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

龍門大俠重出江湖

香港亞洲電影節最近放映了全新修復的《龍門客棧》,而且也重映了1992年徐克監製、李惠民導演的《新龍門客棧》作比對。上周六在百老匯電影中心還舉辦了一場「龍門客棧新舊對談」,請來原版《龍門客棧》的大俠石雋與歹角白鷹出席,娓娓道出當年往事。

作者: 
2014年
11月
12日

上京上訪,無恐無懼?

我在天安門長安街,把黃色紙傘放到地上,舉起相機從不同角度拍攝,想把照片題為「黃傘在北京」。可是幾個男人衝來,收起紙傘,把我帶走。

那是我在北京的拍攝計劃,卻因為我膽怯,在天安門看到公安,更看到不少男人虎視,像傳聞的便衣警察,最後我只有把紙傘留在背包,僅餘恐懼想像。
學聯說要上京當日,我從北京返港;我擔心,因為我等閒人也怕秘密警察,那社運學生如何?尤其學生所言「上京」,更像內地民間「上訪」 ─ 分別是,民間沉冤,是為不義民情;學生上京,是為不公政改。

刊物: 
作者: 
2014年
11月
11日

雨傘電影節

余生也晚,未看過黃飛鴻用雨傘作武器抗擊奸人堅的「歷史電影」,但雨傘在腦海中留下難忘美麗影像的也不少。忽發奇想,要是在城中辦一個「雨傘電影節」,想必也有吸引力,露天公民廣場是理想的放映地,要是在觀影時適逢有雨水灑落,想必更有氣氛。不過,一切不過是在我腦子中迴旋虛構而已。

刊物: 
作者: 
2014年
11月
10日

食色江湖歲月無聲

以「黑社會」為題材的香港電影數目不少,也是港片全盛時期的重要題材,描寫的是江湖的恩怨情仇,其中以改編漫畫的《古惑仔》系列較為矚目,當中提及的黑幫組織「洪興社」亦成為觀眾最「熟悉」的社團。

隨着香港社會的經濟模式改變,色情行業、娛樂場所式微,嚴重打擊了黑社會的收入來源。舊式屋邨清拆重建,各行各業企業化,古惑仔也要轉型。杜琪峯導演的《黑社會》及《以和為貴》既追溯了社團的起源,也提出了回歸後新政治形勢下的「後黑社會」時代:黑社會運作公司化。

刊物: 
作者: 
2014年
11月
09日

4部新片瞄準奧斯卡

一年將盡,開始整理2014 年看過公映的西片、亞洲片及香港片,排列一張十大名單。與此同時,亦密切留意着由現在直至年底荷李活上映電影,因為現正是奧斯卡大片陸續出爐時。

今年看過的,覺得故事整體完整,主題清晰有價值,又有濃烈追看性的西片,不算太多,印象較深刻的是近期的《失蹤罪》,早一點的《猿人爭霸戰:猩凶崛起》,和更早一點的《布達佩斯大酒店》,相信這三部也是提名最佳電影的選擇吧。當然看過較突出的還有《性上癮》前後篇、《伊朗式離婚》等,但手法和題材比較特別,應該不會是奧斯卡所愛。

刊物: 
作者: 
2014年
11月
09日

丁權炒地拓新題

土地應該是古往今來最易引起貪念和糾紛的事物之一,在現代大都市的周邊,快速發展的市區往往是讓周圍農村變質的重要原因。因為土地有價,就算是世代務農的家族也很難抵抗誘惑。這個話題,日本電影拍了不少,像正在上映中的「1980年代日本電影新貌」節目中,就有不少這樣的故事。反而香港這個在過去三十年急速都市化,農地大片大片消失的地方,少有電影人去處理這個題材。

刊物: 
作者: 
2014年
11月
07日

《一個人的武林》 港產動作迷思大發揮

香港的武打娛樂傳統一直有個問題需要解決。除了以古代為背景的故事之外,武打題材的漫畫、電影等創作,有不少是以現代社會為背景的,不論是李小龍的電影還是漫畫《龍虎門》,主角們都是在現代時空之中以武功分勝負,定生死。作為觀眾,有時不免納悶,為什麼他們不用現代武器來解決問題,明明可以用槍來決勝負,硬是要選拳腳來解決。新片《一個人的武林》或多或少可以說是這個問題的一種發揮,讓觀眾面對拳腳功夫在現代社會的意義這個問題。

刊物: 
作者: 
2014年
11月
06日

《一個人的武林》 港產動作迷思大發揮

香港的武打娛樂傳統一直有個問題需要解決。除了以古代為背景的故事之外,武打題材的漫畫、電影等創作,有不少是以現代社會為背景的,不論是李小龍的電影還是漫畫《龍虎門》,主角們都是在現代時空之中以武功分勝負,定生死。作為觀眾,有時不免納悶,為什麼他們不用現代武器來解決問題,明明可以用槍來決勝負,硬是要選拳腳來解決。新片《一個人的武林》或多或少可以說是這個問題的一種發揮,讓觀眾面對拳腳功夫在現代社會的意義這個問題。

刊物: 
作者: 
2014年
11月
06日

天才導演遺作出土

2015年是美國天才導演奧遜威爾斯(ORSON WELLES)的百年誕辰,他的「新作」,有機會於5月6日,他的出生日曝光。若然屬實,這肯定是世界影壇大事件。

所謂「新作」,其實是已經封塵接近四十年,奧遜威爾斯未完成的遺作,影片叫《THE OTHER SIDE OF THE WIND》(風的另一面),於1970至1976年間製作,拍完又補,補完又拍,斷斷續續,一切都與錢銀有關。自從《大國民》嚴重超支令電影公司RKO破產之後,人人見到奧遜威爾斯都怕,他拍的每部電影不是被電影公司完全接管了剪片權,就是要他像「籌旗」一樣,拿出片酬來投資。

刊物: 
作者: 
2014年
11月
06日

Pages

Subscribe to 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