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影評人之選 2018:新宿小偷日記 new

《新宿小偷日記》是一部很「1968」的電影,受當時中國文革政宣電影的流風所及,大島渚和高達一樣不斷在電影中加入文字,有其時的世界大事,也有主人翁的日記,黑白為主的畫面偶然插入濃艷的彩色片段,劇情也是斷裂跳躍。

這是鳥男和梅子的自我探索之旅,但又像是新宿地下藝術世界的圓舞曲。他流連在翻譯文學與藝術書籍的專櫃,而她則一身店員打扮觀察著他,偷竊的地點是新宿紀伊國屋書店,這裡本身就是重要的文化藝術場域,佔了數層樓的店面,招來人氣的美少女店員,同時還兼營劇場,書店社長田邊茂一是東京夜生活的風頭躉,亦在戲中粉墨登場演回自己,他對鳥男偷竊的書目表示欣賞。

在戲中做回自己的不只是田邊,基本上這部電影中出現的人物,除了男女主角外,都是在演回自己,由田邊茂一介紹給男女主角的性學家高橋鐵,創造社的演員佐藤慶、渡邊文雄、戶浦六宏,狀況劇場的唐十郎及其團員等人,都以自己的真實身份演出。

《新宿小偷日記》沿著《日本春歌考》(1967)的脈絡談性,由春歌變成春畫,鳥男感興趣的書都是些性與藝術相關的主題。創造社諸君正襟危坐地反覆討論著性、性解放的話題,其實正是當時大島渚和一眾日本新銳導演挑戰政府的武器,情慾的表現在這些電影人手中變成了抗爭的手段,猛烈一如片末新宿街頭的示威。

鄭傳鍏

4/8/2018(六)7:00pm# 香港科學館演講廳
19/8/2018(日)7:00pm
*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劉偉霖、鄭傳鍏,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鄭傳鍏,粵語主講



影評人之選 2018:死亡使者 new

1968年8月里約熱內盧出現大規模街頭運動,羅查拿起攝影機走上街,拍了一部叫做《1968》的短片,然後走到東北山區,迅速完成《死亡使者》,挑戰當時巴西的獨裁政權。本片不獨是他短短創作人生中一部力作,也是最具威力的巴西新電影之一。

拍攝《死亡使者》期間,羅查在訪問中聲言,電影界中,只有高達憑《中國女》(1967)和《週末》(1967)預示了法國五月風暴的出現。跟高達一樣,羅查以大膽創新的電影語言見稱,《死亡使者》實踐他擲地有聲的「飢餓美學」,表現形式互相辯證著,如舞台式的古典唸白撞上前衛象徵性的肢體,紀錄片式的鏡頭移動中見調度,知性敘事配上跳接蒙太奇,時而用民歌襯托表演,時而直接主動闡述;種種破格的視覺,架構出巴西國族的獨特時空,強盜的野史終極抗爭,跟當下世局遙相對照。

影片的葡萄牙文原名是「惡龍對抗聖鬥士」,其實這片也可以看成 Antonio 內心世界的描述。片中所有角色都是當局者迷,他們總有狂態叫喊的時刻, Antonio 無疑是唯一清醒的人,身為殺手竟在一場戲去擔當和事佬。他脫離罪咎之路,想凌駕一切,但世俗的肉身與超然的目光在拉扯。影片尾段他突破時空闖入脫殖後的當下巴西,在象徵奴役、剝削、無情的車輛旁獨行。他看得通透,心磨得更堅定,同時也有可能被空虛打倒……

張偉雄

22/7/2018(日)7:00pm# 香港科學館演講廳
19/8/2018(日)2:30pm
*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陳智廷、劉嶔,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劉嶔,粵語主講



影評人之選 2018:昨日‧明日 new

本片是坦拿跟約翰伯格的第三度合作,他們對下一代年輕人有話要說。Marco 在課堂展示時間香腸,他跟 Mathieu 及 Madeleine 都想孩子得到正確的教育。Marco 邀請 Mathieu 跟中學生分享,Mathieu 的條件是讓他說出真相,說資本主義不是無堅不摧、是有風險的。八人都愛孩子,所以《昨日‧明日》真正的精神領袖,是教育哲學家盧梭。

後68的日內瓦處於革命後的反高潮,對付它的態度,正好是盧梭的「我或許不夠好,但起碼我與眾不同」。影片開首結尾都引用盧梭,替祖拿改名時也有人提到愛彌兒(盧梭的名作)。本片的法文片名不止效法寇比力克投射2001年,今天回顧坦拿的憧憬,就是推翻現在去建立將來,給下一代鋪好一條「第二次出生」的人生路。

也不可不提布萊希特,他是本片所有黑白片段造成的心緒及至心靈的辯證。有時是 Marie 唱一首布萊希特風格的打油歌,有時是 Marguerite 的性幻想,有時是68年巴黎及布拉格的街頭片段。它們沒規則的出現,就是一種失神、再生的可能。藉著貫徹布萊希特精神,Mathieu 看到所有人的真正身份並唱出來:哲學家 Marco、巫女 Marguerite、女賊 Marie、隱士 Marcel、愛侶 Mathilde、帶點瘋的 Madeleine、先知(曾經是)Max,而他自己是愚人船的擺渡人。

