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恐懼恐懼》:正常比死更冷 new

法斯賓達說:「我幾乎每部作品都有一個人物有心身症。」心身症就是心理或精神的困擾所做成的身體疾病。在《恐懼吞噬心靈》(Ali: Fear Eats the Soul,1973),外勞主角和德國老婦的母子戀,看似終能克服種族、年齡差距及旁人阻撓,會有美滿結局,法斯賓達卻在結尾來一記回馬槍。男主角原來有不會根治、割完又會復發的胃潰瘍,醫生說那是外勞常見疾病,由壓力所致。



跟住影評去睇戲:《小丑》 new

《小丑》(Joker)成為首奪威尼斯金獅獎的超級英雄片,勢成今年最具爭議的電影。《小丑》為DC宇宙超級反派角色立傳,講述一個「becoming Joker」的寫實故事:他有真實的名字 Arthur Fleck,因腦創傷患有情緒調節障礙病,正職是 party clown……今次寫實取向的劇本算不算成功?是致敬抑或照抄馬田史高西斯名作?華堅馮力士(Joaquin Phoenix)的方法演技有何特色?今集請來登徒、葉七城,分析和評價這套電影。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C4G4ozFAGps

觀看連結



《沉默的證人》: 動作電影小格局的優與弊 new

《沉默的證人》中所謂的證人,是一粒證明警察開過槍的子彈,故事就由三名警察到殮房尋找子彈開始……

「尋找」似乎長期是香港警察電影的母題。早在2003年上映的《PTU》,已是關於尋找失槍。反黑組警長肥沙(林雪飾)遺失配槍,PTU小隊長何文展(任達華飾)帶領自己的小隊在街上尋找,並承諾不會向上級報告肥沙失槍一事。隱瞞失槍的背後,基於維繫團隊精神,不想因一事而破壞團隊結構。16年後的2019年,在十多年的類型片演化後,加上近年警察頻頻知法犯法的新聞,《沉默的證人》仍然以「尋找」為母題,但不再如以往般表現正義和團隊精神,而是開宗明義述說警察為黑警的故事。




《驅魔使者》:公義的彰顯 new

看到南韓電影《驅魔使者》的譯名,可知本片跟《魔間行者》(Constantine)有相似之處,都是集合靈界奇幻和動作場面。《驅魔使者》導演金周煥畢業於華盛頓喬治城大學,而喬治城正是經典恐怖電影《驅魔人》(The Exorcist)取景之處,《驅魔人》對《驅魔使者》的影響相當明顯。《驅魔使者》結合《驅魔人》與《魔間行者》的譯名,確有心思。



《怒火之花》:看不見土地的影像浮雕 new

「影評人之選──天地無垠」每部選片都有其特點,包括對土地和人的不同創作發揮,土地作為存在的根本,與人性和社會制度的複雜聯繫,是影像創作的歷史課文,也可以是當下感同身受的情感。這其中,土地在尊福(John Ford)導演的《怒火之花》(The Grapes of Wrath, 1940)裡一樣重要,但影片對土地的再現策略是「少拍」,如本人在節目小冊的簡介所述:「幾乎是以『缺席』來呈現……我們看不到農民在田裡辛勞耕種、收割,甚或如其期望在加州果園為五毫子採摘橙梨。」而影片所散發人和土地相聯的意識卻毫不輕淡,引動的感思沉重莫名,因為土地在影像中「缺席」,使我們愈發想像,土地去了哪裡?它和人的歷史是怎樣?同時誠如電影和原著小說,當土地和根基其上的家園遭沒收毀滅,人們被迫流散,其間的歷程經驗是主要故事,但他們的目的乃尋找新的家園──一塊新土地──安頓身心。土地並沒有消失,隱形於表面的影像,呼喚之聲不絕。




