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新人類



拷問人性,信任與懷疑之間──談《怒》的電影配樂 new

一宗凶案,三個嫌疑人物,三段信任與猜疑之間角力的故事。

一名凶手殺害一對夫婦後,在受害人家中留下一個用血寫上的「怒」字然後逃走。凶手改頭換面、隱姓埋名,警察開始奮力追查。同一時空中,一個離家出走的少女、一名同性戀者、一對正在曖昧階段的小情侶,分別遇上三個與在逃凶手容貌特徵相似的陌生人。電視新聞不停報導凶案的最新進展,由信任、猜疑到背叛,到底這三個人誰是凶手?

電影《怒》是李相日導演2016年上映的作品,劇本改編自吉田修一的同名小說,電影配樂由1987年曾經憑《末代皇帝溥儀》奪得奧斯卡最佳原創電影配樂的著名音樂家坂本龍一擔任。電影以懸疑凶案展開故事,但重點沒有側重於凶案本身而令其成為一部偵查推理電影,反而利用三組視點,對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提出疑問,懸疑的不是這宗凶案,而是人心。全片採用原創音樂,坂本龍一以一貫極簡的風格,淡然卻有力地向人性提出拷問。




《思‧裂》:一個鏡頭的不寒而慄 new

一個令人印象難忘而且不寒而慄的鏡頭,說的是 M. Night Shyamalan 執導的《思‧裂》(Split,2016)的第一個鏡頭。

這個鏡頭分三個層次(見圖一),前景是老虎蘭的葉;中景是女主角 Casey(Anya Taylor-Joy 飾),在畫面的右中位置,凝望著對角位置(畫框的左方);後景是一群慶祝生日的年輕人;聲軌是年輕人的歡笑聲作為隱約的背景聲,鏡頭運動似是 Track In 加 Zoom Out,攝影師強行把中景主角拉近,壓縮了主角分別與前後景之間的距離,是淺景深的鏡頭,由於三者相差的距離很小,減低了鏡頭運動的成效,這種效果尤其令人不安,突顯 Casey 被排斥,更重要是令觀眾想知道 Casey 究竟在看什麼?

圖一
(圖一)



《日常對話》:特殊的家庭故事,普遍的家庭糾葛 new

俗語說「家醜不出外傳」,在這時代,人人愛在網上分享自己的生活,但多少人有勇氣將自己與家人的瓜葛赤裸地拿出來,與他人分享?《日常對話》就是一部決意違反這「傳統觀念」的紀錄片。導演黃惠偵透過影片向公眾展示自己和母親的恩怨,將母女間的種種不解和感情糾葛拍出來,不只是為了得到情緒上的發洩,或滿足觀眾偷窺與八卦心理,她在影片中敢於撼動平凡日常,觸及保守社會的禁忌,直視親情關係中的缺口,展現出非凡勇氣。她的家庭故事,同時反映千萬家庭的共性,使得這部影片在題材上看似非常私密,表現的情感卻非常普遍,也在人際日漸疏離的世代,示範了溝通的神奇作用。




《雙親不相愛》:家庭和社會的冷漠 new

《雙親不相愛》(Loveless)代表俄羅斯出戰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項,外界對此電影評價甚高。電影主人翁為居住在莫斯科的一對中產夫婦。他們正面臨離婚局面,育有一名正值青春期的兒子 Alyosha,他接受不了父母離異,終於離家出走。




《與神同行》:罪的爭辯

看《與神同行》,不期然想起但丁《神曲》的〈地獄篇〉,充滿對死後地獄的想像與描繪。不過,與但丁不同,《與》的重點似乎是「罪的爭辯」遠多於「地獄的想像」。




《血觀音》對張愛玲的借用與另一種詮釋

導演楊雅喆在不同訪問中屢次提及張愛玲,演員也提及導演要她們讀《金鎖記》,事實上《血觀音》中的不少地方也很難不讓人聯想到張愛玲,但整體不落窠臼,導演在相關情節中均賦予了既不同且精采的發揮和詮釋。



華麗正確的失敗之作──《東方快車謀殺案》

當一部電影經過各種精密計算,要有的都有了,從票房角度來看必然是萬無一失的──從原著讀者所提供的廣大鐵粉,到龐大華麗的卡士確保不知劇情的觀眾亦會踴躍進場;從內容方面的懸疑、推理、動作、溫情各種元素匯聚,乃至大玩攝影技法、CGI 大場面、各大電影明星的演技大鬥法,可謂極盡視聽之娛──在簡尼夫班納(Kenneth Branagh)自導自演的《東方快車謀殺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 2017)中,從商業到政治的計算皆可算是貫徹始終且極度正確,但亦可謂機關算盡太聰明,若與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原著小說作一比較的話,電影可說是徒具其形的失敗之作。




《第三度殺人》:更深層次的探索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再有新作上映,這次撇開了一貫描寫家庭溫情的題材,以全新的懸疑推理手法探討人性及社會種種問題。外國影評一般對導演的新嘗試抱有開放態度,但還是比較愛好他的舊作風格。我反而沒有覺得導演一反常態,他的中心思想依舊有跡可尋,只是表達上用了一個不同的手法,對社會、人性有更深層次的探索。




《玩謝大作家》:作者大晒

看阿根廷電影《玩謝大作家》(The Distinguished Citizen)是一趟奇妙的觀影歷程。全片大部份時間都在說一個諾貝爾文學獎作家衣錦還鄉的故事,期間看盡鄉民及故人的人面,由尊敬至妒忌,本身已十分有趣和發人深省。殊不知到了最後五分鐘,卻將之前兩小時的情節幾乎通通推翻!為何如此?




《分裂性遊戲》:顛覆不過一時

【本文披露劇情】

在《分裂性遊戲》(L'Amant Double)中,美麗的 Chloe 愛上了她的心理醫生 Paul,日子久了,Chloe 開始猜疑枕邊人,Paul 為甚麼曾改姓氏?為甚麼 Paul 好像在說謊?直至有一天 Chloe 在街上遇見 Paul 的孿生兄弟 Louis,她便猶如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一樣,迎接一個個謎團。到底放在眼前的,是越辯越明的真相,或是使人泥足深陷的心魔?

訂閱文章