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幾時有》:滿滿的香港情懷



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電影:《明月幾時有》

許鞍華執導的《明月幾時有》以抗戰時期東江縱隊營救茅盾等文人,助他們撤離香港,以及港九大隊市區中隊長方蘭的事蹟為藍本。東江縱隊隸屬中國共產黨,在九七前的英殖時期鮮被提及,主權移交後,才開始被廣泛報道。拍攝東江縱隊的游擊隊事蹟,本來就可以是主旋律愛國電影的上佳題材,名正言順拍成「回歸二十周年」的獻禮電影,但許鞍華另闢蹊徑,就像她之前執導的《投奔怒海》(1982)、《今夜星光燦爛》(1988)和《千言萬語》(1999),即使觸及政治題材,她關心的,始終也是大時代下的小人物。

電影中的幾處設計甚有意思。首先是方蘭的母親,根據深圳革命烈士陵園網站所載的方蘭憶述,她說母親「民族觀念很強,九一八事變發生後,香港同胞極端憤慨,有市民去砸日本人的商店,她也帶我們去助威」。電影絕對可以把方蘭的母親塑造成為國捐軀的烈士,或者強調她把民族觀念灌輸給下一代。許鞍華卻選擇把一個香港人的典型放進去,多少延續《女人,四十。》(1995)、《天水圍的日與夜》(2008)與《桃姐》(2011)幾個女主角母性的形象,由最初不想惹事,斤斤計較,到後來受到年輕一代感召,並基於對年輕人的同情,主動參與支援抗敵工作,甚至捨身就義。「死不要緊,不要連累隊友,我們將來和平都要靠你們年輕人」,方蘭母親這句對白,已簡單道出她對時代的想法。

此外是加入的士司機鄭家彬的訪問片段,原本是用來銜接營救文人與方蘭事蹟這兩段故事,卻成為了一個有趣的結構。戲劇部份採取全知觀點,因此並非來自鄭家彬的口述歷史。然而插入訪問片段,由梁家輝演繹一個說話不流暢不清晰的老者,而且事發當年只是個小孩,容易遺漏細節,把事情美化,卻突出了回憶的不確定,把焦點從大歷史移向了個人。這正好切合電影選取的角度,不喊口號,沒有歌功頌德,避免拍成政宣片,甚至完全省略政治背景,只著重講述亂世裡一群小人物甘於犧牲的反抗精神。結尾更用橫搖鏡頭把畫面一轉,由抗戰年代轉到今日維港,滲出滿滿的香港情懷。

故事情節的確偏向零碎,但流暢剪接令節奏顯得俐落明快。拍抗日故事,電影甚至避開民族主義,寫日本軍官山口大佐與特工李錦榮之間的對手戲尤其有意思,沒有刻意醜化「日本鬼子」,反而突顯不容於時代的惺惺相惜。影片除了劉黑仔與李錦榮之外,就主要集中於幾個女性角色身上,由周迅、葉德嫻、春夏、王菀之,到戲份不多的潘芳芳與盧巧音,合成一幅為保家園無畏無懼的女性群像。在合拍片的限制下,電影不得不選用有叫座力的內地及台灣演員扮演香港人,是最容易被詬病的地方,然而就像徐克在《智取威虎山》(2014)把樣板戲扭轉成去政治化的動作類型片,《明月幾時有》亦把主旋律暗暗扭轉成屬於這片土地的小人物故事,要說的其實就是一批綠林義士、揚眉女子,匹夫有責,義不容辭。

【載於《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頒獎禮場刊》】

附加檔案大小
24HKFCSA_OurTimeWillCome_1a.jpg248.73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