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積薄發 震懾壓場



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男演員:倉田保昭(《蕩寇風雲》)

《蕩寇風雲》應該算是歷來把倭寇描繪得最細緻的一部華語電影,四十年前《忠烈圖》(1975)中的狡猾又武功高強的盜賊,在這裏演變成一支既有謀略和組織,亦武備精良的軍隊,這樣才能夠襯托出主角戚繼光作為「戰神」的威風。而統率這支軍隊的,是倉田保昭扮演的日本武士熊澤。

歷史上的倭寇是一個複雜的團體,並不是顧名思義地只有日本海盜在內,反而漢人人數更多。熊澤所屬的武士集團來自九州松浦藩,他們和海盜合流,在中國沿海打家劫舍,為的是賺取資金好回日本爭天下,為此他們不和人數佔優的明軍硬碰,往往隱藏真正的身份,以免招來明朝政府報復。而熊澤另一個顧慮是他帶着藩主的兒子,不時要對既是學生又是少主的他挑戰。倉田保昭扮演的,就是這麽一個腹背受敵的角色。

和其他日本武士輕視明軍的進取態度不一樣,熟讀兵法的熊澤料敵從寬,總是小心翼翼,容忍海盜浪人們姦淫擄掠的同時,又要安撫恪守武士道精神、卻急於建功立業的少主。倉田保昭演這角色,多數時間沉默寡言,更多時間要靠細微表情來表演,他擺出在帳中決勝千里的姿態,只是偶然暴發放下一句狠話,鎮住少主或漢人下屬。這角色像是明軍戚繼光和胡宗憲的混合,既要陣前殺敵,又在帳中政治傾軋,而倉田用節制的演出,表現出一種複雜豐富的層次。這種不動如山的節制,就像是決鬥前的對峙一樣,到片未面對趙文卓扮演的戚繼光,就爆發成主將間的生死對決。從戲劇上來說,這場戲當然是動作片的俗套,但也讓身為動作演員的倉田大顯身手,表現出這個角色動如雷震的一面。

過去的一年,倉田保昭十分多產,除了本片,還先後演出《空手道》、《追捕》和《狂獸》四部電影,簡直像是回到了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港產片多產的黃金年代。這位被日本人稱為「日本龍」的演員,七十年代初以打星身份在香港登上大銀幕後,雖然不像《空手道》的平川彰般在香港落地生根,但和香港電影的關係亦是持續不斷,他演出過的香港電影比日本片還要多。當然作為動作演員,多數時間都是拳腳交加的武場戲。但隨着歲月的累積,他的文戲也愈來愈好看,往往在那裏一站出來就有一股壓場感。像《空手道》中,他的戲多數是一個人食飯,打打套拳,就已經很耐看,很有說服力地呈現武道家的精神世界。但只有《蕩寇風雲》熊澤副將這個角色,才有足夠複雜的層次,需要在軍政謀略與武士尊嚴之間掙扎,讓倉田保昭在展示寶刀未老的身手之餘,還有複雜的內心戲。而他在這裏的演出可算是厚積薄發,讓大家認識到動作演員之外的倉田。可以說,他比所有同時代的「龍」,都更能駕馭這種類型的表演。

【載於《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頒獎禮場刊》】

附加檔案大小
24HKFCSA_GodOfWar_2a.jpg299.27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