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

Where’s the Action?

This Christmas, audiences will be treated to Ip Man 3, featuring the continuing adventures of Ip Man – that is, the Donnie Yen iteration and not the Wong Kar-wai directed film with Tony Leung Chiu-wai, or the other Ip Mans that nobody cared about because they weren’t played by Donnie or Tony.

作者: 
2015年
12月

尋找純愛的故事

這是從一個普通的名字「王家欣」引發的懷舊愛情小品,清新有趣,又散發着淡淡的哀愁。劉偉恆初當導演之作,在有限的製作資源下,交出了不錯的成績。

刊物: 
作者: 
2015年
11月
29日

影痴宅男與絕症少女《初戀有病》

於今年辛丹斯電影節(Sundance Film Festival)獲得劇情片評審團大獎以及最受觀眾喜愛影片獎的《初戀有病》(Me and Earl and the Dying Girl)在香港平靜地上畫,沒受幾多注目。橋段是少女患癌,記得年前的《生命中的美好缺憾》(The Fault in Our Stars)頗被香港專欄作家及文青受落,他們對本片的漠視不易理解。

刊物: 
作者: 
2015年
11月
27日

豁出去的王菀之

記得去年吳君如和鄒凱光合作的賀歲片《金雞SSS》片中,飾演假扮「北妹」的王菀之,她憑此片榮獲金像獎最佳新演員和最佳女配角,躍升成為新一代的喜劇女星。作為一名歌手「撈過界」做演員,在各地影壇都是常事,而香港影壇一直以來都有着歌手、演員兩棲的現象,現時好幾位上世紀八十年代走紅至今的巨星,都是縱橫歌影視,如「四大天王」的劉德華、張學友、郭富城和黎明。

刊物: 
作者: 
2015年
11月
27日

二度凶心人

重拍不是問題,但重拍基斯杜化路蘭電影,就是一個問題:問題是,誰有本事拍,誰會敢拍。還要,重拍的,是最神的那部。

中小型電影公司AMBI PICTURES近日宣佈,成立了兩億美元的電影基金,用來拍戲,首部省招牌作,是重拍基斯杜化路蘭的《凶心人》(MEMEMTO)。真定假呀?不要說說便算。

基斯杜化路蘭電影部部複雜,時間空間像碎片又像拼圖,分裂,重組,不按時序,多重空間,這幅拼圖由他去拼,好像很易拼,但由別人去拼,除非霍金出馬,否則,大腦注定沒有足夠複合思維、立體想像,去完成遊戲。要數複中之複、雜中之雜的,正是《凶心人》。

刊物: 
作者: 
2015年
11月
26日

肯定演技之餘,也要作品值得肯定──第52屆金馬獎評審後記

《聶隱娘》差一點贏更多

2015年11月21日,第52屆金馬獎頒獎禮舉行。結果一如所料,由《刺客聶隱娘》和《醉‧生夢死》大熱勝出,分別奪五獎及四獎。奇妙的是,頒獎禮的流程和頒獎嘉賓一早編定,得獎名單卻是當天下午才告誕生,兩者竟配合得絲絲入扣,充滿懸疑和戲劇性,如有神助。

由李安和舒淇頒最佳導演獎給侯孝賢,猶可說大熱賽果是意料之內。但李康生剛舊事重提當年是他頒最佳新演員獎給林嘉欣,他這回頒的最佳女主角獎得主又正是同一人。當頒獎禮過了一半,只有《刺客聶隱娘》已獲三獎(造型設計、音效、攝影),其餘四部獲最佳劇情片提名的電影,皆只各得一獎。

刊物: 
作者: 
2015年
11月
26日

嶄新視角兇案解碼 《踏血尋梅》

重現真實發生的罪案,一直是電影人創作的靈感來源之一。香港電影在這個方向上,由早年的「三狼奇案」、「忠信表行劫案」、「八仙飯店滅門案」等等,都先後成為電影的題材,不少更成為香港電影的經典。這些根據真實案件改編而成的電影,如今多了一部《踏血尋梅》。這部電影和之前所有「真實案件改編」作品都不同,關心的不是案件發生的過程,而是另外一些更基本的疑問,超越了港產片一貫的類型框框。

刊物: 
作者: 
2015年
11月
26日

香港未來10年

正在讀賈樟柯的電影手記《賈想》,在裏面一篇圍繞《小武》的對談,他曾有如此感嘆:「……真正以老老實實的態度來記錄這個年代變化的影片實在是太少了!整個國家處在這樣一個關鍵性轉折時期,沒有或者說很少有人來做這樣一種工作。我覺得,這種狀況對於幹這一行的人來說實在是一種恥辱——起碼從良心上來講,我也覺得應該要想辦法去做一個切切實實反映當下氛圍的片子。」

作者: 
2015年
11月
25日

Pages

Subscribe to 201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