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

後輩說談邱剛健

略談邱剛健劇本的起筆。《奪魂鈴》(1968)寫馬賊兇殘,見一女子殺之,見五六歲男童,一箭穿顱,也殺了。《愛奴》(1972)開場是大雪碎碎揚揚,落在一妓女的屍體上。《女人心》(1985)寫繆騫人與周潤發因瑣碎小事要離婚,居然說離就離,不過一個轉場。邱剛健的劇本震攝人之處,是他的創作視野。別人會用作高潮的戲,他用作開始。以此為起點的創作膽識,無所阻擋。同性、人鬼、婚外情,百無禁忌。社會現象在他筆下,與人的複雜心理互為因果,可堪玩味,亦更可理解,哪裏會停留在是非黑白的道德規尺上?《說謊的女人》(1989)開頭讓飾演情婦的劉嘉玲對着電話自言自語,傾訴苦等男人造訪閨中的煩悶。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後輩說談邱剛健

《大決鬥》(1971)是鉤沉之作。《殺絕》(1978)說的是天下第一的主題。做了第一,就要不斷被人挑戰。這個主題雖然是五十年代西部片就已經有的,但《殺絕》勝在意象特別。《說謊的女人》(1989)劇本很厲害,講了物質主義和很複雜的愛情看法。開頭劉嘉玲自言自語講電話那場戲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後輩說談邱剛健

他那時是用原稿紙寫劇本的,不是用有格子的那邊,而是反轉來寫。如果是手稿交給你的話,他的字跡永遠是透印過到第二頁,第二頁就會印到第三頁,如此類推。這只能在他的手稿中看到,複印就看不到。他常常說自己是用命來寫劇本,單看字跡似乎就已經是這樣了。他當時住太子園藝街,太太煮得一手好菜,將他照顧得好好,讓他可以心無旁騖地寫劇本。當他最激烈地寫時,我看到不大的房子裏有一團團的稿紙扔在地上,也不准太太去撿。他看太多電影,太多書了,只要覺得哪一場戲是有出處、來自某場電影的,他就將那張紙搓成一團扔掉。他在警惕、提醒自己。我們全都不敢幫他撿。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後輩說談邱剛健

我印象最深的,第一部戲是《愛奴》(1972),有女同性戀,又殺到血流披面,又玩SM,要知道這是古代背景的故事,而且是查案,就當時而言,怎麼不是橫空出世?第二部是《投奔怒海》(1982)。當時我剛剛入行,第一個教訓就是不要接觸政治。政治電影在臺灣是上不了畫的,可是邱剛健的劇本不但寫了政治,寫了越南,還寫得很有意境。第三部就是《唐朝豪放女》(1984),將唐風寫得非常考究,細節到位。加上《唐朝綺麗男》(1985),編劇是整部戲的靈魂。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後輩說談邱剛健

邱剛健的時代地位是很獨特的,台灣人認為他是香港的,香港人一直記住他來自台灣,而在他邵氏之後的劇本就很清楚看到他漂流性的目光,《胡越的故事》(1981)和《投奔怒海》(1982)都是能夠以非香港角度切入,《地下情》(1986)也是慢慢發展變成雙城故事,他其實在幫助我們新浪潮導演拓展地域視野。若果深入去給邱剛健找個根源性,我會說是「中日偏日」,他來自前衛劇場界,理應有歐洲影響,然而邵氏的新派武俠片不會否認日本武士片的影響,由那時開始,他便開始「日本味」,由《愛奴》(1972)到《殺出西營盤》(1982)、《烈火青春》(1982),就是從日本文化找上去,然後他走到唐朝。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後輩說談邱剛健

寫完《胡越的故事》(1981)劇本之後我去了美國,許鞍華於是找了邱剛健改劇本。一開始看我覺得他改得不是很多,後來再看,才發現他的細節真是很細緻很細緻的。他在你的那場戲中加了幾個字、幾個場景,加了幾個畫面,其實是豐富了你的畫面,但是你又不是一下子能看出來,這才叫厲害。他看起來對老闆非常狂傲,但對年輕人的鼓勵非常多,總是希望後輩多嘗試一點。對老闆剛硬,對人卻寬厚,都是優點來的。他衝擊了我們很多想法,滋潤了很多香港的編劇。這一兩年,我再寫劇本。年紀大了點,沒那麼商業了,但當想寫一寫自己的作品時,我都會掛念起邱剛健。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後輩說談邱剛健

在我的記憶中,邱戴安平的劇本在當時的「高度」是別人難以企及的。那個時代的空氣養分很不同,才有了《胡越的故事》(1981)這樣的劇本。我常常想,導演如果沒有他的劇本會怎麼樣?記憶中在邱剛健的劇本裏,邵音音、陳萍等人除衫與現在不同,劇本的意念不同,時代的高度也不同。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後輩說談邱剛健

我第一次寫劇本是區丁平叫的,他的《何日君再來》(1991)原本找了鍾阿城寫,六四事件後氣氛敏感找不到他,區丁平於是找人接手,我寫的應該是第三稿。他知道我從未寫過劇本,便找來邱剛健新浪潮時期的劇本給我看,可以說我是從文字閱讀學邱剛健去寫劇本的。他的特色是超級細緻,寫女主角憤怒,不是一個詞去形容,而是很着重環境細節去寫她怎樣憤怒,我現在寫劇本寫得很慢,就是學了他一定要寫出整場戲人物的對白、情緒、表情、心思才寫下一場。這像是形式上的影響,實際是創作態度上的。另外在取材上的影響,則是在性方面的探索。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原聲密碼

近十多年來,王家衛的電影音樂多由自己操刀,不止擔任電影裡的音樂編輯(music editor),又喜挪用「既存音樂」(pre-existing music),當中不乏來自其他電影原聲。電影《一代宗師》中,他就選來數段甚為亮眼的電影音樂旋律,兩支來自森田芳光的《其後》(1985,作曲梅林茂),一支來自意大利音樂大師Ennio Morricone的La Donna Romantica,一支來自荷里活經典黑幫電影《義薄雲天》(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 1984),作曲者同為Morricone。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後輩說談邱剛健

邱剛健處理一場戲的思考方向很細密,很值得我們去學習。於一般類型片,對話常常就是表達的目的,他從來不直線去表達故事,給我介紹加進更多可能性的敘事學問;我覺得他在對白設計上追求個性互動、在場感,和一種隨意性的說話意態。我最喜歡邱剛健的作品無容置疑是《地下情》(1986),那裏幾乎每一場的對白都有以迴盪的思考方式去建立,例如溫碧霞約梁朝偉去看樓,待仲介阿姐離開,溫說,我第一次約你,就問你借錢,你怕不怕?梁答,怕甚麼?我就是喜歡妳坦白,現在很少人這麼坦白。然後溫說,你閉上眼。梁說,幹甚麼?溫續說,閉上眼,張開口,把舌頭伸出來。寥寥幾句,女的主動、隨意、靈感都展現出來,男的則在不知所措中逞強。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Pages

Subscribe to 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