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是枝裕和



1996年春,我在第二十屆香港國際電影節中看了是枝裕和的首部劇情長片《幻之光》(1995)。該片是日本《電影旬報》1995年十大佳片的第四位,對白少而情節簡單,多遠景、長鏡頭和靜止鏡頭,用自然光拍攝的影像幽暗和充滿詩意。導演用優美的畫面和豐富的音響,深刻地描寫了女主人公由美子從快樂到絕望,經迷惘到妥協的心路歷程。影片令人難忘的場景、畫面和色彩比比皆是:例如拱橋上的老少人影,黑夜疾行的火車燈光,隧道外的青蔥美景,曾曾木海岸的雄偉風光,送葬行列的黑衣人,由美子的白襯衫,還有多次出現的紅色物品(田野的紅花、廚房的紅器皿、集市的紅帳篷)等等。《幻之光》是一部佳作,雖然它有模仿侯孝賢及西奧.安哲羅普洛斯的電影的痕跡。

幻之光
《幻之光》

在是枝裕和的十二部劇情長片中,我最喜愛的是他的第二部作品《下一站,天國》(1999),因為影片表現了生命的喜悅和電影的魅力。該片探索人生中的美好回憶,像春天的落櫻、夏日的涼風、舞廳的紅裙和高空的白雲,皆讓人無限懷念和珍重不已。把美好回憶拍成電影,既說明了電影原是虛構,也歌頌了電影這個藝術形式,令我想起杜魯福的《戲中戲》(1973)。《下一站,天國》的末章,失戀的天國女職員在走廊中仰望,以前晚上看到的娥眉月原來只是一個陳舊的天窗,對憧憬的幻滅我們只能寄予同情!這部電影不落俗套的詩意畫面和深情款款的細膩描寫非常動人。編導以奇幻的設計寫述人生世相和人情百態,委實令人嘆服。我也十分喜愛他以古城鐮倉為背景的《海街女孩日記》(2015),電影用三個喪禮與美景(春天的櫻花、夏天的驟雨和煙花),美人(綾瀨遙、長澤正美、夏帆、廣瀨鈴),和美食(炸魚定食、白飯魚吐司及自釀梅酒),描寫姐妹情深,意境之美讓人神往。

是枝裕和的影片,在國外的評價比日本的評價高。《下一站,天國》當年不入旬報十佳(名列第十一位),在世界三十多個國家上映時卻好評如潮。後來的作品,像名列旬報十佳第五位的《橫山家之味》(2008),在日本的觀眾僅有十五萬人,在法國的觀眾竟然有三十萬人。2006年,是枝裕和的古裝武士片《花之武者》(2006)在旬報十佳投選中名列第二十二位,但曾在《下一站,天國》擔任是枝裕和助理的西川美和的第二部劇情長片《吊橋上的秘密》(2006),卻是旬報十佳的第二位。2009年,是枝裕和的《空氣人形》(2009,港譯《援膠女郎》)是旬報十佳的第六位,西川美和的第三部劇情長片《親愛的醫生》(2009) 是旬報十佳的第一位。2016年,是枝裕和的《比海還深》(2016)是旬報十佳的第十一位,而西川美和的第四部劇情長片《漫長的藉口》(2016)卻名列旬報十佳第五位,成績再一次比她的啟蒙導師優勝。在歐洲和美洲,不少人認為是枝裕和是平成年代最出色的日本電影導演,但看過西川美和的影片者肯定不多。是枝認為,電影不是用來表現自我,拍電影是自己發現世界的行為。他是一個有人文主義與世界視野的電影導演。

是枝裕和在1991-1996年間拍了十一部電視紀錄片,從1995年到2017年拍了十二部劇情長片。除了《幻之光》和短篇電視劇《後日》(2010)外,他沒有再改編文學作品,但《空氣人形》與《海街女孩日記》皆改編自漫畫。他雖然不斷編寫和拍攝新的題材,但差不多全部電影都刻畫了「破碎的家庭」,而兩部家庭劇《橫山家之味》與《比海還深》更帶有若干自傳成分。他的電影以刻畫角色和描寫「生活的日常」見勝,人物多以男性為主,有女性主角的影片只有《幻之光》、《空氣人形》和《海街女孩日記》三部而已。在《幻之光》裡,是枝裕和起用沒有演戲經驗的時裝名模江角真紀子為主角。她身材高挑、姿態優美,演出令人驚豔。是枝選用的南韓女演員裴斗娜,也以天真無邪的表情演活了空氣人偶。在《海街女孩日記》中,是枝以綾瀨遙和長澤正美兩位美人女優,配上較年輕的夏帆與廣瀨鈴,四人皆是一時之選。結果綾瀨、長澤和廣瀨三人在當年同獲演技獎。

橫山家之味
《橫山家之味》

出生於1960年代的日本名導演約有三十人,包括塚本晉也、三池崇史、三谷幸喜、中田秀夫、園子溫、橋口亮輔、岩井俊二、青山真治、行定勳和河瀨直美等,而是枝裕和是同輩中的佼佼者。他們和戰前的電影大師關係不大,也沒有繼承其偉大的電影藝術傳統。他們的電影亦是時代的反映,各具特色而值得深入研究。是枝裕和二十三年來只拍攝自己喜愛的題材:《幻之光》寫喪夫的悲痛,《下一站,天國》述人生的苦樂,《這麼遠,那麼近》(2001)寫喪親的哀傷,《誰知赤子心》(2004)述單親母親遺棄子女的悲劇,《花之武者》寫不復仇的武士與江戶窮人的生活,《橫山家之味》述家人悼念長子的團聚,《空氣人形》寫城市人的孤寂,《奇蹟》(2011)述手足分離後的兩地思念,《誰調換了我的父親》(2013)寫父母之道與血緣問題,《海街女孩日記》述三姐妹對同父異母幼妹的親情,《比海還深》寫不成熟的離婚父親,而《第三度殺人》(2017)述犯人行兇的動機與真相。多部電影皆呈現了是枝裕和對家庭和社會的關懷,而破碎家庭的陰影總是揮之不去。《第三度殺人》表面上不是家庭劇,但犯人因入獄棄養女兒,死者因變態性侵女兒,律師因事忙忽略女兒,情節亦涉及三個家庭。結果雖然在法庭上無人說真話,犯人卻得到救贖,而律師亦有所覺悟。

《第三度殺人》是《電影旬報》2017年十佳日本電影的第八位。我的理解是:影片中的犯人(役所廣司)第一次殺了兩個人,三十年後出獄不久又成為第二次殺人凶案的疑犯。第三次殺人是指不追查真相的司法制度把他判了死刑。因此該片在國內的中文片名《第三度嫌疑人》,似乎並不正確。據知本來的譯名是《第三次殺人》,但該片名未經審查通過,迫於無奈才改成了《第三度嫌疑人》。

附加檔案大小
Maborosi_1.jpg238.66 KB
StillWalking_Koreeda_1.jpg196.68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