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

不如為純粹乾杯

不管怎樣,該拍的電影還是要拍的。題材較冷,如《狂舞派》(2013);片種已死,如《殭屍》(2013);橫着藝術竹竿走商業鋼絲,如《微交少女》(2013);話題太敏感,如《過界》(2013);還有隨時丟失的內地市場。於是,常常被率先提起的明星支持、超強班底云云,更顯新導演們孤獨,或者說桀驁。在合拍行列已經人頭湧湧,甚至退潮的時候,他們踏上獨木橋,以個人風格的彰顯作出另一種示範。原來,商業、市場、審查等等就要淹沒電影樂趣的風頭火勢,還有創作可以大過電影。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竹棚好風景

香港電影天台的主場,於我從來都是唐樓,千禧後去到《無間道》(2002)的商廈、《狂舞派》(2013)的工廈,我總要提醒自己,一旦我們不再拍,不能拍,或不再有機會拍唐樓天台的話,我這個香港電影議題就要關檔案了。天台原原本本就是香港發跡過程人文地理的獨特發展和見證:或高或低的景觀,或中或西的心理空間。乘涼之地,波希米亞精神在那裏注腳,緩衝、消磨、抽煙時刻,心思飛上天,或身體跳下邊。我察覺我已經將唐樓天台看成香港電影某一個生命脈輪。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半邊天空

方育平的《半邊人》(1983),到處也是狹隘擠逼的空間。女主角阿瑩(許素瑩飾)所住的房間便擠了七個人,男主角張松柏(王正方飾)一坐下她的碌架床便撞到了頭,平時工作則在無時無刻都是水洩不通的屋邨街市;張松柏的甲蟲車,對比他高大的身軀,也是一種狹隘的空間,而那甲蟲車駛過兩排大廈中的清風街天橋,車子突然拋錨時從橋上透過窗框問屋主借撥輪電話一場戲,更是呈現香港獨特都市面貌的經典一幕。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去年新導特別多,那麼今年呢?

據說去年台北金馬影展的FIPRESCI獎是《殭屍》(2013)與《過界》(2013)之爭,來自新加坡的《爸媽不在家》(2013)縱使藉金攝影機獎開啟受寵命運橫掃各大影展,包括金馬獎,偏偏由一個台灣代表、一個香港代表、四個西方影評人組成的評審團卻鍾情香港新導演。去年我無緣逗留台北,趕着往台南當南方影展評審,香港新秀作品入圍共三部,最後雖然沒有一部獲獎,但我感到驚訝是,台灣評審皆對《流放地》(郭臻導,2013)、《池之魚》(黃飛鵬導,2013)及《綠洲》(林森導,2013)好感不已,主動提出討論及充份肯定。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在王家衛的天台上看人

香港的天台是一個特別的地方,它是石屎森林中的樹梢,處於人群內,處於人群上,在這地方,既能看見城市中的煩囂,又能享受當中的一點寧靜,是開放的空間卻又是隱蔽的私處,正因為這樣,香港電影會把天台轉化成一個給角色宣泄情感的地方,而王家衛也借用這些天台來盛載一段段情慾交纏和孤獨沉思。

《春光乍洩》(1997)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37秒與二十年

天台在《心動》(1999)裏只出現過兩次。

第一次是電影的中點,第59分鐘,浩君和小柔分手,一個人去了日本。他在天台上彈吉他,對着天空拿起相機,自言自語地跟鴿子說話。一組加起來35秒長的鏡頭,宣告故事的第一個階段—少年時代,經已結束。

再看到天台,已經是電影的末尾,1小時49分鐘,成年的小柔在飛機上打開浩君送的盒子,裏面滿滿的照片,全是天空。閃回第59分鐘出現過的那個鏡頭,浩君躺在天台上,拿起相機,拍下這一刻天空的樣子。長度2秒鐘的呼應,一頭一尾,像個括弧,圈起兩個人的二十年。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Movie,值得再認識的一個專有名詞

二零一三年秋,我與友人陳力行、羅凱崙先後在倫敦、諾域治與牛津訪問了四位英國電影雜誌Movie的影評人。Movie是一本六十至九十年代在英國印行的電影雜誌,出版過的期數不多,但在Movie撰文的作者都是非常優秀的影評人,他們後來的文章結集或專著都有深遠影響。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後輩說談邱剛健

邱剛健一直被譽為擅長女性題材,但他對「漂泊」的着墨也令人印象深刻。小人物在時代的海洋裏沉浮,尋找自己的身份,這個一以貫之的主題大概跟邱剛健自身的經歷有關。大陸出身,九歲去台灣,成年後來香港發展,兩岸三地都在身上刻下印記,對漂泊才有這樣切膚的感受。最喜歡的一幕是《人在紐約》(1990)裏三個女人在紐約街頭酒後放歌,台灣的張艾嘉唱〈綠島小夜曲〉,香港的張曼玉唱〈祝福〉,大陸的斯琴高娃唱〈踏浪〉,不同的語言荒腔走板,歌唱得也亂七八糟,卻在寒冬的異國深夜,匯聚成一首關於鄉愁最美的詩。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後輩說談邱剛健

略談邱剛健劇本的起筆。《奪魂鈴》(1968)寫馬賊兇殘,見一女子殺之,見五六歲男童,一箭穿顱,也殺了。《愛奴》(1972)開場是大雪碎碎揚揚,落在一妓女的屍體上。《女人心》(1985)寫繆騫人與周潤發因瑣碎小事要離婚,居然說離就離,不過一個轉場。邱剛健的劇本震攝人之處,是他的創作視野。別人會用作高潮的戲,他用作開始。以此為起點的創作膽識,無所阻擋。同性、人鬼、婚外情,百無禁忌。社會現象在他筆下,與人的複雜心理互為因果,可堪玩味,亦更可理解,哪裏會停留在是非黑白的道德規尺上?《說謊的女人》(1989)開頭讓飾演情婦的劉嘉玲對着電話自言自語,傾訴苦等男人造訪閨中的煩悶。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後輩說談邱剛健

《大決鬥》(1971)是鉤沉之作。《殺絕》(1978)說的是天下第一的主題。做了第一,就要不斷被人挑戰。這個主題雖然是五十年代西部片就已經有的,但《殺絕》勝在意象特別。《說謊的女人》(1989)劇本很厲害,講了物質主義和很複雜的愛情看法。開頭劉嘉玲自言自語講電話那場戲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Pages

Subscribe to 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