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同行》:罪的爭辯



看《與神同行》,不期然想起但丁《神曲》的〈地獄篇〉,充滿對死後地獄的想像與描繪。不過,與但丁不同,《與》的重點似乎是「罪的爭辯」遠多於「地獄的想像」。


檢控與答辯,是電影的重心。我們需要留意,每個重現的畫面都不是完全的善,或完全的惡:救人與殺人(殺人地獄)、謊言與希望(不義地獄)、謀殺與愧疚(天倫地獄)等等……。電影以批判的方式不斷挑戰「善與罪」。善的本質是什麼?罪(或說惡)的本質又是什麼?電影的答案是,善惡不能簡單二分,亦不是所謂兩股力量的對衡,而是每一個行為皆包含著「善與惡」。金自鴻英勇救人固然是善,但卻犠牲了同袍的性命,促成了一件惡事。說謊固然是惡,卻又帶來了希望,成就了善。這就是人生。江林說,這就是世人,在希望與失望中成長。在這個意義下,審判不會有亦不可能有絕對的答案,於是出現了裁判官與答辯者,善與惡需要爭議,需要被解釋,並非由一個超然的審判者說了就是。電影想要表達的,是善與惡根本就是一個形而上的概念,它更傾向是一個抽象的、道德性的意念,而並非一些可見的、現實的行為,所以,每一個具體的人生抉擇或行動,本質上就同時具有善與惡的元素。因此,「爭論」是重心。

電影取名為《與神同行》,但電影中的「神」在哪兒?有閻王、判官、地獄使者,但沒有神;有懲罰,但沒有救贖。若死後,沒有天堂,只是地獄,該是多難受。而我們的神,不可能只是閻王式的審判,高高在上,企圖以生前的各種行為把人定罪。觀乎《與神同行》的英譯,「Along with the Gods: The Two Worlds」,那三個地獄使者大概就是片名所指向的「神」。或許這是個離經叛道的想法,所謂的「地獄使者」,反而更具有神的形象或性情:與人同行,體貼人的過犯,予人回轉的機會,在傷痕與自責處帶來和解,甚至犧牲自己。而這些描繪,正正就是基督信仰中「耶穌」的形象。無怪乎,《與神同行》在基督教盛行的韓國也能如此賣座。

附加檔案大小
AlongWithTheGods_1.jpg193.25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