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三五成群 依舊浪漫──試探杜琪峰的「小組電影」

侯活.鶴斯(Howard Hawks)的《赤膽屠龍》(Rio Bravo,1959)中有這樣一個角色:甸.馬田(Dean Martin)飾演意志消沉的警員Dude,他毫無目標與鬥志,每天只求喝個大醉。戲中尊榮(John Wayne)好不容易才教Dude振作起來,中間卻有幾處曲折令Dude再度放任自己。一個從萬念俱灰中再度燃燒的人物,我總好像在別處也見過一個同樣令我深刻的角色。後來我才知道,我想著的是《柔道龍虎榜》中的司徒寶(古天樂飾)。

刊物: 
作者: 
2012年
#99

法式歌舞片的春色

英國電影學院(BFI)在2011年重新推出《法國肯肯》(French Cancan)數碼修復版,影像乾淨俐落靚得交關,尚雷諾(Jean Renoir)在上世紀50年代拍攝時眼睛看見的高清真實,今天我們有機會再看一次,真是機會難逢。說到法國春色無邊的歌舞片,《法國肯肯》肯定是奠基之作,前無古人。紅磨坊熱鬧的盛況透過電影帶動全世界,紅磨坊女郎舞動群襬,使勁地劈腿,再加上演員高能量演出,令人感到紅磨坊是比迪士尼更歡樂的後樂園。

刊物: 
作者: 
2012年
#02

九七後香港武俠片

早在九七前,香港的武俠片已開始衰落。九二年徐克監製、程小東導演的《笑傲江湖2之東方不敗》,帶起一股武俠浪潮,但到九三年底票房已無以為繼。九五年徐克導演的《刀》票房失敗後,正式為這次武俠浪潮劃上句號。

刊物: 
作者: 
2012年
#99

大國陰影下的香港警察故事

香港主權移交十五年後,一些曾經興盛的電影類型,像賭片和鬼片,都逐漸消失。究其原因,固然由於電影市道不景氣,年產量與電影種類比從前大幅減少,而且更因為2003年簽署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後,香港與內地合拍的影片(合拍片)愈來愈多,隨著香港電影的市場北移,面對內地審查的掣肘愈見明顯。愈來愈多觀眾抱怨香港電影喪失本來特色,不但口音變了,味道也變了。然而無論電影市道如何低迷,合拍片的潮流怎樣洶湧,我們仍能透過不同年份的香港電影,看得到大國影響與經濟起落的時代痕跡。

刊物: 
作者: 
2012年
#99

後九七香港電影新階段

香港電影從八十年代的全盛期走到今日奄奄一息,多數人的理解是跟九七回歸有關。但其實港產片走下坡早於1993年開始,那一年台灣這個主要海外市場情況逆轉,對港片的投資急降,是為香港盛極而衰的先聲。同年《侏羅紀公園》打破了港產片保持超過二十年的最高票房紀錄,從此西風壓倒東風,本土市場份額不斷被荷里活片侵蝕,港產片一向較受歡迎的優勢不保。

刊物: 
作者: 
2012年
#99

旋律與奇觀

從「敬禮」說起

2012年《聽風者》中最突兀的一場戲,莫過於梁朝偉飾演的阿兵在軍樂聲中敬禮。他被共產黨情報人員收編,身上的庸俗品性——譬如要求洋樓洋車作報酬——逐漸被換上黨國視角。在學寧葬禮上,他站在肅穆激昂的共產黨員中間,向烈士墓碑敬禮。作為根紅苗正的主旋律電影,阿兵的「入黨」本無懸念,可就這部影片而言,「敬禮」卻變成了反效果,是整首主旋律讚歌中跌落的高音。

刊物: 
作者: 
2012年
#99

當作曲大師遇上電影大師——不易合作的艾慕杜華

西班牙導演中,艾慕杜華(Pedro Almondovar)大抵是首當其衝最為香港影迷熟悉的電影大師。艾氏電影從早年的Camp (可譯作「怪雞」)與Queer (台灣譯作「酷兒」,有古怪、異色、奇特等等之意)題材,及至近年注入典雅瑰麗的包裝,讓觀眾逐步看到一個導演對電影藝術美學的口味轉化。他的電影音樂,也由最初交由不同作曲家操刀(或採用罐頭音樂),改為全盤交由艾伯托﹒伊格萊西斯(Alberto Iglesias)主責。伊氏擅長為艾氏電影注入或華麗精緻或詭譎不安的外衣,艾慕杜華與他合作多了,彼此存有默契。

刊物: 
作者: 
2012年
#01

從「雙周一成」看香港電影困境

「雙周一成」,指的是成龍、周潤發、周星馳,响噹噹的名堂,九七前香港三個最重要的明星。本來曾以「三大巨星的死亡」 為題,後來覺得不大適合,因為起碼周星馳,我相信、也希望,他的「星勢」仍未死。其實「雙周一成」的題目可謂stating the obvious,有點兒「畫公仔畫出腸」,一提出來,大家就已經知道講什麼,不必多談,但希望能引伸出一些議題讓大家思考。

刊物: 
作者: 
2012年
#99

Pages

Subscribe to 20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