一切安好的話,祖拿今年四十三歲,會被教知1905、1917、1968,他會見到柏林圍牆倒下,知道天安門事件、西雅圖反世貿、阿拉伯之春。他來到香港,我會告知他我們在1989、2003、2014的情況。

張偉雄

8/7/2018(日)7: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29/7/2018(日)7: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歐嘉麗、張偉雄,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張偉雄,粵語主講



影評人之選 2018:玩笑 new

1968年,帶來許多想像,政治的火紅年代,左翼學生運動和民權運動轉入高峰,法國有五月風暴,捷克又有布拉格之春,法國和捷克的新浪潮電影,都有不少名作。《玩笑》集合三大重點:米蘭昆德拉首部長篇小說為原著,布拉格之春時期拍攝,以及捷克新浪潮代表作,份外觸目。

以年份為放映主題,十分正路,但也可以翻出新意。去年夏天我在紐約的林肯中心,看到一個放映節目,名為1977,表面上看1977只是「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借用黃仁宇在《萬曆十五年》的說法),但眼尖的歷史學家、文化人和策劃人,又可以從無關緊要的一年,看到文化與歷史的轉折。

1968年至關緊要,路人皆見,評論者不難找到時代和電影(以及文學)的相互關係,以1968年為主題,合理得近乎順理成章,但也不過是基礎一步。

《玩笑》也是文學改編電影,米蘭昆德拉在八、九十年代前後,地位如日中天,《生活在他方》、《笑忘書》、《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不朽》等作品,文藝愛好者人手一冊,《玩笑》也不例外。

《玩笑》展現威權體制下,為求凡事正確,忠於黨國,不容自由,更不容幽默,一句話:黨性大於人性。米蘭昆德拉的政治敏感,在他首部長篇小說已全面展示,而更重要的是,他也看見政治熱情冷卻後,人的虛偽、可笑與空虛,在今日的香港看小說及電影《玩笑》,教人百般滋味湧上心頭。

鄭政恆

18/6/2018(一)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29/6/2018(五)7: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鄭政恆,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登徒、鄭政恆,粵語主講



焦點影人︰若松孝二與足立正生的獨立電影革命 new

由影意志主辦的香港獨立電影節,今年的焦點導演環節,以「若松孝二與足立正生的獨立電影革命」為主題,透過回顧專題,讓大家重新發現和思考電影所應具有的革命和獨立的可能性。

今次選映的電影有若松孝二導演的《嬰兒偷獵時》、《被侵犯的白衣天使》、《狂走情死考》、《二度處女GO GO GO》、《赤軍:PFLP世界戰爭宣言》、《赤軍殘酷內鬥暗黑史》、足立正生導演的《女學生游擊隊》及《幽閉者/恐怖份子》,並特別邀請了日本著名電影評論家、也是研究若松和足立電影的第一人,四方田犬彥來港出席講座;師從若松的井上淳一導演也會來和我們分享他在若松製作的寶貴經驗。還有,被遣返回國後一直無法出境的足立正生,也會在通過網上視像通訊和觀眾交流。

節目詳情: http://hkindieff.hk



影評人之選 2018:死不逢時 new

法國的五月風暴可謂1968年席捲全球的政治風潮的風眼,任何有關1968的電影節目,沒可能不包括一部關於五月風暴的電影。無論你當馬盧是新浪潮導演,或者你要執著地把他歸類成「左岸派」,他仍是經歷過這段動盪時期的重要法國藝術家。然而他對五月風暴的參與,以及回應這段時期的創作,不及同期導演般突出。

與杜魯福及大島渚同樣生於1932年的馬盧,拍攝《死不逢時》的時候,已達半老之年,這部作品也是他最後作品之一。或者 Milou 及 Georges 的年紀,正好和此時的馬盧最接近,而屬於另一世代、踏入中年的 Claire,差不多是馬盧在1968年的年紀吧。

其實新浪潮及左岸派的法國導演,在五月風暴時期俱不是年青人,而是革命之心雖未死,但已逐漸被建制吸納,甚至成為了建制一部分的中年人。《死不逢時》於我的一大魅力,就是馬盧有一種自覺,不去假裝自己就是革命先鋒,亦不會恃老賣老地事後孔明。

香港的文青及藝術片觀眾,近年很愛看「平權片」、「抗爭片」、「逆權片」,雖說可以從中得到啟發,但較深層的滿足似是想將無力感抒發。《死不逢時》在幽默的外殼下,可說是對「強加革命於人民」這個無解問題的冷靜反思。

劉偉霖

2/6/2018(六)7: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16/6/2018(六)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博比、劉偉霖,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劉偉霖,粵語主講



