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小偷家族》:看不見的人 new

【本文披露劇情】

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獲第71屆康城影展最高榮譽的金棕櫚獎(最佳電影),這是康城影展自1955年設立金棕櫚獎,繼黑澤明的《影武者》(1980)、今村昌平的《楢山節考》(1983)和《鰻魚》(1997)後,第四部獲得金棕櫚獎的日本電影。評審主席姬蒂白蘭芝(Cate Blanchett)盛讚《小偷家族》完全擊中他們的心,但有日本國民直斥導演為「賣國賊」,批評電影抹黑日本形象。《小偷家族》的主角都是社會的低下層,這些批評側面反映低下層在社會不被看見,甚至被視而不見的情況。

是枝裕和關心社會現況,除了早年的紀錄片外,部份電影亦取材自生活實況。《誰知赤子心》(2004)取材自東京巢鴨遺棄兒童案,講述媽媽出走後,同母異父的兄弟姐妹如何在困乏中求存。《小偷家族》的靈感則來自子女隱瞞父母死亡,騙取養老金的新聞。電影透過以犯罪來維繫的家庭,反映日本的社會問題。



偷來的愉悅:《小偷家族》的情感圖譜 new

【本文披露劇情】

城市看似井井有條,家裡有「婆婆」初枝(樹木希林飾)、「母親」信代(安藤櫻飾)、「父親」治(中川雅也飾)、「姨姨」亞紀(松岡茉優飾)、「哥哥」祥太(城檜吏飾),後來還有「妹妹」樹里(佐佐木光結飾),一家人看似齊齊整整,雖然不算富裕,但看似滿室溫馨。是枝裕和用他一貫平實的風格,溫和地將這個「家」一層層地剝開,讓我們看到他們偽裝過,也看到他們真心付出過,但仍然無法撫平身心的傷痕,在偌大的城市裡,掙扎求存。



影評頻道:《小偷家族》 new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新作《小偷家族》近日在香港公映,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影評頻道」請來登徒和鄭政恆,對這部早前贏得康城影展金棕櫚獎的電影作出評論,分析它有什麼優勝之處。

嘉賓:登徒、鄭政恆
主持:劉偉霖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0_nlsAfGbio

觀看連結



拷問人性,信任與懷疑之間──談《怒》的電影配樂 new

一宗凶案,三個嫌疑人物,三段信任與猜疑之間角力的故事。

一名凶手殺害一對夫婦後,在受害人家中留下一個用血寫上的「怒」字然後逃走。凶手改頭換面、隱姓埋名,警察開始奮力追查。同一時空中,一個離家出走的少女、一名同性戀者、一對正在曖昧階段的小情侶,分別遇上三個與在逃凶手容貌特徵相似的陌生人。電視新聞不停報導凶案的最新進展,由信任、猜疑到背叛,到底這三個人誰是凶手?

電影《怒》是李相日導演2016年上映的作品,劇本改編自吉田修一的同名小說,電影配樂由1987年曾經憑《末代皇帝溥儀》奪得奧斯卡最佳原創電影配樂的著名音樂家坂本龍一擔任。電影以懸疑凶案展開故事,但重點沒有側重於凶案本身而令其成為一部偵查推理電影,反而利用三組視點,對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提出疑問,懸疑的不是這宗凶案,而是人心。全片採用原創音樂,坂本龍一以一貫極簡的風格,淡然卻有力地向人性提出拷問。




《HKinema》第四十三號 new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季刊
《HKinema》第四十三號出版

遊走1968(專題編輯:張偉雄)

羅玉華、張偉雄談電影節
蒲鋒:閒尋舊蹤跡
劉偉霖:山田洋次的軌跡

下載電子版
(PDF 格式)

 

 

 

 

 

 

 

 

 



