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死不離3兄弟》──追求最崇高的快樂



從風格來看,印度本土電影《作死不離3兄弟》(3 Idiots)隱隱有《一百萬零一夜》(Slumdog Millionaire)的影子,但於表現方式、與主題的深刻度來說,《作》不但承繼甚至超越了《一》的藝術深度。如果我們對印度稍有了解,便明白導演如何透過三小時的電影呈現印度的社會現況,以及活在城市中的學生所面對的困難與壓力。


發生在印度的謀殺案

故事主角 Rancho 大膽指摘院長,指出「印度大學生的自殺率是全球之冠」。為何會這樣?電影進而把印度社會的困局、主流價值觀與風潮,化成電影這視覺藝術,一一娓娓道來。一位工程系碩士生吊頸自殺,受不住父親的期望、功課的壓力,院長不但不同情理解,更殘酷的否定他的畢業習作。在學生的喪禮上,Rancho 堅定的說:「這不是自殺,這是謀殺。」究竟是自殺還是謀殺?女兒 Mona 不再藏著弟弟的遺書,兩父女的一段對白,值得玩味,「他(我的兒子)不會自殺的」/「是的,他(弟弟)不會自殺,他是被謀殺的」。

既然是謀殺,誰是兇手?不要指向父親,並不是他,而是所謂「兒子要當工程師,女兒要當醫生」的愚昧思想,是整個社會發了瘋似的要追求成功,而這種成功只與金錢、職業掛勾,從不尊重主體的意願,與一切的夢想和快樂無關。

如果教育僅作為手段,而非目的……

金磚四國之一的印度,經濟急速發展,對工程師的需求十分大,甚至是印度經濟起飛的公認關鍵。印度高等教育的成功在於培養出優秀的工程師;入讀工程系,幾乎就是一個人未來的全部,找到好的工作,賺到金錢,娶到老婆(或「嫁得出」Raju 的姐姐因為沒有嫁妝一直獨守空房)等等……

教育把我們約化成為機器,在消費主義盛行的社會,學生成了商品,要投其所好,滿足社會(所謂商戶)的需要。成功,是賣得一個好價錢(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教育不再是目的,學生不能享受學習知識的快樂,一切成為競爭。院長有幾番話,非常深刻。開學第一天,他帶著雀巢會見新生,說一個「鵲巢鳩佔」的道理,把一大個紙皮箱內的申請表扔滿一地:「你們能成功入讀工程系,意味著已有這樣一大堆人,給你踩到腳下。」要進步不單是自我超越,原來也包含把別人踩低。另一番話,院長問學生,第一位登月的是誰?「岩士唐。」第二位呢?同學鴉雀無聲。「沒有人會記得第二位。」我們都必須做第一位,其他的仿佛都沒有意義。

這所學府(背後指向整個國家?),沒有學習,只有競爭;沒有朋友,只有敵人。在這樣的背景下,Rancho、Farhan、Raju 仨的感情更顯得彌足珍貴。


電影的聲音:追求最崇高的快樂

電影進而引導觀眾(或者,印度人?)思考:「甚麼是快樂?」是競爭,建立在踩低別人之上的高度?是金錢、豪宅,還是靚車,物質上的富裕是否必然快樂?這三個蠢材決定過另一種生活,Rancho 靈活變通,挑戰常規,有創意,有理想;Farhan 放棄工程學位,跑到非洲做一位動物攝影師;Raju 見工時,堅決對自己坦白,不委曲求存。這就是青春的勇氣──這一次,生命中怎樣也應該有一次,狠狠的,擊倒所謂的恐懼與猶豫,坦白面對自己,相信自己的判斷與能力。

地球其實很擠很亂很忙很吵,社會很多聲音,別人很多期望,但請記好:我們平凡,但不平庸。庸人才會自擾,才不用計較所謂的「成功」,如果「成功」是以金錢、以利益來計算的話;快樂不用尋找的,做真正的自己,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過自己真正想過的生活;這種自我實現,就是最崇高的快樂。

抓住電影的聲音:「成功不用自己苦苦尋找的。只要我們追求卓越,成功便會找上我們。」這份信念,很珍貴。關於電影,最想說的是:誠意推介,本年度我最喜歡的電影。

附加檔案大小
3idiots_1.jpg75.55 KB
3idiots_2.jpg59.95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