影評人之選 2018:假如‥‥ new

本片不說自明的,是寄宿學校起革命的主題和象徵,其實來自尚維果的《操行零分》(1933)。但時代不同了,當年的電影尚有一個開明放任的老師,《假如‥‥》中學生與體制的矛盾衝突已變成你死我活。前者永垂影史的經典場面是棉絮漫天飛舞的枕頭大戰,歌頌的是自由;後者令人難忘的是出動真槍實彈玉石俱焚的結局,宣洩憤怒之餘充滿無政府主義色彩。

一如片名所示,影片最大的魅力在於虛與實之間的張力。這一刻笞刑體罰的具體刻劃教人驚心動魄,那一刻在野戰中「被殺」的牧師竟在大抽屜中坐起來接受道歉,令人啼笑皆非。叫人措手不及的還有無緣無故的彩色畫面轉黑白(及轉回彩色),且不時出現在同一場戲之內。實際原因只是彩色菲林預算不足,卻錯有錯著起了一定的疏離效果,令觀眾不忘質疑每一場戲,究竟是荒誕的現實,還是認真的狂想?

像咖啡店主角與女侍應邂逅一場,二人扮虎嬉戲跳接赤裸肉搏的鏡頭便疑幻疑真,卻肯定有自由奔放享受性愛的意味,在當時的英國片並不多見。在同一章節〈儀式與浪漫〉中,更早以黑白影像出現的二男觸電場面發生在體育館,只見高處的美少年在穿上套頭衫,地面的另一主角在四目相投之後便玩起單槓體操(慢鏡拍攝),那份含蓄的浪漫愛意盡在不言中。林賽安德遜的同志情懷在此呼之欲出,但也因不出櫃之故,終身的壓抑助長了他的憤怒,也反諷地成了他創作力的泉源。

李焯桃

27/5/2018(日)7: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17/6/2018(日)7: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開幕座談會,講者:李焯桃、劉偉霖、鄭政恆、張偉雄、劉嶔、鄭傳鍏,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朗天、李焯桃,粵語主講



《日常對話》:特殊的家庭故事,普遍的家庭糾葛 new

俗語說「家醜不出外傳」,在這時代,人人愛在網上分享自己的生活,但多少人有勇氣將自己與家人的瓜葛赤裸地拿出來,與他人分享?《日常對話》就是一部決意違反這「傳統觀念」的紀錄片。導演黃惠偵透過影片向公眾展示自己和母親的恩怨,將母女間的種種不解和感情糾葛拍出來,不只是為了得到情緒上的發洩,或滿足觀眾偷窺與八卦心理,她在影片中敢於撼動平凡日常,觸及保守社會的禁忌,直視親情關係中的缺口,展現出非凡勇氣。她的家庭故事,同時反映千萬家庭的共性,使得這部影片在題材上看似非常私密,表現的情感卻非常普遍,也在人際日漸疏離的世代,示範了溝通的神奇作用。




影評人之選 2018──1968:電影非常年 new

 






主辦: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統籌: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1960年代是所謂的火紅年代,資本主義陣營及社會主義陣營的對峙推向高峰。資本主義國家內的青年渴求社會主義應許的公義平等,社會主義國家內卻有不少青年嚮往西方的自由。年輕人反建制、反權威的革命精神,以及世代之爭,終於在1968年一發不可收拾。

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有一部論文式紀錄片《68火紅正蔓延》(2017),將一批在巴黎、布拉格、里約熱內盧等地於街頭拍攝的短片,再配上新聞片及導演母親拍攝的8米厘旅遊片,整合出獨到的視野,並以清醒的態度,重新發掘當年年輕人的時代氣質,也令我們明白,不要浪費於2018年回望1968年五月風暴的好時機。

「1968:電影非常年」選映六部經典作品,按影片面世的年份,可粗略分為三組:於1968年製作的《假如‥‥》(林賽安德遜導演)及《玩笑》(耶路米伊里殊導演)是乘著這個時代風潮出現的歐洲代表作。其後風潮蔓延全球,1969年面世的《新宿小偷日記》(大島渚導演)和《死亡使者》(加洛巴羅查導演)分別於亞洲及南美洲迎風見證獨立。《昨日‧明日》(阿倫坦拿導演)和《死不逢時》(路易馬盧導演)分別是1976及1990的作品,置身革命後的反高潮現場,推敲著如果風繼續吹,是心死還是心動。

六部影片討論階級、社會、制度、性、生死等議題,形式上具美學創新,共證人類嚮往自由靈魂的終極追求。

除了放映六部經典電影,也有名為「68回望:時代與電影」的工作坊,邀請四位嘉賓講者,跟影迷分享他們經過長期觀察的專門心得。先由沈旭暉談「五月革命的來龍去脈」,然後有歐嘉麗及劉嶔分別談「1960s:顛覆的電影年代」的法國篇及世界篇,最後由張虹談「後68紀錄片:真實的辯證」。

以「1968」電影作專題放映,在香港不是頭一趟,在1988年香港藝術中心舉辦「風暴的年代──六八思潮與電影創作」,當年的節目策劃,是剛剛離開我們的好友黃愛玲女士,謹此向觸覺敏銳的你致敬。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