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是怪物



導演:鄭保瑞 


編劇:司徒錦源、鄭保瑞


演員:林嘉欣、舒淇、方中信、林雪


誰是怪物?最終可能不(止)是林嘉欣。


事先張揚,這回鄭保瑞不是(或者不止)拍一部驚慄片,那不是一齣倫理大悲劇嗎?不是社會大控訴母愛大歌頌嗎?所以別期望那是《異形》加《閃靈》的港版變奏,別期望有《大頭怪嬰》或《熱血青年》的高頻率持續高峰驚嚇?!


當然,我還是看到《異形3》──林嘉欣襲擊方中信一場,令人想起《異形3》狗型異形突襲醫生,薛歌妮韋花眼瞪瞪看著嚇個半死;我還是看到《閃靈》──林嘉欣在冷氣槽中追逐「子路」一場,令人想起《閃靈》末積尼高遜在迷宮中持斧追兒。不過,鄭保瑞這次強調的不再是類型或革新類型的驚慄效果,這怪物,絲毫沒有像異形那樣神出鬼沒,令人聞風色變,相反,影片很快便正面描寫她和被擄孩子的相處,為片末的同化鋪平道路。


當看到舒淇跡近歇斯底里地大叫:「畀番個仔我!」,導演拿這個鏡頭跟林嘉欣的瘋叫對接,然後是片末兩母短兵相接你捏我我插你時,我忽然悟出:《怪物》為何不可以是另一齣《灰闌記》?著名的所羅門王故事,讓爭奪兒子的兩名婦人出力扯奪圈中的孩子;到最後養母放開了手,所羅門王卻把孩子判歸她。


《怪物》片末天台上,林嘉欣放開了手,她是知道子路真不是文仔嗎?抑或,她了解到,她不能帶兒子上死路?當舒淇痛恨她奪去兒子的信任,幾乎要殺死她(倒忘記一刻前自己的性命還是對方放過的)之際,她卻緩緩放開了手……誰的母愛更大?


有時候,刻意的歌頌反而是一種隱藏,舒淇的神經質和內閉,從一開始便暗示,她根本極有可能變成另一個林嘉欣,她說林嘉欣是個好媽媽,但不該捉了她兒子,然後她便失去理智;換了是對方,同樣的說法也可加諸其上,瘋狂可以得到同樣的合理化,所以歌頌母愛,到最深處卻可能掩藏了對母親的所有恐懼,她的佔有,她的依賴,她的宰制以及以母愛之名做出的一切,兒子在接受愛護中害怕,在害怕中不得不反去照顧她……當鄭保瑞站在子路/文仔的位置思考時, 我相信他的感覺遠比這電影表面所示複雜。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