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影評頻道:《時空中轉站》(Transit) new

被譽為廿一世紀的《北非諜影》,《時空中轉站》改編自二戰時期的小說。男主角逃出德國,來到法國馬賽,但和許多難民一樣無法前行。德國導演柏索(Christian Petzold)不去重構昔日的法國,令現在及過去共處同一時空。影評人傅慧儀及博比剖析本片對歷史、時空、身份及恐懼的處理。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lFWvIRFMSsw

觀看連結



香港電影2017 new

編號 / ISBN:978-962-8271-24-5
書名:香港電影2017
主編:鄭傳鍏
出版社: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出版日期:2018年9月
定價:HK$ 90

簡介: 《明月幾時有》的本土史,《相愛相親》的家族愛,《蕩寇風雲》的歷史真相,《藍天白雲》、《空手道》的父女情仇,《西謊極落:太爆‧太子‧太空艙》、《今晚打喪屍》的城市異相,還有《地厚天高》與《消失的檔案》的真相記憶,2017香港電影種種話題,一書盡覽。



一部電影 幾個故事?──說電影的藝術:《越歐快車》 new

歸根結柢,《越歐快車》不僅是表面顯而易見的電影創作過程。

事實上,影片沒有表明車廂中羅拔格里葉等二男一女明確的電影工作崗位,我們是靠飾演者的真實身份來推斷,可以有其他可能,譬如三個角色都是編導,或羅氏飾演攝影師,其妻飾演女演員兼編劇……;而在由法國巴黎到比利時安特衛普不算長的車程中,三人只是構思故事,並非完整創作──如果指拍攝、甚至剪接完成,討論的情節拍不拍得成尚未可知(大概往安城正是為會見投資者)。由是,運毒者(尚路易杜寧南飾)和安特衛普女子(瑪麗芳絲碧西亞飾)所涉及的情節,乃《越歐快車》的導演羅拔格里葉「越俎代庖,自行代攝」,同時,我們看到這位羅氏不止於拍攝片中羅氏所飾角色的構思,還插入不少另創的段落。前者做得順理成章,如與運毒者同車廂的戴眼鏡女子,及其後的安特衛普女子,與羅氏三人討論的影像和聲軌剪接起來,敘事流暢,富有層次,意思清楚,說明一個角色的誕生和功能,並表現劇本創作常常變化的本質。這種段落很能建立片中三人構思和構思影像化的呼應。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無雙》 new

【本文披露劇情】

《無雙》這個名字,據說是來自莊文強導演小時候看過的電視劇《無雙譜》(1981),兩者在劇情上當然毫無關係,卻可用電視劇立意的一句佛語點題:「諸法體狀,謂之為相。」而「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表象就是假的,唯有認識本心,才能避過「相」的迷惑。電影繞不開對「相」(假)與本心(真)的討論,並提出:「極致的假是否能取代真?」的問題。本來非常期待莊文強導演新鮮的解答,可惜最後的答題卻流於淺白,叫人失望。




《無雙》:假的真不了 new

【本文披露劇情】

《無雙》的中後段有一幕,影壇巨星周潤發雙手持槍,在槍林彈雨的軍營內掃射數十個敵人,臉上沒絲毫畏懼之餘,動作瀟灑,慢鏡中飛身殺敵,再把手槍換成自動步槍,把槍戰升級。《英雄本色》上映32年後,在大銀幕再看到了 Mark 哥的風采。更令人詫異的是,發哥的樣貌和身材看上去幾乎沒有經過時間洗禮。吳宇森導演當年的經典作品真的能再現光芒?哦,電影真偉大!可惜莊文強導演在電影的結局把這浪漫推翻:《無雙》的含意是假的真不了,偽術永遠不會是藝術── Mark 哥風采只是假象,戲中真正的「英雄」是城哥──郭富城。導演這樣玩弄觀眾,是暗藏大意,還是賣乖巧?




繼承經典,致敬經典,回歸港片──《無雙》在大陸熱爆說起 new

【本文披露劇情】

截至10月15日止,《無雙》在大陸票房已收人民幣九億六千五百萬元,突破十億肯定沒問題,要破王晶《賭城風雲3》(2016)十一億一千七百萬元的港式題材電影在中國大陸最高票房紀錄也應該不成問題。而且,這次莊文強比王晶強的是,中國大陸輿論滿口皆碑,咸認為是「港片回歸」了!

