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師》vs《葉問》



王家衛的特色大家很清楚:(一)拖慢電影時間;(二)細緻的鏡頭角度;(三)幽雅曲風。很難想像王家衛拍功夫片會有怎樣的爆炸性結果,不過既然出自王導之手,上述元素是缺一不可的。

《一代宗師》與《葉問》都為葉問塑造高大的形象,葉偉信鏡頭下的葉問是閉門「講手」出來的,之後從各大小事件中,讓甄子丹先發制人打出一兩招便克敵制勝,將他一步一步提升;王家衛則無任何交代的情況下,讓梁朝偉以空手對白刃、以一勝多建立出一座高山,直到和章子怡打完後,就再無正式的打戲了。論節奏,甄子丹展示詠春的實戰功能,以及具有大俠必備的壓制性攻擊,其號稱「九秒一百拳」的片段大家也不陌生;但他同時展示出遇弱身軟、處處留手、不殺一人的俠風更是重點。《一代宗師》在王導的慢鏡下,梁朝偉則盡力展示詠春「靜」的一面,集中放大「聽勁」。對敵當中,梁朝偉除了對章子怡和羅莽有留手外,在劇初用腳踹敵時毫不留情,試圖呈現武功用於作戰的真實面。不過,如果講宗師氣度,《一代宗師》中的章子怡和梁朝偉在對敵中的眼神是不著一端的,非常大氣,更有風範。

同樣書寫葉問,《一代宗師》的葉問是較內歛的、自我叩問的;《葉問》中的葉問則是泛眾愛式的。在一樣的時代背景下,日軍入粵,梁朝偉拒絕招攬,到金樓取冷飯菜汁難忍屈辱之色;甄子丹則逆來順受去開礦採煤。武師被日本人所害,梁朝偉選擇藏鋒,甄子丹則以一敵十,最後更單挑皇軍將軍,為民族吐口烏氣。兩劇中最不能忽視的,是主角對於「武」字的執著程度,甄子丹對木人樁是珍惜的;梁朝偉則將之砍斷作柴,這中間的信息含量是巨大的。兩個葉問,一邊是國難當前匹夫有責的民族主義先鋒;另一邊愛惜羽毛明哲保身自我保護。鹹魚青菜各有所愛。

對於南北融合,《葉問》中的甄子丹折服、導化北方拳的樊少皇,說功夫並無高低,點出人的素質才重要。《一代宗師》以餅為喻卻已超越了南北融合的層次。雖然兩者都是說明心性層次是高下之別,一者以戰止戰,另一邊卻不如不戰,在操作上是迥異的,境界上也有高下。

論情節,《葉問》並沒有旁生枝葉,抓緊民族大旗推進,看到中段就可以推導結局方式;《一代宗師》說的是幾個故事:(一)葉問傳奇;(二)宮家故事;(三)八極拳落戶香港的經過。為了環環扣起,王導先以南北和將宮家和葉問、北方和佛山拉上關係,引出以梁朝偉和章子怡以拳相知、後以神交的沒結果戀愛、其後八卦門家事綑綁在一起,似無關係,卻是導致悲劇收場的伏筆。在這樣的一個時空下,張震的八極拳部份則好像可有可無。

說到愛情,不得不談張永成,《葉問》的熊黛林心靈弱小,不喜甄子丹習武;《一代宗師》的宋慧喬相對獨立,較大方。兩個張永成也因其角色性格,出現了諷刺性的結局:熊黛林必須受保護,所以得到大團圓結局;宋慧喬心靈強大,所以病歿廣州。這種愛情觀念非常適合現代香港。

最後講的是細節,《一代宗師》中處處都見到王導對道具細節的重視,如日治時期,在火車站中的「株式會社」大鐘面;當年的服飾髮型口紅色等等,這是葉導無法比肩的,無他,《一代宗師》拍成的時間比《葉問》長十倍。動作細節上,武鬥中不忘以口白介紹部份武學特色:形意的「半步崩拳打天下」、八卦掌的「六十四手」;對於門派武學絕藝標誌性動作的展示:八極拳的「裡門頂肘」(可惜「震腳」不明顯)。葉偉信在《葉問》中也有,好像羅莽用「螳螂拳」時的雞行步等等,對於武學有涉獵的,看這兩套電影時,應該也會很興奮。

對於追求官能刺激或民族自豪感的觀眾,《葉問》是做得不錯的;如希望自我詰問或追尋深度的唏噓與愁哀,《一代宗師》則是不二之選。哪個葉問才是大家心中的宗師,俠之大者與活生生的人,也是一句,鹹魚青菜各有所愛。

附加檔案大小
TheGrandmaster6.jpg86.5 KB
TheGrandmaster7.jpg76.32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