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邪西毒(終極版)



今年康城沒有香港電影入圍角逐金棕櫚獎,卻有王家衛舊酒新瓶的《東邪西毒(終極版)》作紅地氈首映,受注目程度不下於賈樟柯的競賽片《二十四城記》。王家衛更連續3年以高姿態現身康城(去年是《藍莓之夜》作開幕電影,前年是擔任評審團主席,尚不計2004年以《2046》參賽引起風波),不論中外影人皆屬罕見。



大家最關心的是終極版作出了什麼改動,有沒有補回一些當年大幅刪掉的部分(例如王祖賢整條劇情線)等等。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新版在篇幅方面的修改微乎其微,與原版主要的差異皆在影像和聲音的質感上。同是十多廿年後推出Redux版,哥普拉的《現代啟示錄(重生版)》比原版長了53分鐘(足足三分一),但《東邪西毒(終極版)》的長度卻和原版差不多(90多分鐘)

 

符合原意 撥亂反正


須知哥普拉當年拍《現代啟示錄》幾乎傾家蕩產,為了照顧票房及觀眾的接受程度,無法不忍痛剪出一個兩小時半的「公映版」,但符合他心意的完整版本,卻非後來的「Redux版」莫屬。《東邪西毒》的問題卻出在當年的「公映版」,因出品人和發行商信心不足,在一首一尾加進了三、四分鐘的打鬥場面,並非王家衛的原意,亦為參加影展的「國際版」所無。「Redux版」的出現,按王家衛說法就是為了撥亂反正,公告天下這才是符合導演原意的「終極版」。

 

補拍鏡頭寥寥可數


因此,新舊版《東邪西毒》篇幅上最大的差異,不是加長了些什麼,而是刪掉了片首西毒和東邪以一敵百的場面,以及片末東邪、西毒、洪七與慕容燕慕容嫣武打英姿和倩影的大部分鏡頭,只餘一小節西毒揮劍的片段,並以他回首的凝鏡作結,作為對張國榮的懷念和致敬。據陳勳奇接受內地媒體訪問時透露,梁朝偉 殺馬賊那場戲也刪短了。

 

此外,終極版與當年國際版最明顯的分別,是加插了驚蟄、夏至、白露、立春、驚蟄五個「節氣」的標題字幕,把影片分為五章。這完全無損原本的結構,只是把初看時稍嫌凌亂的四個段落——分別以慕容慕容嫣(林青霞)、夕陽武士(梁朝偉)、洪七(張學友)、黃藥師(梁家輝)和大嫂(張曼玉)為主——與一段尾聲歐陽峰張國榮頓悟梳理分明,可謂高招。尤其是從夕陽武士之死過渡到洪七出場,標題字幕「白露」的加插,取代了原版較突兀的黃藥師獨白間場,亦是進步。


至於由關本良補拍的新加鏡頭,可謂寥寥可數。最明顯的是黃藥師獨白偏愛桃花(後來歸隱桃花島)時,畫面插入數株桃花的特寫。林青霞變身獨孤求敗後水中練劍的場面,也新增了大幅晶瑩水珠的空鏡,是為了強調慕容燕/慕容嫣的鏡子倒影關係嗎?此外,片初像多了個日蝕空鏡,梁朝偉死前脖子噴血的鏡頭,也顯然借用特技加工強化了。

 

原版底片遭水淹壞


不過,由於底片儲藏失當(放在冲印公司天台),慘遭水淹而壞掉,終極版只能採用正片翻印加數碼修復的方法完成。既無法重現原本豐富的色彩層次和肌理,索性走近乎《春光乍洩》的風格化路線,黃土藍天的畫面都變成大塊渾濁而飽和的彩色。無從比較的洋人觀眾固然可以拍爛手掌,為原版杜可風的攝影和張叔平的美術傾倒的我們,卻無法不心生惋惜。連《東邪西毒》的底片也遭此劫,當代香港電影文化遺產的保存再次敲響了警鐘。

 

除底片外,聲帶據報也損毁嚴重,梁朝偉等演員都進錄音室補配音,但張國榮的部分卻不能重配,幸好聲音總較易用科技和混音補救。林青霞用回她的國語原聲,也比公映版的粵語配音強多了。當然,最大的改動是配樂,由中國音樂天才吳桐把陳勳奇和Roel A.Garcia的音樂重新編排,並用中、西樂器取代了原版的電子音樂,少了一份張揚的類型片味道,而多了一些含蓄的層次。此外,他還譜寫了一些風格相近的樂章,由馬友友作大提琴獨奏,襯托首尾林青霞和張曼玉肝腸寸斷的錐心演出,如泣如訴,使人低迴不已。

 

把影像藝術加工風格化,重新編製音樂,將單聲道改為環迴立體聲,目的都是把《東邪西毒(終極版)》變成符合今日「藝術片」的國際標準。以王家衛的名牌效應,應不難在國際上賣得好價錢。《東邪西毒》當年只在亞洲和法國發行上映過,「終極版」對準的正是歐美和內地的龐大市場,像美國早於去年5月,已有Sony Pictures Classics購下發行權。Redux也是Recycle

 

鑽石陣容 盛世不再


14年前的《東邪西毒》曾激起巨大爭議,對香港電影文化的衝擊有劃時代的意義。當日爭議的背景——香港影業衰退的危機,今天已成為鐵一般的事實。《東邪西毒(終極版)》也褪下了殘留的港產片色彩,變成又一部面向國際藝術片市場的「王家衛作品」。不過另一方面,七大巨星的鑽石陣容,尤其是已辭世的張國榮和已息影的林青霞,在在提醒我們港片曾經有過如此風光盛世,教人唏噓。

 

原文刊於【明報】200868

附加檔案大小
Ashes_of_Time_Redux.jpg42.77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