跟住影評去睇戲:《反斗奇兵4》 new

葉七城:我特別喜歡《反斗奇兵》系列,頭兩集在九十年代上映,相隔多年的第三集是很重要的轉變:它令人覺得創作團隊會伴隨整個系列一同成長。

張偉雄:來到第四集更見中年人心態,每一件玩具都在當下尋找自己要做的事……

胡迪和巴斯光年相信是不少人的童年回憶,《Toy Story》來到第四集,由新導演 Josh Cooley 執導,找來奇洛李維斯加入配音陣容,加入勁爆公爵(Duke Caboom)、小叉(Forky)等新角色,一齊聽聽葉七城和張偉雄對新一集有什麼看法。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giqsCdO3h6g

觀看連結



《上流寄生族》的符號分析:界線踰越,食人的暴力,和難以擺脫的美國依附 new

【本文披露劇情】


《上流寄生族》是首部奪得康城影展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講述一個無業遊民家庭,通過騙術走入富翁社長家為其子女補習、當司機、做管家,逐漸墜入不可收拾的境況。一部電影融入貧富懸殊、社會階層矛盾、人性貪婪等議題,有黑色幽默,也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驚悚變奏。以下希望探討一下電影中幾個符號的象徵意義,內含劇透。



《淪落人》黃秋生 × 黃定謙演戲論壇(節錄) new

日期:2019年4月26日
地點:香港浸會大學郭鍾寶芬女士康體文娛中心1樓
出席:黃秋生(生)、黃定謙(謙)、馮若芷(馮)、林錦波(林)
紀錄:柯家紈

馮:秋生和 Himmy(黃定謙)除了在《淪落人》(下稱《淪》)有父子淵源,還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二人均是表演系的學生。秋生是1985至1988年香港演藝學院(APA)戲劇學院表演系學生,Himmy 則在2013至2016年於浸會大學電影學院就讀。今天主要談談兩位從學習到實踐的過程。首先問 Himmy,你讀書時已有演出經驗,你在課堂上學到的東西,如何與演出實踐接軌?

謙:我大學 Year 1 就拍了人生第一部戲《點五步》(2016)。課堂上的形體(movement)和發聲及言語(voice and speech)練習都對我大有幫助。最深刻的是智叔(廖啟智)的課,他在學期初就說自己不懂教戲,我反而在他身上學懂如何做人,正如秋生哥所言,做戲就如做人,戲如人生。

馮:秋生呢?



跟住影評去睇戲:《香港製造》視像影評 new

陳果新作《九龍不敗》今日上映,是時候重溫他的經典傑作《香港製造》。令小編最吃驚的是,這套一九九七年的電影完全沒有過時的感覺,隔幾年重溫反而更有味道!想了解本片有什麼特別的電影技巧?當年陳果憑本片獲得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導演,蒲鋒曾為此撰文分析電影語言,由非職業演員的寫實感、生活場面的鏡頭調度,寫到神乎其技的剪接效果,最後提到戲中的香港青年宛如受困於牢獄、「香港是個大墳場」的宏大諷喻,今天回看仍可找到共鳴。(附中文字幕)

原文刊於《1997香港電影回顧》,題為〈在限制中出創意〉。
鳴謝:陳果導演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dHPvYVSrV8w

觀看連結



《野山》:沒有甚麼主義

《野山》(1985)是中國上世紀八十年代難得的好電影。在西安電影製片廠八十年代的製作中,《野山》前有《沒有航標的河流》(1983)、《人生》(1984)、《黃土地》(1984),後有《黑炮事件》(1985)、《老井》(1987)、《紅高粱》(1987)等。這批導演之中,顏學恕是比張藝謀、陳凱歌、黃建新等更早進入電影領域的人。拍攝《野山》之前,他已經參與過三部電影的導演工作。《野山》是他最成功的作品,獲當年國內外不少獎項。1985年11月,北京電影評論界還專門召開了關於《野山》的觀摩討論會,全文刊載於《電影藝術》上。然而,對這部作品之後的關注卻偃旗息鼓。在對中國八十年代的論述之中,《野山》屬於討論度比較低的作品。在香港,上一次在大銀幕上放映這部作品就要回溯到2004年的中國西部電影展了。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