《思‧裂》:一個鏡頭的不寒而慄 new

一個令人印象難忘而且不寒而慄的鏡頭,說的是 M. Night Shyamalan 執導的《思‧裂》(Split,2016)的第一個鏡頭。

這個鏡頭分三個層次(見圖一),前景是老虎蘭的葉;中景是女主角 Casey(Anya Taylor-Joy 飾),在畫面的右中位置,凝望著對角位置(畫框的左方);後景是一群慶祝生日的年輕人;聲軌是年輕人的歡笑聲作為隱約的背景聲,鏡頭運動似是 Track In 加 Zoom Out,攝影師強行把中景主角拉近,壓縮了主角分別與前後景之間的距離,是淺景深的鏡頭,由於三者相差的距離很小,減低了鏡頭運動的成效,這種效果尤其令人不安,突顯 Casey 被排斥,更重要是令觀眾想知道 Casey 究竟在看什麼?

圖一
(圖一)



《幽閉者/恐怖份子》:永失人格的鐵窗孤魂 new

「人們應尋求內在精神上的自由,政治上的平等,經濟上的友愛。」當M身陷囹圄、受盡折磨之時,其思想墜入昔日的自我,他聽著母親如此道,並一一記下。《幽閉者/恐怖份子》就是有關於這些失落的理想──自由、平等、友愛──這三個自法國大革命而來、經過無數歷史哲人的奮鬥而持續傳承的偉大理念,始終只是個遙不可及的願景。




康城筆記:得獎及遺珠的理由 new

第71屆康城影展閉幕,金棕櫚獎由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Shoplifters)奪得。事前沒有誰會料到,因為他過去四次參賽,只拿過一次評審團獎(《誰調換了我的父親》),這回也不見得有什麼突破。事後大家又覺得也無不可,因為今年並無眾望所歸雅俗共賞之作,《小偷家族》在各方面的平衡已算做得較好。那個犯法(高買、騙養老金)家庭的成員本來不是一家人,彼此間縱有矛盾,卻都是好心人,相處得比真有血緣關係的家人還要融洽。這份東方的溫情主義,很容易打動西方的評審,遇到的反對阻力應是最小的一部。

小偷家族
《小偷家族》



康城筆記:從賈樟柯、是枝裕和到李滄東 new

今年康城影展的參賽片中,美國片出奇的少,亞洲片卻是近年少見的多,單是東亞就有四部。大都是熟悉的名字:賈樟柯、是枝裕和、李滄東……

《江湖兒女》如重構導演前作

賈樟柯的《江湖兒女》(Ash is Purest White)很容易與前作《山河故人》相提並論,都是時間跨度大的三章式結構,都是通過主角情緣的失落,反映時代的變遷和價值的失衡。但影片獨特的地方,是猶如導演一系列前作的角色、主題和意象的發展和重構。以趙濤飾演的主角巧巧為例,首章出場時在大同市與黑道的斌哥(廖凡飾)戀愛,就令人想起十六年前的《任逍遙》。次章她出獄後遠赴三峽奉節找沒見5年的斌哥,就猶如《三峽好人》的變奏,同是2006年三峽工程大遷徙的背景,外星飛碟的意象甚至進一步重現。趙濤剛烈的一面早在五年前的《天注定》表現過,但《江湖兒女》才成功把她開槍的狠勁,與對親人的溫柔、行走江湖的豪爽及行騙求存的世故,層層結合起來成為一個複雜而完整的角色,趙濤演出的成熟使人刮目相看,確有問鼎康城影后的實力。

江湖兒女
《江湖兒女》



《當祈禱落幕時》:愛與死 new

《當祈禱落幕時》是「加賀恭一郎系列」的壓軸之作,換言之隨著《新參者》和《麒麟之翼》,卒之來到最終章。

實際上,電影《當祈禱落幕時》和《麟麟之翼》一樣,導演和編劇只須老老實實照辦煮碗,阿部寬大可行行企企,因為東野圭吾的原著足以力撐全場。《麟麟之翼》沿用東野圭吾拿手的愛與罪主題,再放大到家庭人際、校園欺凌,以至於階級和貧窮問題,日本年輕一代苦無出路的宏觀格局,日本橋上的麒麟和紙鶴是重要象徵,滿載心意與希望。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