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元2077》:忘了,忘不了



《攻‧元2077》(Oblivion)的導演 Joseph Kosinski 可謂藝高人膽大,這一次要回應寇比力克的經典作《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1968),更意想不到的是,《攻‧元2077》只是七十後導演 Joseph Kosinski 的第二部長片。首作《創戰紀》(Tron: Legacy,2010)承接1982年的《電子世界爭霸戰》(Tron),可見導演有意識要從舊素材開創新境。再加上電影由湯告魯斯(Tom Cruise)主演,加上科幻題材,自然令人想到《魂離情外天》(Vanilla Sky,2001)和《未來報告》(Minority report,2002)等等。未來、正義、回憶等主題紛至沓來。

《攻‧元2077》和《創戰紀》一樣,科技世界倒過來控制了人類世界,就似是《2001太空漫遊》中的電腦HAL勝利了,人怎麼辦?

片初交代這是地球毀滅六十年後的世界,人已離開地球,但還是繼續攫取地球資源,湯告魯斯飾演的 Jack 和太太 Victoria 是夫妻檔,在地球附近居住,負責機械維修工作。Jack 還存有一些地球毀滅前的回憶,念念不忘,終於在一次行動中救回似曾相識的女子 Julia,終於弄清了真相。

知識和書本是醒覺的第一步,Jack 從一個破敗圖書館拾到 Thomas Babbington Macaulay 的 Lays of Ancient Rome,就迷上了力戰而亡的英雄 Horatius 之名句:

To every man upon this earth
Death cometh soon or late.
And how can man die better
than facing fearful odds,
For the ashes of his fathers,
And the temples of his Gods.

人終需一死,勇者無懼,為先人與宗廟,死而無憾。崇高的道德價值,令 Jack 明白在維修工作以外有值得思索的事。

情感和記憶是醒覺的第二步,救回來的女子 Julia(順筆一提,飾演 Julia 的 Olga Kurylenko,為 Terrence Malick 新作《愛是神奇》[To the Wonder,2012] 的女主角),帶領 Jack 回憶過去的種種,二人只有相認相知,喚起情感和共同回憶,才能夠為行動注入動力。

最終當然是將行動付之於實踐了。

《攻‧元2077》有典型的英雄敘事公式──先是命定和宿命,繼而是危機和轉機,進而是反抗及迎向命運,最終是犧牲或成功。然而本片最吸引我的,是複製人的世界。


Jack 和太太 Victoria(又順筆一提,飾演 Victoria 的 Andrea Riseborough,在另一部關於複製人的電影《別讓我走》[Never Let Me Go,2010] 演出一個角色)都只不過是工具,可以大量複製,所謂精銳部隊,其實只是奴隸。然而奴隸最終也可反抗,挑戰主人。這在科幻故事和英雄敘事中並不出奇。

不過,電影《攻‧元2077》最有爭議的一點,是複製人也有靈魂的問題,因為有靈魂,所以有情感和記憶,當然也有性與愛。這好比是說複製人和普通人之間並無太大分別。畢竟應否複製人類還有不小的爭議,我想,電影帶出的見解,是對傳統道德觀念一次含蓄的挑戰。

附加檔案大小
Oblivion_2.jpg85.08 KB
Oblivion_3.jpg61.17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