筆者觀看《無雙》是在廣州一家影院可坐二百多人的巨幕影廳,連第一排也坐了好多觀眾,二十多年前熟悉的場面彷彿回來了似的,甚至有著當年午夜場的感覺──是的,那是香港電影「黃金十年」的時代──這其實是《無雙》首映日,當白天網上好評出現而且是接二連三地出現時,觀眾的眼球開始被吸引住了,這樣一來,地處黃金地段的影院晚上七時許的「黃金場次」焉能不爆?




《越歐快車》:一趟關於創作的旅程 new

法國電影新浪潮裡,左岸派的電影總是有著迷人氣質。左岸派導演中,有兩位著名的文學作家:羅拔格里葉(Alain Robbe-Grillet)和杜哈絲(Marguerite Duras)。羅拔格里葉是推動「新小說」的旗手,同時參與電影的「新浪潮」,右手寫小說,左手拍電影。早在他為《去年在馬倫巴》(Last Year in Marienbad, 1961)編劇之前,已完成《不朽的女人》(L'Immortelle, 1963)劇本。當時有人覺得他新潮,找他當導演,條件是要在伊斯坦堡拍攝。恰巧他與妻子嘉芙蓮是在那裡邂逅的,在他的想像世界裡,伊斯坦堡本來就佔一席位,於是馬上答應。




影評頻道:《登月第一人》(First Man) new

太空片都拍到去黑洞蟲洞,登陸月球只是小兒科?張偉雄談 Damien Chazelle 新作《登月第一人》的突破及神秘學暗示,劉偉霖主持。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5aNkEhUDw1M

觀看連結



影評人之選 2018:暴走列車 new

最早認識安德烈岡查洛夫斯基(Andrei Konchalovsky)這位前蘇聯導演,是看他1984年的作品《瑪麗亞的情人》(Maria's Lovers)。迷人的固然是美艷的娜塔莎金絲姬(Nastassja Kinski),但導演的取材和說故事的形式,都有別於主流荷里活風格,為美國電影賦予新的氣息。翌年,岡查洛夫斯基拍出《暴走列車》(Runaway Train),劇本出自日本電影大師黑澤明。按照黑澤明原來的計劃,本片會是繼《赤鬍子》(1965)後拍攝的首部彩色電影。豈料集資失敗,最後劇本流落到美國,經《瑪麗亞的情人》的編劇保羅辛德爾(Paul Zindel)等人改寫,搬到美國的阿拉斯加雪地。罪犯逃獄,逃到失控的列車;人在冰天雪地,為了奔向自由不惜一切。

往後,有關失控列車的電影多不勝數,可是沒有一套像《暴走列車》般描畫人性如此深刻。身在惡劣的自然環境,面對無法控制的列車,重犯莊威決心重奪自由,隨行的小子一心只想吃大茶飯。兩人在列車相知相交,一個只願重獲新生, 一個卻執迷不悟,輾轉由衝突到互相了解,再遇火車女工誤闖困局,直至絕望等死,過程觸目驚心而又發人深省。電影最後用上莎士比亞的《理查三世》名句作結:「再狂暴的野獸,也有一絲憐憫之心;我卻毫無憐憫之心,因此我不是野獸。」(No beast so fierce but knows some touch of pity. But I know none, and therefore am no beast.)未知黑澤明原著劇本有沒有寫下這句註腳?那到底野獸是誰?或是天下皆無野獸?

林錦波

3/11/2018(六)2:30pm# 香港藝術中心古天樂電影院
30/12/2018(日)7:30pm* 香港藝術中心古天樂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林錦波,粵語主講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鄭傳鍏、林錦波,粵語主講



自我矮化的灰飛雙身──《無雙》 new

【本文披露劇情】

如果用編劇理論分析角色設定,《無雙》的人物對立,會教觀眾想當然地由郭富城對照周潤發,以見前者所飾的李問,如何想像後者所飾的「畫家」吳復生出來,去掩飾自己才是偽鈔集團主腦。然而內有乾坤,是李問的對立面,更會是周家怡所飾演的督察何蔚藍!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