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金成鐵的《奇幻兵團》



導演:史提芬諾寧頓(Stephen Norrington)
編劇:占士羅賓遜(James Robinson)
演員:辛康納利(Sean Connery)、東尼高雲(Tony Curran)

1987年的倫敦,九年前出現,震驚整個倫敦的變態殺手開膛手傑克陰影仍在,東區市民經過白教堂區一帶仍不免充滿疑懼。貝格街的福爾摩斯先生可能還在拉小提琴,而華生醫生正執拾行李,準備到巴斯維克爾追查瘋狂獵太之謎。道連格雷家中閣樓的畫像已回復青春,停止變得醜惡,只是胸膛前那一道刀痕卻無法修補。隱形人剛令到自己肌膚變得像玻璃一樣透明,急忙用布條把自己整個人包起來。而德古拉伯爵也離開他喀爾巴阡山的古堡,遠走重洋抵達了大霧迷離的倫敦。」


以上一段文字,是我在93年為《吸血殭屍驚情四百年》所寫影評的首段,想不多年之後,《奇幻兵團》(The League of Extraordinary Gentlemen)的構思竟然不謀而合。那是由於十九世紀末,是各類奇幻冒險小說創作活躍的年代,把它們交聚(cross-over)一起,幾乎是一種創作的「必然」,電影《追蹤一百年》(Time After Time)便是讓H.G.Wells時光機與開膛手傑克交聚的先驅之作,其他人續寫的福爾摩斯故事中,福爾摩斯便與現實中不少名人見過面,在尼古拉斯梅耶的《雙雄鬥智》(Seven Percent Solution)中福爾摩斯便找過佛洛伊德幫自己戒毒。

  

電影《奇幻兵團》改編自英美漫畫編劇中的泰山北斗阿倫摩爾(Alan Moore)graphic novel。他已創作了兩卷,影片改編自第一卷。阿倫摩爾幾乎被公認為當世最好的漫畫編劇。他八十年代編過一部叫【Watchman】的十二期完漫畫,把超能英雄漫畫加以革命性的剖釋,與Frank Miller的【Batman Return】同是對今天主流漫畫影響最大的兩部作品。此外,他其他作品如【Swamp Thing】、【V for Vemdetta】、【From Hell】都被漫畫迷視為經典之作。電影公司曾邀請《妙想天開》的導演Terry Gilliam改編【Watchman】,但他聽了阿倫摩爾的想法後決定放棄。反而【From Hell】成為改編的首部電影,那即是由尊尼特普主演的《屠出地獄》。《屠出地獄》講的是開膛手傑克的故事,大概在搜集資料時,阿倫摩爾已察覺到十九世紀末那一大堆奇幻的小說創作,適合構思一部把眾奇人交聚一起的作品,其後乃有【奇幻兵團】的漫畫。漫畫把【吸血殭屍】的美娜、【所羅門王寶藏】的阿倫確得曼、【海底兩萬浬】的尼摩船長、【化身博士】的積高博士和【隱形人】中的隱形人交聚成一個冒險團隊,一起解決一宗大英帝國的危機。  

 

漫畫的精采處並不謹在其意念。也在它執行的細節,阿倫摩爾信手拈來,處處都是可以連繫到當年的文學人物和情節。像愛倫坡筆下的神探杜賓、福爾摩斯的死敵莫里亞蒂教授、【苦海孤雛】的小偷集團、甚至亨利占姆士【波士頓人】的保莉小姐,都在漫畫中客串一角,而且設計適合其身份性格。更加重要的是五個主角都被社會視為怪物,各有性格或身份上的問題,而在漫畫中都得以發揮。像阿倫確特曼,在漫畫出場時在北非以吸毒等待了其殘生(這是不少英國作品中人物的下場,像【故園風雨後】的薩巴斯汀)。又如隱形人,仍然像威爾斯小說中是個自利者;尼摩則為達目的可以殺人如麻。漫畫突出的地方是它對那些極端人物的描寫和讓他們性格互動下為各場冒險帶來峰迴路轉的發展。

 

只可惜這一切優點在電影中都消失殆盡。荷里活大製作就是要遷就美國大眾的價值觀,漫畫中那些極端的人物性格全部收歛。阿倫確得曼成為黃忠的隔代親戚,老當益壯的典範教材;【吸血殭屍】的美娜也由漫畫的堅強變成當今美國崇尚的強悍自主女性。導演以前拍過《幽靈刺客》,他把影片當作純動作片來拍,拍到動作不斷,再加大型道具,人物味道全失,雖說幻想性強,但高手是雖幻想中又能兼顧現實。但影片尼摩船長的那艘潛艇竟然在威尼斯城內穿出,完全不理水域的深淺。煞有介事的文場戲卻又例牌而呆板。最立心不良是發覺整個團隊沒有美國人,於是加入了著名的美國冒險少年Tom Sawyer。還加了一層衰老的英國把領導地位讓給新起的美國的寓意。可是這Tom Sawyer的角色,除了名字和美國人身份外,沒一處可以教人聯想到馬克吐溫【湯姆歷險記】中愛幻想冒險的少年。其他名角都在平面甚至不無歪曲下失去原來的魅力,精采的漫畫成了蹩腳的電影,難怪阿倫摩爾從不看自己漫畫改編的電影。

 

原文刊於【信報】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