述黑社會內部組織及運作的揭秘式電影,兩集的《黑社會》已拍得很仔細。本片的前半部是各樣素材均有一點,後半部則講述阿霆野心勃勃,要染指社團的領導位置,與另一派勢力互相仇殺。

刊物: 
作者: 
2012年
11月
25日

黑幫電影的簡約主義

以導演安德魯多明尼(Andrew Dominik)的手法來看, 《奪命無聲》(Killing Them Softly)可列入「黑幫藝術片」了。戲劇回歸演員,演員少點功力都不行,但男主角畢彼特做得到。

什麼是「黑幫藝術片」?這只是一個開玩笑的形容詞,不過影片拍來手法另類,卻是不爭的事實。另類的另一個形容詞,又可以用「風格」來代替,而《奪命無聲》的風格,就好像當代流行的簡約主義藝術風格。

等待一次最完美爆發

刊物: 
作者: 
2012年
11月
25日

舊酒中見驚喜 《紮職》

  近期愈來愈多新晉導演上位,繼《寒戰》的兩位新導演後,《紮職》的陳翊恒又是另一位,3 人不約而同地拍攝較道地的題材,希望將本港最擅長的警匪片和黑幫片重新定位。相比之下,《紮職》的野心不算大,基本上只是因循《古惑仔》以來的成功元素,來一次舊酒新瓶,最後卻玩出點點新意,成績不俗。

  《紮職》主要講述窮家子阿霆因不甘被欺負,跟隨了耀文在黑幫中打滾,又跟千金小姐相戀,卻沒有放棄學業。當他大學畢業後,很快便在幫會內闖出名堂,加上他夠勇夠狠,令他快速上位,更有野心成為新龍頭,惹來《黑社會》式的搶龍頭情節。

作者: 
2012年
11月
23日

林青霞的賈寶玉

林青霞是大美人,反串了還是大美人——這是我在看過了《金玉良緣紅樓夢》、《刀馬旦》、《笑傲江湖II之東方不敗》及《東邪西毒》之後的直接觀感;林青霞在這些易裝電影中演世家公子、革命義士或武林人物,仍是予人美艷不可方物的本色形態,而不是像任劍輝、梁無相那樣要讓人信以為真是男人,無論導演李瀚祥、徐克或王家衛有怎樣不同的理由,他們找來林青霞女扮男裝肯定不是為了她的「男性特質」(如果有的話),而是在於她的天生麗質即使反串了也不會惹人惡感吧?!

我是如此相信。然而,林青霞的「性別易裝」依然有她的銀幕魅力,否則也不會接二連三持續不斷地顯映和定鏡。

作者: 
2012年
11月
23日

馮寶寶與Peter Pan

馮寶寶的「無性別狀態」,在武俠反串的演出有更淋漓盡致、邊界游走的叛逆意味,自一九六八年開始,她拍攝了「小白龍游俠系列」,其中包括《飛俠小白龍》、《小武士》和《三招了》。

作者: 
2012年
11月
22日

武俠反串的性相

武俠世界中恆常地有「女扮男裝」的情節,不是為了便於行走江湖便是為了掩人耳目,但陳寶珠的「武俠反串」卻不是為了「偽裝」,而是堂堂正正以「 男主角」的身份參演,在戲中或肩負深仇大恨的雪恥、或承擔天下蒼生及武林禍福的安危,拍攝的數量總在百部以上,像《白骨陰陽劍》、《武林聖火令》、《聖火雄風》、《六指琴魔》、《天劍絕刀》等,成就她在戲曲反串和玉女電影以外另一種長流美談的戲藝。

作者: 
2012年
11月
21日

費立茲朗的視力

對一個創作者戕害最大的,未必是創作自由或製作成本上的限制,反而是某些偏執地要放在作品中的教條和「訊息」。當創作者自覺地要在作品中闡明什麼道理,很有agenda地要向觀眾灌輸某種想法或要說服他們時,出來的成品往往會是他較失敗而沒趣的作品。因為這種心態下的創作,不會有生氣活力。

作者: 
2012年
11月
21日

《南方小羊牧場》清新浪漫

侯季然的《南方小羊牧場》,很能掌握等待愛的飄零感,靜候意中人回頭的頃刻,青春、緣份、寂寞、忐忑、溫馨,百味紛陳,不失清新浪漫。

有台灣資深影評人說,侯季然將南陽補習街拍得如此美麗,是化腐朽為神奇。電影捕捉到這處是人生中途站特質,學子們皆為過客,都為下一站鋪路。

影印店大野狼和補習社小綿羊,因在考卷背上畫插畫鼓勵考生而相識,紙筆往還,互相鼓勵;最妙是插畫愈炒愈熱,大量補習生湊熱鬧。

狼和羊之外,還有金髮炒飯男的故事,三人皆曾被愛人撇下,滯留在補習街,卻沒流於傷感,反而道出愛侶間曾擁有過的小秘密和記憶最珍貴,統統都不會過期。

刊物: 
作者: 
2012年
11月
20日

「酷少」的陽剛本色

所謂「酷少」(Butch)形態,根據美國酷兒論者哈爾伯斯坦(J. Halberstam)的分析,是指女同性戀的陽剛特質(lesbian masculinity),借用社會日常的原有規範,或穿上男裝、取用男性名字、浮現脫離「正軌」的慾望、擔任男人的身份等等。梁無相的「酷少」本色表現於兩方面:一是個人氣質的「體現」或「化身」(embodiment),二是銀幕角色的建構。

作者: 
2012年
11月
19日

《N+N》的單聲道

今年有三套香港獨立電影入選香港亞洲電影節,一是卓翔的紀錄片《乾旦路》,一是梁碧芝的《不能愛》,另一齣則是 賴恩慈的劇情片《N+N》。熟知香港獨立電影的都知道,《N+N》是賴恩慈前作《1+1》的長版。《1+1》先後獲得2010 香港鮮浪潮鮮浪潮大獎及最佳電影,並入選金馬電影學院電影節,其後更令賴恩慈獲得2010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新秀獎(電影)。雖然前作《1+1》只是35分鐘的短片,但已獲得各方注視,可見當中某些主題確實是觸動了時下觀眾的神經。

刊物: 
作者: 
2012年
11月
18日
#1316

Pages

Subscribe to 20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